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目前是中东地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感染人数直逼6万,死亡超过3600人。虽然最新统计显示新增确诊病例数已连续6天下降,但伊朗政府和军方的大部分资源仍被国内“抗疫”工作牵制,基本无暇再顾及与美国、以色列、沙特阿拉伯等进行“代理人战争”。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蛰伏多时的以色列突然出手了。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4月5日报道,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前指挥官苏莱曼尼的“亲密伙伴”、被称为中东新一代谍王的黎巴嫩真主党情报指挥官阿里-穆罕默德-尤尼斯当地时间4日遇刺身亡。伊朗革命卫队和真主党均认定是以色列特工或特种部队发动了越境斩首,特拉维夫当局则照例未对此作出回应。尤尼斯是在黎巴嫩南部纳巴蒂耶独自驾车时遭遇的伏击。当地消息人士表示,尤尼斯当时开着一辆敞篷小汽车行驶在道路上,数名蒙面枪手突然从路边冲出持枪扫射,在不到一分钟内就将其击毙,小汽车也被打得千疮百孔。俄卫星通讯社阿拉伯语频道补充报道称,枪手的战术动作非常娴熟,使用的是AK-47等俄制自动武器。俄海外情报局匿名官员表示,从初步收集到的情报分析,以色列情报和特殊使命局(摩萨德)出手的可能性最大。尤尼斯主要负责黎巴嫩真主党的反间谍工作,以色列间谍机构在与其的多年暗战中结下“血海深仇”。

尤尼斯的遇害引起黎巴嫩真主党领导层震动,领导人纳斯鲁拉于当地时间5日晚发表电视讲话,发誓要让凶手“血债血偿”,无论他们会逃到地球的哪个角落。伊朗媒体介绍称,尤尼斯是真主党内部最资深的情报指挥官之一,曾与已故的苏莱曼尼将军合作多年。在叙利亚2011年爆发内战之后,苏莱曼尼穿梭于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等国之间,组建起强大的海外武装力量,抵抗以色列、沙特阿拉伯等美国盟友在叙利亚发动的“代理人战争”。尤尼斯在此期间主要负责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在叙利亚境内作战的情报支援工作,曾与摩萨德、美国中情局和沙特情报机构有过多次交锋。《耶路撒冷邮报》援引以色列军方人士报道称,在苏莱曼尼被美军刺杀以后,尤尼斯取而代之成为伊朗阵营的新一代谍王,与圣城旅现任指挥官加尼将军继续保持密切合作。虽然以色列军方和情报部门拒绝就此事发表任何评论,但以色列媒体援引消息人士报道称,伊朗身陷严重疫情危机给了特拉维夫方面动手的“良机”。由于担心感染新冠肺炎病毒,伊朗革命卫队海外部队近期大大减少了在叙利亚、伊拉克和黎巴嫩的活动,包括尤尼斯在内的黎巴嫩武装指挥官也大多处于“等待激活”的状态。他们周边的安保力量也因同样原因被削弱。前述人士强调,在这样的特殊情况之下,以色列情报部门更容易锁定尤尼斯的位置,掌握其行踪,直至突然实施斩首暗杀。

半岛电视台援引分析人士的观点指出,美军今年1月以无人机斩首的方式暗杀苏莱曼尼,在中东地区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此后伊朗阵营与美国阵营陷入长时间的报复与反报复暴力循环。在伊拉克,美国驻军基地和使领馆近来连续遭遇数十次火箭弹袭击。美军为此不得不先后放弃至少6个基地,外交官员至今仍未返回位于巴格达的大使馆。为了反击美国认定的“幕后黑手”伊朗,美军战机对伊拉克什叶派武装、真主党在该国的海外部队进行了数次空袭,炸死炸伤上百人。在华盛顿和特拉维夫看来,什叶派武装、真主党武装、胡塞武装以及叙利亚亲政府准军事部队均以德黑兰的马首是瞻,被全部划入伊朗海外部队及盟军的范畴。因此,分析人士认为不能排除的一种可能是,美国与以色列联手实施了对尤尼斯的暗杀行动。

中东媒体称,真主党旅和什叶派武装刚刚对伊拉克境内的美军发出警告,誓言将全力赶走外国“侵略军”。黎巴嫩真主党情报指挥官在这个时候遇刺身亡,恐怕会引发更大规模的袭击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