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華爾街見聞

沃勒表示,美國正走在一條不可持續的財政道路上。如果美國國債的供應增長開始超過需求,這將意味着價格下跌和收益率上升,這會對中性利率產生上行壓力。

週五,下任美聯儲主席的熱門人選、現美聯儲理事沃勒表示,他仍然認爲美國的中性利率相對較低,但警告稱不可持續的財政支出可能會改變這一趨勢。

沃勒說,在短期內,沒有看到任何導致他改變對r*看法的原因。然而,這一點在未來可能會改變,這正是需要密切關注的。

沃勒所說的r*是指中性利率。中性利率是一個理論概念,描述了既不刺激增長也不抑制需求的政策設定。它無法實時被觀察到,且估計範圍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沃勒指出,關於r*的一個重要事實是,它是一個理論概念,沒有任何可靠和直接的方法來確定其數值。

長期中性利率r*是今年美聯儲官員們在進行政策討論時的核心話題。美聯儲官員們3月份發佈的最新估計顯示,他們對r*的估計範圍是2.4%-3.8%。

當前,美聯儲高官們正在思考美國的中性利率是否已經上升,因爲該國經濟對更高利率的反應似乎比他們預想的要小。他們在3月時對中性利率的中位數估計在經過通脹調整後爲0.6%,目前的聯邦基金利率範圍爲5.25%-5.5%,而一年期通脹在掉期市場的定價爲略高於2%,按理說美聯儲的政策應該是強烈具有限制性的,但美國經濟仍在穩步增長,頗具韌性。

沃勒在準備好的講話中表示,美國正走在一條不可持續的財政道路上。如果美國國債的供應增長開始超過需求,這將意味着價格下跌和收益率上升,這會對中性利率產生上行壓力。

沃勒將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作爲r*的近似,並列出了一些可能推動其下降的趨勢:

  • 較低的通脹和經濟波動使長期美債更具吸引力。
  • 全球資本市場的自由化增加了對安全、流動資產(如美國國債)的需求,推動收益率下降。
  • 外國官方機構(如央行和主權財富基金)持有的美元資產增加。
  • 隨着退休人員需要更多安全、流動的資產,法規要求銀行持有更多流動性證券,以及美聯儲自身持有,美國國內對美債的需求增加。

綜上所述,沃勒說,“我不認爲這些因素中的任何一個能解釋r*最近可能的上升,但其中一些可能在未來對r*的上升起到一定的貢獻作用。”

沃勒在週五的講話中,沒有對貨幣政策前景發表看法,最新講話主要是專注於長期趨勢,這些趨勢此前使美國的利率隨着時間的推移而降低,他並探討了這一趨勢逆轉的可能性。

本週稍早,沃勒表示,儘管最近的數據表明在通脹方面可能已經恢復取得進展,但是在開始降息之前,他需要再看到“幾個月”的良好通脹數據。如果未來三到五個月的數據持續疲軟,美聯儲可能會在2024年底考慮降息。沃勒說,最近的物價數據顯示在實現美聯儲2%的通脹目標方面僅有溫和進展,他給美國最新CPI報告的評分爲C+。

沃勒講話備受市場關注,不僅僅是因爲他是擁有FOMC投票權的美聯儲理事。今年稍早,有“新美聯儲通訊社”之稱的Nick Timiraos指出,兩年前美聯儲理事沃勒對美國經濟走向的準確判斷讓其影響力攀升,若特朗普再次當選,沃勒或將成爲下一任美聯儲主席的有力候選人。

風險提示及免責條款

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本文不構成個人投資建議,也未考慮到個別用戶特殊的投資目標、財務狀況或需要。用戶應考慮本文中的任何意見、觀點或結論是否符合其特定狀況。據此投資,責任自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