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樊 巍

中國人民解放軍東部戰區23日至24日位臺島周邊開展演習。路透社24日報道稱,菲國防部長特奧多羅當天在回應媒體問詢時,拒絕對演習發表評論,只是表示那是中國的“內部事務”。

特奧多羅是在參加菲軍方的一場紀念活動時做出上述表述的。路透社報道稱,在這場活動的間隙,特奧多羅告訴記者,“我不會對臺灣海峽發生的任何事情發表評論,因爲這是他們的內部事務。”


圖爲菲國防部長特奧多羅,他表示解放軍臺海演習是中國“內部事務”

特奧多羅曾多次就臺海局勢作出表述。據菲律賓媒體此前報道,在2023年6月上任不久,特奧多羅曾表示,菲美軍事合作協議不應與南海和臺灣海峽持續緊張的局勢聯繫在一起。同年7月,特奧多羅卻稱,菲律賓政府正在密切關注臺海地區局勢,並且正在爲可能發生的突發事件做準備。幾天後臺當局外事部門時任負責人吳釗燮藉機炒作“臺菲應考慮安全合作”話題。對此,見勢不妙的特奧多羅給予回絕,直言此類安全合作“可能性爲零”。他表示,菲律賓不想幹涉中國內政,因此不會與臺灣地區簽署任何安全合作協議。

在臺灣問題上,菲總統馬科斯也曾多次公開表態堅持一箇中國原則。2023年4月,馬科斯表示,臺灣問題是中國內政,菲方將一如既往恪守一箇中國政策。在今年年初,馬科斯在參加菲律賓GMA新聞網的電視對話節目時重申他不支持“臺獨”,並表示菲律賓堅持一箇中國政策,臺灣是中國的一個省。他辯稱對賴清德當選臺灣地區領導人的“祝賀”,僅僅是“出於禮節”。

與菲政客“謹言”相反的是,菲軍方卻在逐步升級其在臺海周邊的行動。美國彭博社、《菲律賓每日問詢者報》等媒體24日報道稱,菲海岸警衛隊23日在該國北部的伊特巴亞特島設立了一座監測站,該站距離臺灣地區南端約150公里,此舉被認爲加強了菲軍在該國最北部、靠近臺灣地區的巴坦羣島省的存在。菲國家安全顧問阿諾在一份公開聲明中表示,該監測站將收集重要的海上數據和情報,使菲律賓海岸警衛隊能夠有效應對外國入侵等威脅。

軍事專家張軍社24日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菲律賓最近將其4個基地開放給美國使用,其中3個是在菲北部地區,且靠近臺灣海峽,這種做法明顯是在助紂爲虐。”張軍社認爲,菲律賓設立的這種監測站,可以監測臺灣南部巴士海峽過往的軍艦飛機,未來美軍如果使用菲律賓提供的這些基地,對其介入臺海事務會提供一些幫助。中國艦機出入“第一島鏈”或者海空兵力在臺島周邊活動的情況,美軍可以通過這些基地的雷達、無線電監偵等設施進行嚴密監視。這些針對臺海地區的情報蒐集,都是在爲美國的戰略服務。

延伸閱讀

盯上臺海了?美菲聯合巡航從雅米島開始,距離臺灣島最近僅140多公里

針對美菲在南海舉行的爲期三天的聯合巡航,解放軍南部戰區新聞發言人專門進行了回應,這不免讓老司機有些奇怪——初看上去,這場演習無論是規模還是出動兵力都實在難以擺上檯面,值得我們把它當回事嗎?

真相可能藏在細節中。

按照美菲方面(2023年)11月21日發佈的消息,雙方舉行爲期三天的聯合海空巡航,菲律賓出動了包括“康拉多·亞普”號護衛艦在內的3艘艦艇、兩架FA-50輕型戰鬥機和一架A-29B“超級巨嘴鳥”輕型攻擊機,而美方參與聯合巡邏的包括“加布裏埃爾·吉福德”號瀕海戰鬥艦和一架P-8A反潛巡邏機。菲總統馬科斯在社交平臺X上宣佈了此次聯合巡航,稱這是“菲美七年來首次進行聯合巡航”。他表示,“這一重大舉措證明了我們致力於加強兩軍互操作性的承諾”。



