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多前,她“蹭”着吳亦凡的熱度,一夜爆漲三百萬粉絲。

如今,她卻靠着自己的實力,又狠狠地火了一把。

《脫口秀大會》每次更新完,她都總會上一次熱搜。

她就是李雪琴。

有人說,她是這一季裏唯一能讓人笑出眼淚的那個人。

可她明明只是個半路出家、初次登臺的脫口秀演員。

李誕卻稱她天賦異稟,大張偉說她是“一個閃閃發光的神經病”。

更有人說,她已經是脫口秀界的“新一姐”。

不過在我看來,她只是一個活得有點不一樣的李雪琴。

01

她是一個很特別的脫口秀演員。

別人講脫口秀通常都是一板一眼的,你甚至能看出一些人在努力背稿的樣子。

李雪琴不是。

在臺上,她常常是一手拿着麥克風,一手扶着話筒杆,然後以最放鬆的姿態,講出最逗的段子。

有人把這種狀態叫做“半死不活”。

她的開場很真實,真實到讓人覺得她很“慫”。

第一期的時候,她是第一次登臺演出,手都要抖了,最終也確實被淘汰。

但在開場她其實已經說得明明白白了。

“大家好,我是李雪琴,我是一個網紅,這是我第一次說脫口秀,所以你們不要對我有什麼期待。”

到了後來,她被導師復活,作爲“最大黑馬”,她也開始有了壓力:

“大家好,我是李雪琴,沒想到吧,我還沒有被淘汰。這一期選人PK一對一,贏了就能晉級。你們都沒看見,那些人老想贏了,爭着搶着要選我。搞得我壓力特別大。我這一輩子都沒有被這麼多男人競爭過……”

李雪琴最吸引人的一點,是她段子裏所表現的那些苦中作樂的生活態度。

她講過與公司老闆的相處:

“有一次晚上,我老闆,凌晨三點給我發微信,我沒有回,他覺得,完了,李雪琴死了。”“然後吧,他大概給我打了又20個電話吧,終於在他決定報警之前,把我給打醒了”“一接電話,他跟我說了一句讓我特別絕望的話:他說這大半夜的,你怎麼還睡覺了呢。”

觀衆笑聲不斷,有嘉賓卻一語中的——“這不就是職場PUA麼”。

一天沒回便以爲死了,豈不是意味着三點被老闆找還是經常發生的事?

這在現實,也正是不少人的常態:996、007、手機24小時待命......

她談到北京地鐵時,有人笑到落淚:

“有些人還嘲笑我,說鐵嶺沒有地鐵……北京是有地鐵的,破地鐵有啥好自豪的啊?北京好有地鐵,大環線上下班,左一圈右一圈,日復一日圈復一圈。”

“宇宙都有盡頭,北京地鐵沒有。”

是啊,每天上下班車廂裏的人頭湧動,在河北、在外環六點起牀花兩個小時上班的人們,何時能在這座城市看到盡頭呢?

誰的生活裏沒有幾分苦呢,總有迫不得已時,總有無力改變時。

有人強顏歡笑,有人愁眉苦臉,李雪琴的段子卻彷彿在說:

苦悶可以被消解爲段子。

生活總是要繼續。

唯有苦中作樂,唯有一直前行。

02

李雪琴其實從來都是一個離經叛道的人。

她最爲人熟知的身份,是一個“土味網紅”。

當初,北大畢業、在紐約大學讀研歸來後,李雪琴沒有去做學術,也沒有進國企、外企。

她決心去做短視頻,而且是最“low”的那種“土味”視頻。

本人出鏡,一句”大家好,我是李雪琴“,再加上幾句無聊的臺詞、無聊的背景,就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土味“視頻。

一開始,她的粉絲並不多。

直到有一天,她路過了清華大學的校門,心血來潮地就想拍一條視頻。

視頻的內容,是和一個人說,“這門真白”。

那一瞬間,她腦海裏冒出了一個人的名字——吳亦凡。

於是,就有了那個視頻:

吳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來到了清華大學,你看這是清華大學的校門,多白。

視頻內容稱得上“夠土夠無聊”,可吳亦凡卻出人意料地迴應了她。

一夜之間,她上了熱搜第一,抖音漲了三百萬粉絲,她也正式成了一名“土味網紅”。

與此同時,罵她的人也如期而至。

“北大畢業的竟拍這麼Low的視頻?”“北大畢業紐約大學碩士,不去做學術科研,真是浪費資源!”......

