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李佳琦和小助理官宣,徹底決裂了?

1

昨天,李佳琦和他曾經的小助理付鵬又上了熱搜。

付鵬發了一條微博,大意是說隨着這半年來李佳琦的直播間越來越規範,他也將告別選品團隊,全力發展自己的事業。

圖片來源:微博@付鵬

其實這已經不是付鵬第一次宣佈和李佳琦“分道揚鑣”了。

早在今年五月,付鵬就發微博,稱自己將退出李佳琦的直播間,以幕後合夥人的方式參與到李佳琦的工作中。

圖片來源:微博@付鵬

與此同時也將自己的微博名從“李佳琦的小助理”改爲大名“付鵬”,這也被很多人視爲他與李佳琦解綁的象徵。

當時兩人的粉絲心碎一地,但好歹可以安慰自己這只是正常的工作調整,兩個人只是換了一種方式合作。

但如今這個聲明,大概率象徵着兩個人正式分家了。

想必粉絲又要傷感一波:那個2017年開始陪着李佳琦背井離鄉從0到1開始創業的小助理,最後還是單飛了。

圖片來源:網絡

也有網友扒出,付鵬現在手上至少有五家公司,早就不是大家眼裏小跟班的角色了,有志向去發展自己的事業也是早晚的事。

也有人猜測:付鵬高調宣佈離開團隊,要麼就是做得不開心,要麼就是錢的方面沒到位,所以決定自己自立門戶單幹了。

但不管出於什麼原因,以後再看到付鵬和李佳琦合作的機會恐怕更難了。

只是人各有志,這世界上最不變的就是變化,即便兩個人一路走來相伴了這麼多年,也避免不了有一天會分道揚鑣。

畢竟,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嘛。

曾經見證過彼此的成長,又共同做起了一番事業,這就足夠了。

2

小助理原名付鵬,這是很多李佳琦的鐵桿粉絲今年五月份才知道的事。

雖然付鵬曾經將自己的名字和李佳琦綁在了一起,但他的存在感不算弱。

兩個人剛做直播時挺慘的,直播間裏沒有粉絲,冷清得尷尬,付鵬就負責冒充粉絲給他刷評論捧場。

圖片來源:網絡

最初他出現在直播間裏也只是做遞遞東西這種打下手的工作,但隨着粉絲的呼聲越來越高,他從李佳琦的身後走出來,坐在了他的身邊。

李佳琦大嗓門,語速快,不習慣的話乍一聽會覺得很聒噪,被戲稱爲“人間嗩吶”。

而付鵬性格溫和,說話慢條斯理,和李佳琦一張嘴就剎不住車的性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有時李佳琦一時忘形說錯話,付鵬永遠是第一個反應出來截住話頭圓場的人。

直播間賣睡衣,加大號的碼最先售空,李佳琦張口就來:我們直播間裏胖胖的女生好多哦。

小助理馬上挽尊:不是胖,你不知道女生都喜歡穿大號睡衣嘛,這樣舒服。

李佳琦賣一款香水,形容味道很“色”,小助理覺得不對,連忙找補:你應該是在說“青澀”的“澀”吧。

......

李佳琦的影響力越來越大,隨便說錯一句話都要被放大的日子裏,是付鵬在身邊隨時救場。

圖片來源:網絡

有人說:雖然付鵬和李佳琦比看着性格軟軟的,但其實他纔是一個厲害角色。

和李佳琦團隊有過接觸的合作方說過,付鵬非常專業,他可以在兩分鐘之內說清楚事情、產品和價格,絕對沒有多餘的廢話,而且經他手選出來的產品一定不會出錯。

李佳琦的口紅牆,就是付鵬一個個分類碼好的,隨便說一個色號,他能在幾秒鐘之內找到口紅的準確位置並遞給李佳琦。

但他收斂起自己的鋒芒,甘願在李佳琦身邊做一個綠葉的角色。

圖片來源:網絡

從2017年兩人辭掉工作一起去上海打拼開始,從第一場直播只有79個粉絲開始,到後來真正成爲直播界的領頭羊,李佳琦和付鵬是一對最好的朋友,他們給彼此依靠,互相支撐着走向高點。

名氣大了是非多,曾有一些李佳琦的粉絲辱罵工作人員,也對付鵬惡言相向,在直播間刷屏罵他胖,罵他笨、醜,付鵬也不是沒有委屈過。

李佳琦在一次提起這件事,說:小助理有一次和我說,佳琦我不想和你直播了,我要回南昌上班去,你的那些粉絲都罵我,我受不了。

李佳琦曾因爲這事專門髮長文迴應粉絲:我的直播間是供大家來挑選產品的,不是來傳播負能量的,希望大家尊重我的團隊。

有些粉絲只看到了心中偶像的好,卻不知道在沒有他們沒有關注的那麼多日子的裏,是小助理陪着李佳琦背井離鄉去打拼,一起渡過一個個難關。

有人總結得很好:

是小助理爲李佳琦的直播事業辭去了雅詩蘭黛店長的職位;

是小助理和李佳琦商量好兩個人賺到2000萬就回老家,買輛奔馳;

是小助理陪着李佳琦走過了籍籍無名的歲月;

最有資格站在李佳琦身邊的人,是一路走來與他並肩扶持的付鵬。(文字來源:知乎@Lin醬)

即便最終因發展方向不同最終散場,曾經一起走過的路是留下痕跡的。

早前有記者問李佳琦怎麼看待小助理如今很火的現象,李佳琦說了一句:我很希望他比我更火。

圖片來源:網絡

我相信這是真心話。

3

我想起大學實習的時候,跟最好的舍友一起提着行李去北京找工作。

那時住過500元一個月的房子,兩個人租住一間房,冬天還沒有暖氣。

每天下了班就一起走回家,上班的地方偏僻,離住所也不遠,但中間隔着一段長長的小路。

那條路很黑,但打着手電聊着天走回家也不覺得遠。

因爲掙得很少,兩個人去店裏喫飯還曾認真地討論過這段午飯是喫肉炒餅還是素炒餅,因爲肉炒餅比素炒餅貴幾塊。

冬天晚上睡覺時蓋上被子還覺得冷,胳膊也不敢從被窩裏伸出來,要躲在被窩裏玩手機;還在晴天裏拿着在樓下小店買的劣質被子對着陽光照,發現被子薄的能透光,兩個人倒在牀上大笑。

但現在想起那段時光,其實是快樂的。

後來,室友敵不住家裏的反對,在父母的催促之下回了老家。走的那天我送她到火車站,一路故作輕鬆,直到在安檢那裏把揹包遞給她,那一瞬間眼淚差點掉下來。

在這之後的很長時間裏,都覺得一個人喫飯好不習慣。

現在成了家,工作也已經多年,不再住冬天沒有暖氣的屋子,但總是時不時想起那段日子。

我和當初的室友也早就淡了聯繫,但每次想起來,心裏都是暖的。

圖片來源:網絡

年少時以爲一段情誼可以維持一輩子,但終究發現,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沒有誰會綁在另一個人身邊陪一輩子。

但無論如何,那些陪你走過的人,你不能忘。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