2023年10月15日,美菲艦艇也曾在南海舉行聯合演習

單從規模上看,這樣的聯合巡航相比美國在西太平洋地區拉攏盟友搞出的演習實在是差太多了——別說沒有動用當前正在該地區活動的“卡爾·文森”號或“里根”號航母,就連最常見的“阿利·伯克”級驅逐艦都沒出動,僅有一艘瀕海戰鬥艦參加,難免給人一種應付了事的感覺。或者說,這次聯合巡航出動的艦艇級別還比不上10月的美菲聯合演習。

但中國方面的態度非常認真。據菲律賓媒體《每日問詢者報》23日報道,一艘中國海軍054A型導彈護衛艦和一架運-9偵察機22日在南海監視菲美聯合海上巡航。23日傍晚,解放軍南部戰區新聞發言人田軍裏空軍大校還就美菲在南海聯合巡航發表談話,警告菲律賓拉攏域外勢力在南海巡航、攪局滋事,並進行炒作,破壞地區和平穩定,違背《南海各方行爲宣言》精神。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也在主持例行記者會時回應稱,中方已向菲美兩國表明了立場,菲美聯合巡航不得損害中國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

美菲這次聯合巡航到底有什麼不同?老司機注意到,根據美菲發表的聲明,此次聯合巡航從巴士海峽的雅米島附近開始向西航行,進入南海。而雅米島距離臺灣島最近只有140多公里。近期媒體曝光美軍正就在菲律賓巴坦羣島開發港口與菲方進行談判。雅米島位於該羣島最北面,距離臺灣非常近。菲律賓是希望藉機向其他國家炫耀得到美國支持,並希望外界形成一種印象:其未來在南海進一步侵權行動是有靠山的。



美國海軍陸戰隊在巴拉望羣島快速設置雷達

而美國強化和菲律賓的防務合作主要目的之一是爲了完善其戰略佈局,試圖在南海找到軍事據點。老司機注意到,香港《亞洲時報》稱,美國正在橫跨日本、臺灣和菲律賓的第一島鏈上建立“導彈牆”以“威懾中國”。報道提到,美國近日已經批准向日本出售400枚“戰斧”巡航導彈,同時還向臺灣提供大批“魚叉”反艦導彈。美國海軍陸戰隊正在引進“提豐”陸基遠程導彈發射裝置,準備將其分散部署在西太平洋的島嶼地區以針對解放軍的“反介入/區域拒止” 戰略。報道提到,泰國、韓國、澳大利亞和日本等美國盟友並不願意加入該計劃。因此如今菲律賓向美國積極靠攏,顯然爲美軍的這一計劃提供了落腳點。從雅米島的戰略位置看,美軍以此作爲出發點,將比從沖繩出動介入臺海局勢近了約200公里。老司機認爲,美菲這次聯合巡航不僅展示了兩國在南海挑事的野心,同時也暴露了它們對於介入臺海事務的打算,遭到中國軍隊的強烈反對也就非常合理了。





圖爲美媒報道截圖

有專家認爲,當前南海爭端當事方都支持和贊成通過協商談判來和平解決南海爭端,並不願意讓域外國家參與其間,使得事態複雜化、矛盾激烈化,破壞南海地區和平穩定,因此菲律賓這種企圖通過尋找域外靠山謀求私利而進一步加劇南海緊張局勢的做法,無法贏得南海周邊其他國家的贊同與支持。

中國軍事專家宋忠平23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菲美在中國周邊,尤其是涉及南海、臺海相關海域進行聯合巡航的行爲有礙地區和平與穩定。菲美雖然在公海海域巡航,但在中國家門口炫耀武力,解放軍出動艦機進行實時跟蹤是必然的。同時,連美國參與聯合巡航的軍官都表明了中國艦機在行動中的專業性、避免了雙方發生摩擦,解放軍的行動無可厚非。“而且正因爲有解放軍南部戰區兵力的存在,菲美才不敢採取進一步冒險行動。解放軍後續也必然會繼續加強跟蹤監視,堅決阻止菲美在上述海域製造新的麻煩、破壞地區穩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