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常說唐詩宋詞,你聽說過唐詞宋詩的嗎?

事實上,詞這種文體萌芽於南唐,隋唐時興起,到了宋代,則達到巔峯。

在唐代,詩人們就已經開始創作“詞”了,雖然很多作品不如經典的宋詞那樣膾炙人口,但是唐代也有許多優秀的詞作。

今天,我們總結了20首唐代優秀的詞作品,一起感受唐代詩人的詞風詞意吧!

 

菩薩蠻

唐·李白

 

平林漠漠煙如織,寒山一帶傷心碧。暝色入高樓,有人樓上愁。

玉階空佇立,宿鳥歸飛急。何處是歸程?長亭更短亭。

 

這首詞相傳是李白的作品,與《憶秦娥·簫聲咽》被譽爲“百代詞曲之祖”。

在短短的一首詞中,詩人掇取了密集的景物:平林、煙靄、寒山、暝色、高樓、宿鳥、長亭、短亭,藉此移情、寓情、傳情,手法極爲嫺熟,展現了豐富而複雜的內心世界活動,反映了詞人在客觀現實中找不到人生歸宿的無限落拓惆悵的愁緒。

 

憶秦娥

唐·李白

 

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秦樓月,年年柳色,灞陵傷別。

樂遊原上清秋節,咸陽古道音塵絕。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 

 

此詞上片描繪了一個女子思念愛人的痛苦心情。下片拋開個人憂愁,開始傷今懷古,氣韻沉雄,又帶有悲涼之氣。“西風”八字,只寫境界,興衰之感都寓其中。

 

憶江南

唐·白居易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能不憶江南?

 

全詞五句,一開口即讚頌“江南好!”

在明媚的春光裏,從初日、江花、江水、火焰、藍葉那裏吸取顏料,兼用烘染、映襯手法而交替綜錯,又濟之以貼切的比喻,從而構成了闊大的圖景。不僅色彩絢麗,耀人眼目;而且層次豐富,耐人聯想。

 

長相思·汴水流

唐代·白居易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頭。吳山點點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月明人倚樓。

 

這是中唐時期比較正規成熟的詞作,寫一位女子倚樓懷人。

全詞以“恨”寫“愛”,用淺易流暢的語言、和諧的音律,表現人物的相思之痛、離別之苦;特別是那一派流瀉的月光,更烘托出哀怨憂傷的氣氛,增強了藝術感染力,顯示出這首小詞言簡意富、詞淺味深的特點。

 

夢江南·蘭燼落

唐·皇甫松

 

蘭燼落,屏上暗紅蕉。閒夢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蕭蕭,人語驛邊橋。

 

這是一首描寫旅客思鄉之作。

先寫旅邸的夜景,然後轉入夢境,通過對夢中江南暮春夜景繪聲繪色的描寫,詞人把自己的情緒全部隱藏到具體的景物背後,詩情含而不露,情景交融。落筆之處,盡顯詞人對故鄉的深深思念之情。

 

漁歌子

唐·張志和

 

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

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

 

這首詞的前兩句勾勒出一幅江南風景長卷。雨中青山,江上漁舟,天空白鷺,兩岸紅桃,色澤鮮明但又顯得柔和,氣氛寧靜但又充滿活力。而這既體現了作者的藝術匠心,也反映了他高遠、衝澹、悠然脫俗的意趣。

 

調笑令

唐·韋應物

 

胡馬,胡馬,遠放燕支山下。跑沙跑雪獨嘶,東望西望路迷。迷路,迷路,邊草無窮日暮。

 

這首詞寫的是草原上的駿馬。詞的前三句寫成羣的駿馬放牧於燕支山下的大草原上,綿延的羣山、無邊的草原、奔騰的駿馬,構成了一幅雄偉壯麗的圖景,氣勢壯觀,境界闊大。

 

調笑令

唐·戴叔倫

 

