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日元眼看又要迈向160关口。

在5月初日本央行被传进场干预后,日元经历了短期的反弹,然后近期又疲弱不堪,对美元再度逼近历史低点,美元/日元眼看又要迈向160关口。

截至上周收盘,美元/日元报157.01,5月初在干预下一度逼近150,但近期随着美元走强、美联储降息预期持续降温,加之日本通胀数据下滑,日元又开始跳水。日本4月CPI同比从3月的2.7%放缓至2.5%,剔除生鲜食品价格的核心通胀率甚至更为疲软,从2.6%降至2.2%。

值得一提的是,5月24日,人民币中间价跌穿7.11,创逾4个月新低。此前第一财经就报道,由于人民币开始成为低息货币,近年来人民币和日元的联动明显提升,近期美元强势卷土重来,离岸人民币再度跌至7.26附近。未来除了要关注美联储政策,日元走势也或将给人民币的走势给出线索。

日元汇率再度逼近160

日本通胀并没有朝着日本央行想要的方向发展。日本通胀压力持续上升的前景看来正在慢慢消失,除非雇主大幅加薪能够提振总需求。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从目前价格压力的轨迹来看,很难看出工资上涨和通胀之间的良性循环会在短期内持续下去,而上述良性循环恰恰是去年以来支撑日元升值预期的主因。当前,无论是整体还是分项的价格压力,两者都在经历严重的反通胀阶段,这让人怀疑日本央行是否有能力在已有的一次加息基础上进一步加息。

嘉盛集团全球研究主管韦勒(Matt Weller)告诉记者,虽然4月日本核心数据符合预期,但仍高于日本央行2%的目标,只是比2023年初触及的高点下降了整整两个百分点。不包括能源和食品的CPI也是如此,过去一年大幅放缓,从3月的2.9%降至2.4%。

“随着日本经济在今年前三个月萎缩,通胀持续上升的希望主要寄托在家庭部门,实际工资的正增长将为疲软的家庭支出提供利好因素。如果希望落空,就很难看到日本央行进一步加息。即使日元走弱,上游价格指标也几乎没有迹象能表明消费者价格普遍上涨。” 韦勒称。

这对日本央行和市场来说是个问题,因为日本央行预计明年仍将加息约15BP。由于美国经济数据强劲,美联储今年降息押注降至30BP以下,两国之间的收益率差异仍处于历史高位,引发交易员继续逢低买入。

在此背景下,美元/日元再度逼近了160关口。事实上,早在4月,日元就经历了一波大幅贬值,如今空头似乎卷土重来。4月29日当周见证了日元的巨幅波动——当时日本央行会议声明不及预期鹰派,日元空头继续肆虐,美元/日元大涨2.3%突破158,到4月29日早盘一度触及160,创下1990年4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但随后大幅跳水至156附近。

多位交易员对记者表示,日本央行无意逆转日元趋势,只是不想看到日元短期过快走贬,这也为未来的干预条件提供了线索。

有观点认为,5月初日本央行账户可能下降7.56万亿日元(482亿美元)。这比预期估计下降约2.1万亿日元要多得多,这表明日本央行进行了约5.5万亿日元的干预。

“在日本央行疑似干预之后,美元/日元一度跌至152下方,但此后两周开始稳步攀升,这背后不是因为日本央行有了行动,而是美联储的降息预期不断被推迟,导致美日利差维持在相对高位。对多头来说,158是下一个目标,攻克后将再次挑战160关口。”韦勒称。

降息预期暴跌,美元难走弱

导致日元走弱的一大主因就是美国降息预期的变化。事实上,今年以来的降息预期不断起伏,但当前的共识在于,美国的通胀很难彻底下行,而铁了心要打击通胀的美联储也更可能推迟降息,以确保通胀不会再度抬头。

截至上周四,美元指数连续三天反弹接近至105关口。当天公布的美联储会议纪要再次指出通胀回落速度不及预期,政策利率需要在当前水平维持更长时间,同时部分与会者表达了进一步紧缩的意愿。利率市场的降息押注较上周明显回落。

该纪要超出了市场预期。美元回暖,大宗商品的热潮暂时降温。黄金隔夜跌幅逼近2%,而白银跌幅近4%,铜价重挫5%。同时,非美货币也普遍下挫,其中包括日元和人民币。

由于就业需求和裁员都有所缓解,美国至5月18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继续下降,较前值下降8000人,是自去年9月以来的最大连续降幅。当前,交易员更关注的还是即将公布的PCE物价指数,这也是美联储更青睐的数据。

更多机构开始认为,4月CPI的单次回落还不足以支持降息的决定,美联储至少需要得到2~3个月满意的数据后才会考虑行动。因而更多机构预计首次降息将出现在9月,而不是6月,降息次数的预测也被打压至年内降息1次。

瑞银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卡普坦(Arend Kapteyn)近期对记者表示,美联储关注PCE通胀,而租金在该指数中占比很大,不能简单地忽视租金。该机构认为考虑劳动力市场过热的环节降温,而且失业率的小幅上升或有助于消除剩余的通胀黏性,这使美国经济朝着“软”着陆的方向前进。到秋季,美联储应该能看到足够的经济放缓和通胀改善证据,以支持降息。

但在他看来,风险包括经济未放缓或核心通胀依然更接近3%。此外,失业率再次下降也可能成为降息的阻碍。瑞银认为该情景将敲响警钟,并可能导致美联储在2025年某个时候重启加息。这将使得经济“不着陆”。后者并非基准预测,但不是不可能发生。

人民币跟随日元走弱

近期人民币也再度回落。业内人士认为,需要关注日元和人民币的关联性。 5月24日,人民币中间价报7.1102,创逾4个月新低。外汇专家、浙商中拓集团金融市场业务部总经理刘杨对记者表示:“5月23日,中间价为7.1098,离岸人民币逼近波动区间上限,未来需要继续关注人民币持续不断出现小幅度位移的可能性,但波动幅度过大可能仍不受欢迎,目前中国央行维持汇率稳定的意愿仍然较强。”

刘杨称,人民币与日元汇率的关联性越来越受到机构关注,当前美元是高息货币,人民币是低息货币,因此后者日渐成为企业的融资货币,即融入人民币、投资美元等其他高息货币资产。“在在岸市场银行自营的套息交易(carry trade)中,人民币已是融资货币,研究和交易的底层逻辑变了。”

日元实行低利率政策多年,已是老牌的融资货币,在套息交易中,投资者融入日元,转而投资美元资产等。“人民币利率长期下降的趋势似乎形成了一些市场共识,外资对这一变化更为敏感。这也是为何近两年人民币汇率走势和日元高度相似的原因。”刘杨称。

未来,各界预计中国央行将确保流动性充裕,可能会再次降准,并运用MLF等其他流动性工具。瑞银也表示,若现有政策合力依然不足,政府可能会出台更多措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