與妻一起“奔跑”

文/何龍飛

去年,我所在的小城舉辦“馬拉松”比賽,考慮到自己平時都是“走”着健身,對“跑”不感興趣,我就沒去報名。妻卻是個“跑迷”,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不但自己想參與“迷你跑”,還動員我“陪”她“奔跑”。無奈,屬相爲“牛”的我很固執,妻只好由着我“按兵不動”,便與姨姐、連襟等親友一道報名去“奔跑”了。比賽結束後,妻大談特談此次“奔跑”的感受,意在激發我對“奔跑”的興趣。我有失她望,還是對“奔跑”不感興趣。

不久前,鄰近縣城也辦了一場“馬拉松”比賽,妻和姨姐等報名參加“迷你跑”。想到我一個人在家孤獨,妻就再次動員我與她一起“奔跑”,羅列了“迷你跑”重在參與、不評名次、跑比走更利於健康、出去感受氛圍、熱愛生活等一大堆好處,其良苦用心可見一斑。

遺憾的是,我這個“固執者”依然固執,儘管較先前認識上深化了一些,思想上轉變了些許,但終究沒有去報名陪妻“奔跑”。對此,妻撂下一句“犟牛,認識新事物有一個過程”後,就不再說什麼了。

不過,這次“奔跑”後,她對我加大了“洗腦”的力度,從“馬拉松”的起源講到“馬拉松”的輝煌,從“全馬”“半馬”講到“迷你跑”“健康跑”,從“走”講到“跑”,從健身講到愛情,可謂娓娓道來,頭頭是道。聆聽妻的話語,我這頭“犟牛”竟然有了心動的感覺,她“和風細雨式”的思想工作功不可沒。

恰好今春附近又有一縣舉辦“迷你跑”活動,妻獲悉情況後,又來做我的“工作”。常言道:事不過三。何況,與妻一起“奔跑”,既是強身健體之需,又是“保鮮”愛情之需,還是閒情逸致之需,一箭三雕,何樂而不爲呢!想想這些,我徹底被妻“征服”,與她一起報名參與“迷你跑”。

於是,那個週末下午,我和妻早早地驅車來到比賽縣城,選了一家較舒適、鄰近“起跑點”的賓館住下,做好準備,憧憬“奔跑”,好不激動。

第二天凌晨5:30我們便起牀了,洗漱後直奔“起跑點”。那裏,早已人山人海,談笑風生,熱鬧至極。伴隨着“發令槍”響,人們迅速“奔跑”起來。

我和妻始終在一起“奔跑”,跑出自己認爲滿意的速度,跑出汗水,跑出默契,跑出滿臉的微笑。實在累了,就快走,減輕累的程度。待不氣喘吁吁後,再“奔跑”。我倆還互喊“加油”,互相激勵着。特別是快到終點時,我倆奮力“奔跑”,詮釋了“衝刺”的真諦。

5公里“奔跑”完畢,我和妻相視一笑,累並快樂着,不忘掏出手機拍照,留下紀念。當領到紀念牌、礦泉水、香蕉、沙琪瑪等賽後物資後,我們自豪、欣慰不已,忙着把一起“奔跑”的圖文發到朋友圈,讓更多的親友分享我們的快樂。

不出所料,親友們紛紛點贊,發出了“夫妻局嗦”“跑出新生活”“跑出精彩人生”等評論,夠我們愜意地享用的了。

回來後,我主動向妻袒露心聲:原來,“迷你跑”這麼有趣,有意義,有裨益,有吸引力。以後,我會繼續與她一起“奔跑”。妻會心地笑了,禁不住感嘆起來:“孺子可教也!”

從此,與妻一起“奔跑”,我樂在其中,樂此不疲,成了地道的“護花使者”“迷你跑一族”。

作者簡介:何龍飛,中國散文學會會員、重慶市作家協會會員、重慶市散文學會會員、涪陵區作家協會副主席,著有散文集《松蔭荷韻》《種瓜種豆種文字》《紙背鄉愁》。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編輯:朱陽夏    責編:陳泰湧    審覈:馮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