邊草,邊草,邊草盡來兵老。山南山北雪晴。千里萬里月明。明月,明月,胡笳一聲愁絕。

 

這首詞以比興手法和明白如話的語言,將荒涼苦寒的邊疆、戍邊士兵無窮的愁怨寄於廣漠夜空的淒涼胡笳聲中,揭示了中唐邊防喫緊的現實和民間以戍邊爲苦的社會心理。

全詞意境極爲深沉含蓄,是中唐文人詞中難得的一篇佳作。

 

清平樂

唐·李白

 

畫堂晨起,來報雪花墜。高捲簾櫳看佳瑞,皓色遠迷庭砌。

盛氣光引爐煙,素草寒生玉佩。應是天仙狂醉,亂把白雲揉碎。

 

這是一首豪邁、瑰麗、新奇的詠雪詞,富有生活情趣。

全詞想象奇特瑰麗,不落窠臼,且用語可見其浪漫主義的風格,從所譬喻之喻體來看,都極具或高雅,或冰潔,或傳奇雄放之特點,可以推測詞人當時心境定當極其開闊。

 

八六子

唐·杜牧

 

洞房深,畫屏燈照,山色凝翠沉沉。聽夜雨冷滴芭蕉,驚斷紅窗好夢,龍煙細飄繡衾。辭恩久歸長信,鳳帳蕭疏,椒殿閒扇。

輦路苔侵。繡簾垂,遲遲漏傳丹禁。舜華偷悴,翠鬟羞整,愁坐望處,金輿漸遠。何時彩仗重臨?正消魂,梧桐又移翠陰。 

 

這是一首宮怨詞,詞的上片着力刻畫環境的孤寂、冷清,下片情與景交錯而行,寫出棄妃心中的希望、惆悵、寂寞與無奈,整首詞鋪敘委婉,時而抒情,時而佈景,井然有致。通篇讀來婉轉纏綿,曲折幽深。

 

菩薩蠻

唐·李曄

 

登樓遙望秦宮殿,茫茫只見雙飛燕。渭水一條流,千山與萬丘。

野煙籠碧樹,陌上行人去。安得有英雄,迎歸大內中。

 

這首詞不事藻飾,以化虛爲實的手法,真切地袒露出他被逐出宮、行止華州時的悲苦之情。它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唐末動盪不安的政局。

李曄是唐昭宗,看來這位在政治上一籌莫展的晦氣天子,其詞作的藝術價值卻不減唐宋詞名家之作,爲後人所稱道。

 

生查子

唐·韓偓

 

侍女動妝奩,故故驚人睡。那知本未眠,背面偷垂淚。

懶卸鳳凰釵,羞入鴛鴦被。時復見殘燈,和煙墜金穗。 

 

該詞描繪一個貴婦人孤獨難眠、嬌羞矜貴的情態,表現其相思之情。

上片刻畫難言的心事,下片刻畫癡望的神情。選用偷、懶、羞等形容婦人這種心理,極爲精確。該詞構思縝密,耐人品味,是唐詞中的佳品。

 

瀟湘神

唐·劉禹錫

 

斑竹枝,斑竹枝,淚痕點點寄相思。

楚客欲聽瑤瑟怨,瀟湘深夜月明時。

 

全詞雖爲祭祀瀟湘神而作,但卻借古代神話湘妃的故事,抒發自己政治受挫和無辜被貶謫的怨憤。

作者運用比興的藝術手法,將遠古的傳說、戰國時代逐臣的哀怨和自己被貶湘地的情思交織起來,賦予這首小詞以深邃的政治內涵,顯示出真與幻的交織和結合,以環境烘托其哀怨之情。

 

調笑令

唐·王建

 

團扇,團扇,美人病來遮面。玉顏憔悴三年,誰復商量管絃。弦管,弦管,春草昭陽路斷。

 

