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過去9次降息週期,8次由美聯儲主導,歐洲央行通常會選擇跟隨美聯儲的腳步,但此次情況似乎有所不同。

就在美聯儲連連放“鷹”之時,歐央行近期多次暗示6月將首次降息,或將成爲繼瑞典央行後,又一家搶在美聯儲之前就開啓降息週期的央行。

稍早,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暗示,由於消費者價格快速增長的趨勢目前已經基本得到遏制,下個月可能會降息。

她稱,如果我們收到的數據繼續增強我們的信心,即數據顯示,我們將在中期實現2%的通脹,那麼我們在6月6日採取行動的可能性很大。她進一步表示,“我非常有信心,我們已經控制住了通脹。我們對明年和後年的預測即使沒有達到目標,也非常接近目標”。

緊隨其後,歐洲央行管委、法國央行行長維勒魯瓦(Francois Villeroy de Galhau)也表示,歐洲央行仍然相信通脹已經緩解到可以在6月降息的程度,市場不應過度解讀薪資數據。

週四(5月23日)公佈的數據顯示,歐元區的工資在2024年初沒有放緩,這爲價格上漲肯定會回落的預期敲響了警鐘。對此,維勒魯瓦表示,這更像一次性事件,因爲“德國是個例外”,而其他歐元區國家的工資增速明顯放緩。 “我們不應過度解讀,我們對去通脹過程保持信心。”他稱,“隨着我們對通脹方面的信心增強,除非出現意外,我們很可能會在下次會議上首次降息”。

歐洲央行副行長德金多斯 (Luis de Guindos)同樣表示,下個月降息25個基點在當前情況下看似合理。他強調,對六月的會議決策,歐洲央行將保持高度透明,並採取一種審慎的態度來支持這一降息決定。

事實上,歐央行並非首家搶跑美聯儲的發達國家央行。此前,瑞士央行、瑞典央行均已紛紛先行降息。對此,高盛分析師Cosimo Codacci-Pisanelli分析稱,回顧過去9次降息週期,8次由美聯儲主導,歐洲地區央行通常會選擇跟隨美聯儲的腳步,因爲搶先降息可能會削弱本國貨幣,推高進口商品和服務的價格,使得通脹出現反彈風險。但此次歐洲的情況有所不同,長期高利率使得各國經濟前景更爲疲軟,歐洲各國有理由相信通脹已經得到控制,如果他們繼續選擇等待美聯儲,或許會使經濟增速進一步承壓。

不過,歐央行拒絕對特定的後續利率路徑作出承諾。“我們必須依賴數據,”拉加德稱,“這是管委會所有成員共同作出的集體決定,很難規定或預測第一次降息後的路徑。”

德金多斯也表示,當前經濟環境存在相當大的不確定性,因此,關於降息的總次數和具體幅度尚未作出最終決定。

最新數據顯示,歐元區私營部門商業活動達到一年來的最高水平,這表明該地區的經濟反彈正在站穩腳跟。歐元區5月綜合PMI升至52.3,超出分析師預期,並連續第三個月超過50的榮枯線。

爲此,貨幣市場也已削減了對歐洲央行降息幅度的押注,預計歐洲央行年內降息幅度爲60個基點左右,相當於兩次降息25個基點;預計年內降息三次的概率爲40%,而就在上週,市場幾乎完全定價歐洲央行將在年內降息三次。

荷蘭銀行的首席投資官布切爾(Christophe Boucher)在一份報告中寫道,隨着大西洋兩岸的經濟增長開始趨於平衡,歐洲央行後續利率路徑將向美聯儲靠攏。也就是說,歐洲央行很有可能在6月初的下次會議上降息,但鑑於歐元區經濟活動更爲活躍,它可能更願意在7月保持利率不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