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国际金融报

5月23日盘后,通策医疗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浙江证监局出具的《关于对通策医疗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三叶风尚口腔诊所有限公司、杭州天使口腔诊所有限公司及相关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书”)。而这距离通策医疗上一次收到监管罚单仅过了不到10天的时间。

公告中提到,因构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通策医疗及公司时任董事长吕建明、董事长兼总经理王毅、财务总监徐国喜、董事会秘书张华等集体被浙江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连续两周遭警示

从浙江证监局的警示函来看,此次通策医疗遭警示主要是因为,公司在2023年年报中表示,子公司浙江通策口腔医院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通策”)将所持有的杭州天使口腔诊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天使”)65%的股权和北京三叶风尚口腔诊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风尚”)51%的股权已转让给北京存济口腔医院有限公司。

因此,杭州天使和北京风尚分别自2023年3月和2023年9月以来就不再纳入通策医疗合并财务报表范围。

但值得注意的是,根据通策医疗今年4月26日披露的《关于通策医疗股份有限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资金往来情况的专项审核说明》,截至2023年12月31日,公司对北京风尚、杭州天使依然存在暂借款。2024年4月25日,公司才收回上述暂借款。

也就是说,通策医疗未能在北京风尚和杭州天使的股权转让交易完成前解决对其提供的借款,构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同时,通策医疗也未在2023年半年报、2023年年报中披露上述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

浙江证监局决定,对通策医疗、北京风尚、杭州天使、吕建明、王毅、徐国喜、张华分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就在5月16日晚间,通策医疗刚披露过,公司参股公司浙江通策眼科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眼科投资”)和实控人吕建明双双被出具警示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的消息。

所涉事件为,吕建明名下的眼科投资未能按照承诺的还款计划及时归还通策医疗提供的1.12亿元财务资助款。

《国际金融报》记者就公司近期频遭警示的相关事项向通策医疗发送采访函,并拨打证券事务代表电话,对方表示,公司相关负责人近期正在外出参与调研,何时能够回复尚不确定。截至发稿,记者暂未收到回复。

对于通策医疗近期频遭警示的情况,财经评论员郭施亮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财务资助款未及时归还和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现象,可能反映出公司高管相关法律法规意识淡薄。而多次未按计划归还财务资助款或反映出公司高管对相关规则、流程还没有深入了解和学习。因此,他建议,这种情况下,公司可以聘请专业机构或专业人员进行合规整改,尽快完善解决相关问题。

牙科生意不香了

公开资料显示,通策医疗的主营业务为医疗服务,专注于口腔医疗领域。截至2023年末,公司旗下拥有84家医疗机构和2133名医生。

“一口牙一辆车”的高价种植牙费用曾让投资者们对专做牙科生意的通策医疗充满期待。2021年6月下旬,通策医疗股价曾攀至421.99元/股高位,市值一度超1300亿元。也因此,通策医疗有了“牙茅”的美誉。

不过,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通策医疗下属医院出现全面停诊。当年,公司营收20.88亿元,同比增长8.12%;归母净利润4.93亿元,同比增长5.69%,业绩增长开始放缓。此后三年,通策医疗业绩表现又经历了大起大落。2021年至2023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7.81亿元、27.19亿元、28.47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3.19%、-2.23%、4.7%;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03亿元、5.49亿元、5亿元,分别同比增长42.67%、-21.99%、-8.72%。

2022年的逆势扩张让通策医疗的人力成本支出攀升,同时部分新开业的医院处于亏损状态也对公司业绩产生了影响。

在刚公布的2023年年报中,公司实控人吕建明直言,“在过去的2023年初,我们和很多人一样,还是过于乐观。我们以为疫情后口腔医疗市场随着泛消费市场的迅速回暖,会有较大反弹,通策医疗可以增长25%。而今天我们只录得了4.7%的收入增长。”

一方面,种植牙集采于2023年落地。国家医保局信息显示,集采前价格较高的士卓曼、登士柏、诺保科种植体系统从原采购中位价5000元降至1850元左右,市场需求量最大的奥齿泰、登腾种植体系统从原采购中位价1500元左右降至770元左右。整体来看,降幅在50%左右。

体现在数据上,通策医疗2023年种植牙数量达5.3万多颗,同比增长47%,但种植业务却仅同比增长6.95%。

另一方面,吕建明认为,长远来看,口腔种植市场的“拼多多模式”影响要超过集采政策。在他看来,一些机构已经开启流水线种植模式,极端地偏离了种植牙的医疗本质,以消化绝大部分新增的、对价格极度敏感的、缺乏医疗知识的消费群体。

开启并购加盟模式

此外,通策医疗2023年年报中还提及了两则重磅信息,一是从第十届董事会开始,吕建明不再担任通策医疗的董事长;二是公司的外延扩张将从仅靠“自建”改为“以收购兼并和加盟”为主。

在人员变动方面,通策医疗原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王毅担任董事长。据了解,王毅此前还曾担任浙江通策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助理、财务中心主任、副总会计师、浙江通策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财务总监。

吕建明的女儿吕紫萱也出现在了第十届董事会的高管席位中,担任战略委员会委员。

至于扩张战略,通策医疗在过去几年里一直通过自建医院的模式铺开市场。2018年6月,通策医疗曾正式提出蒲公英计划,即由杭口集团在浙江省内的各县市区(不含杭州市主城区和宁波市主城区),联合各地有威望的口腔医生,投资建设杭州口腔医院分院的创业活动计划。

不过,蒲公英计划的落实不容乐观。截至2022年末,蒲公英分院累计开业36家,当年实现盈利的仅有17家。公司方面表示,蒲公英医院目前处于筹建或培育期,部分仍在亏损,生产力尚未充分释放,所以新增蒲公英分院报告期内净利率仅为1.15%。

2023年,通策医疗并未公布蒲公英分院开展的情况。但吕建明在致辞中提到,5、6年前,公司在武汉、西安、重庆、成都建立了4家大型口腔医院,作为华中、华西、西北发展的根据地。但受消费降级、股市震荡等因素影响,公司关掉了重庆、成都两家房租严重偏离市场价格的三级口腔医院。

此外,从通策医疗的整体业务上来看,公司目前的营收依然主要源自于浙江省内。2023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在浙江省内实现营收25.68亿元,省外实现营收2.64亿元。

也正因如此,通策医疗从“自建”走上了“并购加盟”的道路,且第一笔收购已完成。去年12月,通策医疗宣布以2259.6万元收购位于湖南娄底口腔的42%股权;同时,转让方同意在本次股权转让后,立即向娄底口腔增资扩股,通策医疗以988.163万元参与增资,将累计持有娄底口腔51%股权。增资之后,娄底口腔将成为通策医疗控股子公司。

通策医疗方面表示,此次收购是并购加盟模式的首次落地,有利于完善区域市场布局。公司将因地制宜,自建、并购、加盟并举,为通策医疗全国扩张战略打下基础。

而于通策医疗而言,目前需要面对的不只是业绩和战略转型的难题。二级市场上,十天内两次遭监管部门遭警示后,通策医疗股价在5月24日收盘已跌至60.67元/股,当日跌幅达4.91%,当前总市值仅为194.53亿元,较2021年6月下旬的历史高位已下跌超8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