這首小令,描寫宮廷歌女的痛苦生活。“誰復”一句,描述被擯棄後百無聊賴的愁苦況味。“弦管”一轉,說明春雖再來,而自身卻再無召幸的希望。

全詞三十二字,以詠扇起興,描摹宮人的外部動態及內心活動,表達宮怨之主旨。

 

憶江南二首

唐·劉禹錫

 

其一

春去也,多謝洛城人。弱柳從風疑舉袂,叢蘭裛露似沾巾。獨坐亦含嚬。

 

其二

春去也,共惜豔陽年。猶有桃花流水上,無辭竹葉醉尊前。惟待見青天。

 

這兩首詞運用了擬人的手法表現了從人到春,又從春到人的三次主角轉換。作者不寫人惜春,反寫春惜人,將人情物態揉爲一體。構思新穎,手法多變;語言樸實無華,結構緊湊奇巧。

全詞充分體現了詩人樂府小章“清新流暢、含思婉轉”的藝術特色。

 

好時光

唐·李隆基

 

寶髻偏宜宮樣,蓮臉嫩,體紅香。眉黛不須張敞畫,天教入鬢長。

莫倚傾國貌,嫁取個,有情郎。彼此當年少,莫負好時光。

 

這是一首仿效民歌寫男青年向姑娘求婚求愛的新詞。它強調了愛情不要倚仗貌美,要選有情有義的郎君來嫁。當然由於封建帝王的審美觀,把一個美女寫得珠光寶氣,宮樣梳妝,脫離了民間姑娘的天生麗質。

全詞語言生動、流暢,饒有民歌率真風趣,又不失含蘊的意味。

 

浣溪沙

唐·張曙

 

枕障薰爐隔繡帷,二年終日苦相思,杏花明月始應知。

天上人間何處去,舊歡新夢覺來時,黃昏微雨畫簾垂。

 

詞的上片先寫悼亡、相思之情,枕障、薰爐、繡帷依然如故,但物在人非。面對有情之物,悼亡之人彷彿看到了昔日愛姬。

遐想當年,他與愛姬情之融融,愛之切切。深情所繫,愛姬逝去的兩年之中,每日情思嫋嫋,過往的回憶使他無法忘懷,不禁邀請春花、明月與之共語。全詞寫得真切、自然、哀婉動人。

 

浪淘沙·借問江潮與海水

唐·白居易

 

借問江潮與海水,何似君情與妾心?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覺海非深。

 

該詞通過自問自答的形式來寫閨情,真實地表現出她對愛情的忠貞和被人拋棄的悲慘境遇。

既借鑑民歌常見表現手法,質樸明快,天然無飾,而又言簡意賅,細膩而生動地表現出一位與琵琶女身世相同的思婦的複雜矛盾心理。含蓄深婉,怨而不怒,堪稱民間詞與文人詞結合的典範。

 

望江南

唐·溫庭筠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蘋洲。 

 

此詞以江水、遠帆、斜陽爲背景,截取倚樓顒望這一場景,以空靈疏蕩之筆塑造了一個望夫盼歸、凝愁含恨的思婦形象。

全詞表現了女主人公從希望到失望以致最後的“腸斷”的感情,情真意切,語言精練含蓄而餘意不盡,沒有矯飾之態和違心之語,風格清麗自然,是溫詞中別具一格的精品。

 

菩薩蠻

唐·溫庭筠

 

小山重疊金明滅,鬢雲欲度香腮雪。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

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新帖繡羅襦,雙雙金鷓鴣。

 

此詞寫女子起牀梳洗時的嬌慵姿態,以及妝成後的情態,暗示了人物孤獨寂寞的心境。

全詞成功地運用了反襯手法,委婉含蓄地揭示了人物的內心世界。鷓鴣雙雙,反襯人物的孤獨;容貌服飾的描寫,反襯人物內心的寂寞空虛。作品充分體現了作者的詞風和藝術成就。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編輯:朱陽夏    責編:陳泰湧    審覈:馮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