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飛魚說史

嘉峪關被譽爲“天下第一雄關”,這個稱號那可不是簡單說說,而是有着極強的文化底蘊。

當我們站在嘉峪關上的那一刻起,一份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歷經歲月的洗禮而依然傲立,這不正是我們民族的精神?

嘉峪關,不僅僅是一座關,更是歷史的見證者。

那麼嘉峪關是怎麼建成的呢,說到這,不少人肯定會說,當然是在古代能工巧匠建立起來的,這點自然毋容置疑,不過即便是在雄偉的建築,也是一磚一瓦建立起來的,嘉峪關也不例外。


嘉峪關的主體,就是磚。

說到磚,我們自然也不陌生,不過在嘉峪關的城牆上,卻有一塊與衆不同的磚,這塊磚並不是鑲嵌在嘉峪關內部的,而是孤零零地被放置在西甕城門樓後檐臺上。

在現在人看來,這就是一塊多餘的磚。

那麼問題就來了,既然嘉峪關的城牆上放着一塊極不起眼的磚,爲何沒人把它拿走或者清理掉,又爲何歷經千年這塊磚依然在那?

其實這背後是有一個傳奇歷史故事的。

建造嘉峪關面臨的困境

古代想要建造一座雄關,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沒有大型機械輔助,沒有人工智能勘探,沒有高精尖的技術支持,所有的一切都是依靠古代勞動人民的雙手和智慧。

嘉峪關的建造也是如此,嘉峪關是明朝初期開始修建的,不過由於嘉峪關在當時的地理位置太偏,建築用的很多材料都需要從很遠的地方運過去,當然也包括建造用的磚。


說到運輸,很多人不以爲然,認爲不就是運過去嗎,今天發明天到,可是這只是用來形容我們現在的快遞,在明朝並不適用,雖然當時也出現了八百里加急,但是這只是用在傳遞緊急的軍情,用來運磚頭,怕是想多了。

當時的磚和現在的磚也不太一樣,單單大小和重量上要相差很多,現在一塊磚有4斤就已經是重的了,但在當時,一塊磚重達幾十斤,都是極爲正常的。

所以主持建造嘉峪關的監事(據說此人叫做李端澄)就要求,要廣求天下能人志士,來計算建造嘉峪關需要多少塊磚,以便能物盡其用,也不浪費民力。

易開佔挑戰不可能

建造一座房子需要多少材料,即便是現在的工人也只能算個大概,這放在古代似乎就有點不可能了,不過偏偏有人要挑戰不可能,此人便是易開佔,是當時的一個非常有本事的建築師,而此人最擅長的就是當時極爲高深的九九算法。


易開佔找到了監事,就對他說,自己能夠算出嘉峪關需要多少塊磚,並且還是很精準的那種,監事看着易開佔的其貌不揚,表示很懷疑,於是就和他來了一次賭約,內容爲:

多出一塊或少一塊,都要砍頭,並且罰衆工匠勞役三年,如果正好,那就賞賜500金。

易開佔很淡定了接受賭約,並且通過推算,歷經數天,計算出了建造嘉峪關需要的磚石數量,那就是九萬九千就把九十九塊。

說到這,不少人就有疑問了,易開佔爲何能計算出這個數字,難道是瞎蒙的不成?


當然不是,他的算法,其實引進了一個我們現在依然還在用的辦法,那就是建模,也就是把要建的嘉峪關按比例縮小,進而計算出所需要的材料。

嘉峪關成,磚卻多一塊

當易開佔把自己的結果告訴監事之後,監事也半信半疑,心想着反正自己也沒有好的辦法,乾脆就試試,於是就按照這個的數量歷經種種辛苦把磚石運到了建造嘉峪關的地方。

嘉峪關的建造非一朝一夕,而隨着嘉峪關的逐漸完成,易開佔和監事之間的賭約,則受到越來越多的人關注,想想也是,不說涉及到的錢吧,單說易開佔算的準不準都讓無數人好奇。


嘉峪關建成之時,監事得到了手下人的彙報,確確實實只用了99999塊磚,一塊不多一塊也不少,監事一聽,感覺很不可思議,而他現在想做的就是毀約,畢竟500金呢,擱誰身上都肉疼。

於是監事就悄悄地讓自己的手下,從別處又找了一塊磚,並且讓他把這塊磚放在已經建成的嘉峪關的西甕城門樓後檐臺上,第二天監事就帶着易開佔去看,轉了一圈,故意把他領到了那塊磚的地方。

並且對易開佔說:哎呀呀,哎呀呀,沒想到這兒竟然多了一塊磚,你小子沒有算準啊!

沒想到易開佔並不慌,反而很淡定地對監事說:大人,您有所不知,這塊磚並不是多的,而是整個嘉峪關最爲關鍵的地方,此磚名爲定城磚。

監事一聽就不高興了:來來來,你給我說說,什麼是定城磚?

易開佔隨即回答說:定城磚就是能把這座關給定住的磚,這是神仙放的,是不能移動的,只要移動,那這座城關就會倒塌。

監事心想着,這小子還真能扯,不過周圍那麼多人看着,萬一這城牆真塌了,上面肯定要怪罪自己,畢竟在當時,人們的思想還是很封建的,對於易開佔說的這一套,很多人都信以爲真,監事一看,是自己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得了,於是就兌現了自己的賭約。


而那塊磚,則一直被放在了那裏,歷經千年歲月,依然在那。

飛魚說:

定城磚的故事,在我們現在人看來,或多或少有點“荒誕”的味道,不過這個故事一直流傳着,如果有機會去嘉峪關旅遊的話,或許就會有導遊爲您再次講講這塊磚背後的故事了。

話又說回來了,這塊磚真的沒有被移動過嗎,其實也不見得,現在的嘉峪關已經不是明朝時期建立的嘉峪關了,在1984年,嘉峪關進行了一次較大規模的保護和維修,可以推測的是,這塊磚其實是被移動過了。

不過這塊磚究竟移沒移動過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這塊磚的背後,我們看見了歷史,看見了古人的智慧,還看見了我們戰勝艱難險阻的決心。

對此,您怎麼看?

(本文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