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集團深陷危機,中超的廣州隊在俱樂部運營上難以支持可能會被政府託管,球隊主帥卡納瓦羅將會離隊的傳聞也是甚囂塵上。無獨有偶的是,另一家房地產爲主業的中超俱樂部母公司建業集團也在本週自曝"損失超過50億"。

加上河北隊、重慶兩江競技等俱樂部本賽季一直面臨資金不足、經營困難等亟待解決的問題,難道中超又將迎來一波退出大潮嗎?

卡納瓦羅第一個撤退?

上週五,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在恆大財富專題會上表示"恆大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

陷入債務危機的恆大集團一個月前在港交所發佈公告稱,"中國恆大集團正在接觸幾家潛在獨立第三方投資者探討有關出售本公司旗下部分資產,包括但不限於出售恆大上市附屬公司及的部分權益。"

在母公司經營困難的大背景下,中超的廣州隊近來也是備受傳聞困擾。因爲足球俱樂部作爲恆大集團旗下投資巨大但無法產生盈利的資產,也的確存在被出售,或者球隊直接解散退出的可能性。

廣州恆大淘寶足球俱樂部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登陸新三板以來,每年都是鉅額虧損。根據該公司年報,2019年虧損就高達人民幣19.43億元;由於俱樂部在今年年初退市,因此2020年具體的經營情況公開可查的只有上半年年報,但也已經達到了人民幣10.52億元。

2010年進入足球圈後一直是高調"買買買",瞄準高水平外援和本土國腳的廣州隊,2021年是他們第一次在一個賽季的兩個轉會窗口裏"實現"了零引進,同時完成了"全華班"的目標。原本拿着球隊頂薪的郜林、馮瀟霆、曾誠和于漢超等老將這兩個賽季已經紛紛離隊,儘管如此,如今的廣州隊內高薪球員依舊不少,尤其是多名巴西歸化球員。

讓人們將恆大集團的危機和廣州足球俱樂部聯繫到一起的,還有中超第一階段結束後,總積分榜上排名第二的廣州隊至今尚未重新集結開始備戰下個月的足協盃和12月的中超爭冠組比賽。

尤其是球隊主教練卡納瓦羅,至今沒有回到廣州,仍舊在意大利度假。雖然有消息稱,卡納瓦羅將會在這個月的下旬到中國,但加上入境隔離的時間,等他歸隊的時候足協盃賽都要開始了。而意大利媒體也表示,卡納瓦羅已經嘗試在歐洲找工作,有可能將不會在執教廣州隊。

卡納瓦羅和廣州隊的合同要到明年年底到期,年薪爲1200萬歐元,如果是稅後的話,差不多就是等於俱樂部要支付2億元人民幣左右。爲了能夠節省這筆鉅額的薪水開支,如果不需要支付違約金,那麼的確存在雙方提前解決的可能性。

  據悉,一旦恆大集團選擇退出中國足球,政府方面有可能託管。如果能夠度過目前的難關,恆大集團還是十分希望能夠儘量保留住俱樂部的股份。

外援歸隊,河南正常備戰

和廣州隊類似的是,中超河南嵩山龍門俱樂部股權方之一的建業集團,本週也是有重大風險的消息傳出。

在一份建業集團《關於企業出現重大風險和危機並請求幫扶救援的報告》中表示,"因汛情疫情影響,建業集團總損失超過50億元……目前集團已經進入戰時緊急狀態,正在制定應對預案,採取了一系列優化管理、降本提質、減員減薪等自救舉措。"

都是房地產爲主業的公司,都擁有一支中超球隊,因此大家也關心河南嵩山龍門的最新情況。

不過,足協中性化名推行後從"河南建業"改名爲"河南嵩山龍門",俱樂部的股東結構已經從建業集團單獨控股,變成了鄭州市政府(40%)、洛陽市政府(30%)和建業集團(30%)聯合控股。目前來看,相比廣州隊來說,建業集團暫時的危機對於俱樂部來說影響並不大。

河南嵩山龍門也正按部就班地在準備着下一階段足協盃和中超的賽事。相比不少中超俱樂部外援紛紛選擇離開,河南嵩山龍門則是迎來了兩位關鍵球員的迴歸。

中場核心伊沃終於得以離開巴西,於上個月結束入境中國隔離。雖然全隊還在假期之中,但他已經出現在了球隊訓練場上積極恢復。此外,5月初中超聯賽中跖骨骨折的外援前鋒圖雷也傷愈復出,這兩天和伊沃一起訓練。

河南嵩山龍門將於本月22日集結,這是因爲球隊主教練哈維爾和其他外籍教練團隊在中超第一階段後都選擇了回國休假。同樣回國休假的外援中衛舒尼奇,以及去英國參加大學畢業典禮的周定洋也將及時歸隊。

作爲中超第一階段廣州賽區的第五名,河南嵩山龍門將在中超第二階段參加保級組的比賽,不過他們18分的積分是保級組中第二高的,僅次於上海申花,所以保級壓力並不是很大。

來源:周到上海       作者:俞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