在這些人的眼中,她這叫墮落,叫瘋了。

但在她自己眼中,卻截然不同:

“唸了北大就不能當一個廢物了嗎?”她這樣問。

她說的“廢物”,其實是一種狀態,一種脫離旁人想象中的“精英”的狀態。

精英要時刻保持精緻,精英要積極向上,精英要追求高大上的東西。

可這世間本不止這一條路可以走。

人嘛,也該有勇氣活得跟別人不一樣。

況且,李雪琴也從來都不是一個愛把自己當一回事的人。

有一次,有媒體打算拍攝她的真實生活,她便把攝製組帶到了自己的家裏。

她讓攝影師把鏡頭對準牀上,然後癱了上去,再告訴導演:其實我最大的愛好就是躺在牀上。

整個採訪,李雪琴穿着拖鞋、睡衣,盤着腿坐在懶人沙發上便完成了。

有一段話,很能代表她的心態:

“生活中最樸實最平常的事情,他們總是要上升到一個價值上......我說有什麼可上價值的呢?清華北大怎麼地了呢,咋這麼把自己當回事啊?”

北大高材生?網紅?其實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做了自己想做的事,也走了自己想走的路。

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擁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03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李雪琴還是個抑鬱症患者。

初中的時候,爸媽離婚,然後又各自再婚。

李雪琴的媽媽,也變得像朱朝陽的媽媽一樣,開始變得敏感、脆弱。

因爲一點微不足道的事情,媽媽都有可能情緒爆發:

李雪琴只是做完作業看會電視,媽媽便大發雷霆。

李雪琴考試考砸了,媽媽知道後,竟然瀕臨崩潰。

在這種陰鬱環境下的李雪琴,開始變得小心翼翼。

任打任罵、在外面哭完再回家、努力考第一......

久而久之,一路走來的壓力,竟讓她在大學時患上了抑鬱症。

更不幸的是,當她決心去看心理諮詢時,沒想到卻受到了傷害。

心理中心的老師問她,“你大幾呢”。李雪琴答道,“大四”。老師又問,“那能正常畢業不?”。李雪琴回答說,“能”。

老師的下一句話直接讓李雪琴崩潰了——“那你還抑鬱什麼呢?”

原來,連心理中心的老師,也並不能幫助她。

去年一月,她一次情緒崩潰時,甚至嘗試了自殺。

直到今天,她也還時常困在痛苦之中。

一個活在痛苦中的人,會怎樣走自己的人生?

去年的一篇自述,她講述了自己的選擇:

“知道了人爲什麼痛苦,纔會知道痛苦的人怎麼樣有可能開心。”

“我帶給人的快樂那不可能是延續的......我只能滿足你兩分鐘......但我可以先讓你稍微放鬆放鬆,我覺得也算功德一件”。

於是,她如常地在抖音分享那些“土味”視頻。

如今,她又去了《脫口秀大會》,逗了更多人開心。

李雪琴還是選了一條別人難以想象的路。

04

爲什麼寫李雪琴?

因爲我在她身上,看到了人生的另一種可能。

我還記得李雪琴的抖音主頁置頂的那個視頻。

那是她參加“行走的力量”時拍的——在海拔四千米的貢嘎山,野外徒步七天,每天要走十幾公里的山路。

因爲身體不適,李雪琴想了好久要不要繼續,最後還是想通了。

“我們一直被教育說,別人行你就一定要行,但我現在覺得,別人行,我就是不行”。

於是,她沒有再試圖跟上進度,而是慢悠悠地向前,“開開心心地走在最後面”。

最後,她走完了全程。

生活總是如此,有人走得快,有人走得慢,有人奔向遠方,有人停在原地。

我們完全沒有必要,按照一種標準去生活。

最重要的是,我們有繼續走下去的勇氣。

希望有一天,你我也能像李雪琴一樣:

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

參考資料:《李雪琴:我很痛苦,但我想讓別人快樂》GQ報道《“大家好,我是李雪琴”:北大畢業留學生回國成網紅 自曝有抑鬱症》Aha視頻

寫在最後:

我是喬克。

有時候我真的很感慨,這世間給人帶來的枷鎖,實在太多了。

男人、女人,子女、父母,好的、壞的,美的、醜的......

每一個身份和標籤,都好像有一條既定的軌道。一旦脫軌,人們便會對你指指點點,把你當成異類。

可人真的註定只能走一條路嗎?

我認爲不是的。

哪怕這條路風景極好,但我疲了倦了不喜歡了,我應該可以去嘗試一下別的路。

我們每個人,最終都會走在不一樣的道路上。

大道朝天,各走一邊。

這纔是生活本該有的樣子。

文字爲極物原創,轉載請說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