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環球時報

日前,美聯儲理事克里斯托弗·沃勒在會議中表示,地緣政治緊張、西方對俄製裁和中國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等都在衝擊美元的全球主導地位,美聯儲對此高度關注。儘管此前許多國家嘗試用本國貨幣取代美元作爲國際貿易計價結算貨幣成效不彰,但在未來一段時期內,總體上國際貿易中的“去美元化”浪潮將取得長足進展。這一讓美國焦慮萬分的結果,核心原因其實是山姆大叔自身也無法擺脫的客觀經濟規律。

任何一種國家貨幣得以成爲國際貨幣體系核心貨幣,都立足於該國超羣的經濟、政治、軍事等全方位實力,立足於其顯著領先的經濟表現、社會治理水平,從而形成其他國家對該貨幣的信任乃至膜拜。而對本國經濟、社會管理水平落後、貨幣穩定性差,在國際市場缺乏認可度的國家,即使付出相當的“鑄幣稅”,取得硬通貨用於國際貿易計價、支付結算甚至取代本幣,對它們而言,這在客觀上也是一種得大於失的“次優”選擇。金屬貨幣時代如此,信用貨幣時代更是如此。

例如,中國古代銅錢千百年來享有高度的信譽,長期被周邊國家甚至一些遠洋地區作爲法定貨幣。其中,日本自唐朝時引入開元通寶後,中國銅錢便長期作爲日本社會的硬通貨,直到1608年德川幕府時期才被廢止。工業革命後,英鎊、美元先後在國際市場上建立信譽,最終成爲國際貨幣體系核心貨幣也實非偶然。而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長期擴大出口創匯、增加外匯儲備,也是當時必然的、正確的選擇。

然而,今日之美國在國際上還擁有曾經那種對他國近乎“降維打擊”的經濟、政治、軍事等全方位優勢嗎?它的經濟、社會等各方面管理制度還是遙遙領先、被普遍效仿嗎?看看已不及中國一半的美國製造業產出,看看美國造船、新能源汽車等支柱產業大幅落後的現狀,看看它天文數字般的財政赤字、國債和國際收支逆差,再看看這個國家的治安狀況、越來越多合法化的刑事犯罪……市場對美元的信任基礎能不被經年累月地侵蝕流失嗎?無論現代貨幣理論之類的“時尚”理論如何爲美國不負責任的財政金融政策包裝粉飾,長期來看,美國財政和貿易“孿生赤字”動搖美元信譽的“特里芬兩難”終將令其自食其果。

2022年下半年以來,美聯儲暴力加息固然增強了這段時期外匯市場上美元匯率的堅挺程度,但從長期來看,其效果卻猶如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英國確定過高英鎊匯率一樣,對美國的製造業基礎是進一步的打擊與削弱,正在粉碎美國自我標榜的“再工業化”努力,對美元信譽基礎造成負面影響。

追溯再遠一點,本世紀,特別是奧巴馬執政以來,美國一系列經濟社會政策的發展方向,本質上是在給全球經濟體系描繪這樣一幅圖景:中心國家不再憑藉更高效率、更強創新活力佔據中心地位,進而通過貿易等途徑的“溢出”帶動世界經濟發展;而是憑藉現有霸權地位,在較低效率、較差創新活力的條件下,從外部世界攫取鉅額壟斷“租金”。

雖然過去的全球經濟體系亦難言公平,但相比之下上述圖景顯然更加不合理、不公正,寄生性更強。美國的變化,讓美元作爲國際貨幣體系核心貨幣的價值加速流失。

在沒有美國主導的金融制裁的情況下,上述這些變化對美元信譽基礎的損害都是非常微妙的,市場參與者不會有太強動機立刻把“去美元化”端上臺面。但俄烏衝突爆發以來,美國主導的對俄全方位制裁改變了這一切,俄羅斯的經歷驚醒了其他一些國家,也把“去美元化”推向了國際金融市場的臺前。

曾經,以英鎊爲核心的國際貨幣體系崩潰,是因爲美國的工業產出等實體經濟實力已大幅度超越了英國,給市場參與者提供了另一個選擇;今天,新的國際現實也在向各國提供類似的選擇。(作者是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