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珏紅塵淺盡歡》作者:非墨白

虐文《一珏紅塵淺盡歡》,虐到撕心裂肺,閱讀超27萬 爲了得到這道光,她願意聯姻,但是卻付出了自己的一張臉和孩子,還有永不見天日的囚禁。 當真相揭開的時候,她選擇割斷了自己的手腕,如果有來生,她只希望自己永遠活在自己的黑暗中,不負韶華不負己。

精彩片段:“不必顧忌任何東西,死了就給我扔出去!”顧夜珏冷冷的拋下這句話,然後從手術間裏走了出去。一羣冰冷的保鏢控制住了時淺,將她綁在手術檯上,用一個特殊的儀器固定住了時淺的頭。 “如果可以的話,還是給她咬個東西吧!”李博士悠悠嘆口氣說道,其實這手術完全可以打麻藥進行的,只是那位吩咐了。這些人都是時盈盈親自指派下來的,而他只是那個主刀的而已。時淺的嘴裏被塞住了一塊毛巾,那絕望的淚水從自己的眼眶裏流了下來。她摸着自己的孩子,然後望着李博士,她想要留住這個孩子,那是她的命啊!李博士對她搖搖頭,表示自己無能爲力。“李博士,開始吧,我們盈盈姐還等着做手術呢!”

說話的那人正是時盈盈的閨蜜,也是這家醫院的女醫生,她對時盈盈的遭遇也十分的同情,能夠親自爲盈盈姐討回一個公道,也是她的榮幸!李博士舉起了手術刀,額頭的冷汗一滴滴的滴落。他做了大大小小無數的手術,卻唯獨這一臺,讓他的手都在抖。“開,開始吧!”那冰冷的刀,剛靠近時淺的臉的時候,她下意識地打了一個哆嗦。 鋒利的手術刀劃開了時淺的臉的表皮,她只覺得皮膚開了一道口子,緊接着一陣刺痛傳入了她的心裏。 手術刀一點點地往深處切入,時淺臉上的汗珠隨着疼痛不斷的加深而增多。“啊啊啊啊——”她雖然咬着毛巾,可是那疼,深入骨髓!就算是隔着毛巾也能清楚地聽到她淒厲而又悲慘的喊叫聲。

《青雋寂涼城》作者:唐聽聽

簡介:池雋說,顧涼城是她生命裏的血光之災。 池雋被顧涼城親手送上手術檯強行取腎,大出血生死一線,模糊間聽他嗓音朦朧淡漠,“先摘腎,再搶救。” 她眼底的光亮一點一點寂滅,唯剩一片冷漠,“顧涼城,黃泉路上,我都不想再見你。” 後來,顧涼城捧着一方漆黑的骨灰盒,眉眼森然狠戾,“池雋,我偏要讓你困在我的身邊,生不得安寧,死不能安息,生生世世不得輪迴。” 彼時他方知,她是侵入他骨血的毒,無聲無息亦無藥可醫。

精彩片段:他沒有站多久,因爲病房裏的女人似是有所感應一般朝門口看了過來。顧涼城下意識地往旁邊躲開了。說不清是爲什麼,反正是不想被她看到他在門口。她看到他的話,大約會不高興吧。走廊的盡頭,冷亦微微頷首彙報,“顧先生,池小姐辭退了您替她請的護工。”男人手指隨意地搭在窗櫺上,骨節分明的指間夾着煙,有淡白的煙霧沿着指尖嫋嫋升起,刀削斧鑿般的臉龐微微偏開,將煙擱在薄脣間抽了一口,嗓音淡淡,“爲什麼?”冷亦,“池小姐說她沒錢。”顧涼城手指擡起,在身旁的垃圾桶上面撣了撣菸灰,然後將煙重新叼在脣邊,微微偏首,從褲袋裏摸出錢包,從卡包裏撿出一張黑卡遞了過去,“給她。”

冷亦雙手接過那張鍍着金邊的黑卡,眼底閃過詫異。他的副卡。不過以他的性格和身份並不會多說什麼,只是頷首道,“是。”顧涼城停頓片刻才繼續道,“你給我換個司機,明天開始你跟着池雋。”亦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依然是那句不變的言辭,“是。”冷亦把卡送到池雋那裏的時候,池雋脣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纖細的手指捏着卡片兩端,剛要用力掰斷的動作忽然頓住了。這是她用一顆腎和一條命換來的,爲什麼要掰斷呢?這是她應得的啊!池雋一共在醫院待了將近一個月。她也沒有再請護工,一直是江述託護士留意着她,喫飯的時候冷亦會去替她取餐,江述不忙的時候也會去看她。而顧涼城,一次也沒有出現過,倒是冷亦大多數時候會守在病房門口。赤軍也沒有在意過。她像是一株安靜的向日葵,在屬於她的角落裏盛開綻放。

《若愛深埋於歲月》作者:莫問

簡介:因爲殺母之仇,季涼川親手把沈知夏送進了監獄。 出獄後,面對各種誤解,她沒說出一句爲自己辯解的話。 待在監獄的那三年,早就讓她學會什麼苦都往肚子裏咽。 現在,她再也不會奢求不屬於自己的感情。 她只希望季涼川可以放過沈家。 也放過她。

精彩片段: “我要走了,涼川,你恨我也罷,怒我也罷,從今往後,都把它放下,好好開始新的生活吧。”沈知夏語氣極輕,“這樣揹着仇恨或者太累了,已經不會笑的季涼川,你的母親……不會願意看到,我,更不願意。”只要她活着,他就會一直恨她。她死了,他反倒能獲得安生。季涼川怒吼的聲音從那頭傳來,甚至還帶着些許緊張,“沈知夏,誰允許你離開,你欠了我那麼多,誰準你離開我身邊,你給我站在原地,不準走!”可這些話沈知夏已經聽不到了,手機“砰”一聲掉進海水,她也跟着閉上眼睛,任由冰冷的海水漫過頭頂,淹沒她所有的聽覺和視覺。季涼川。我願用一死。換你放自己一條生路。不要恨了。好好生活。

國外。會議室。那通電話早就掛掉,季涼川將手機猛地砸了出去,零件四下飛走,觸目驚心,堂堂兩百個人的會議室上,衆人紛紛大氣都不敢出一口。“總裁。”一旁的祕書戰戰兢兢走上前來。季總對待工作向來認真,可這次還正在開着會呢,季總竟然中途停止會議,接通了不知道是誰打過來的電話。他心想這應該是於季總而言很重要的人,可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什麼,竟然讓向來冷靜自持的季總如此勃然大怒。“今天的會就開到這,讓私人飛機準備好,立刻回國!”季涼川說罷,扔下桌上的會議記錄,快步離開。那夜發生的事情,若說他不怒,是不可能的。正因爲怒,所以他纔來到國外出差,也正因爲怒,他纔會故意不接她的電話,不回季宅,將她晾在季宅一月有餘。

看到這裏本期的書單就介紹完了,大家喜歡本期的小說嗎?可以給小編留言加關注哦!好了下期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