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被指瓶裝水內現蛆蟲,農夫山泉報警,股價已較高位回落超4成

“我們不生產蟲子,我們是蟲子的搬運工。”微博上,農夫山泉再次陷入輿論危機,遭到網友調侃。近日,話題#未開封農夫山泉現大量蛆蟲# #農夫山泉迴應瓶裝水現大量蛆蟲#等話題接連登上熱搜榜。

事件起因爲有消費者稱其購買的農夫山泉瓶裝礦泉水裏有大量蛆蟲,對此,農夫山泉於10月21日迴應稱:“農夫山泉生產過程爲連續生產,所有源水都經過嚴格過濾、殺菌,包裝容器亦經過嚴格殺菌,生產製造過程絕不可能進入蟲卵。”

據悉,針對此事,農夫山泉已經向公安機關報警處理。

10月22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與農夫山泉方面取得聯繫,追問此事進展,對方表示一切以官方聲明爲準。

農夫山泉股價在10月22日一度跌2%,至收盤,農夫山泉股價漲1.85%。

引發激烈討論,農夫山泉盤中股價一度跌2%

熱搜的數億閱讀量背後,網友們對農夫山泉事件討論激烈。

有網友相信了視頻掀起一陣吐槽和調侃,還有的表示“不敢買了”,也有網友質疑視頻的真實性,甚至懷疑是買到了假貨。

農夫山泉迴應稱已派質檢人員去檢測,並已經向公安機關報警處理。

10月22日,農夫山泉的股價開盤即下跌,最多跌超2%。一個多小時之後,股價開始反彈,截至收盤,農夫山泉的股價爲38.55港元/股,當日漲幅爲1.85%,總市值爲4335.5億港元。

農夫山泉成立於1996年,是中國包裝水及飲料的龍頭企業。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2012年至2019年間,農夫山泉連續八年保持中國包裝飲用水市場佔有率第一,以2019年零售額計,農夫山泉在茶飲料、功能飲料及果汁飲料的市場份額均居中國市場前三位。

2020年9月8日,被業界稱爲“獨狼”的鐘睒睒帶着賣水的農夫山泉在港上市。

2017年至2019年,農夫山泉的收益分別爲174.91億元、204.75億元、240.21億元;淨利潤率分別爲19.4%、17.6%、20.6%。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農夫山泉的盈利水平遠高於同期中國軟飲料行業6.9%、7.1%、9.6%的平均盈利水平以及全球軟飲料行業的3.9%、7.6%及8.5%的平均盈利水平。

上市首年,即2020年,農夫山泉的收益爲228.77億元, 同比下降4.8%;母公司擁有人應占溢利爲52.77億元,同比增加6.6%。

對於收益下滑4.8%,農夫山泉表示,這一跌幅對比2020年中期報告中6.2%的收益跌幅有所收窄。2020年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及2020年7月中國多個省份由暴雨引發的水災,影響到公司向部分零售網點的產品運輸和產品銷售,也使得部分零售網點暫時關閉。

2020年,農夫山泉包裝飲用水產品的收益佔總收益的比例爲61%,較2019年59.7%有所提高。飲料產品的收益佔總收益的比例由2019年的38.8%下降至37.3%。

“該變化主要由於在新冠疫情下包裝飲用水產品呈現出必需消費品的消費剛性。” 農夫山泉表示。

風波不斷,今年6月曾被質疑虛假宣傳

農夫山泉今年以來可謂風波不斷。

在本次水質遭到質疑之前,農夫山泉於今年6月被懷疑虛假宣傳。

2021年,農夫山泉推出了一款新的氣泡水產品,在宣傳文案中寫道“拂曉白桃產自日本福島縣”,而我國國家質檢總局曾明文規定,爲了確保食品安全,禁止從日本福島縣等10個都縣進口食品、食用農產品及飼料。

面對網友的質疑,農夫山泉在6月27日迴應稱“該產品的配料中沒有從日本福島進口的成分。”“拂曉白桃原產於福島,風味獨特,上世紀在我國已有引種。我們研發人員依據拂曉桃的獨特風味,創制了類似拂曉桃風味的產品,與拂曉桃產地沒有關聯。”

6月27日晚間,建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2021年6月27日,建德市市場監管局組織執法人員,對位於建德市新安江街道的農夫山泉(建德)新安江飲用水有限公司生產車間進行現場檢查。經覈實,農夫山泉拂曉白桃味蘇打氣泡水的生產原料無從日本福島縣採購的情況。”

然而,即使農夫山泉產品的生產原料沒有從日本福島縣採購,網友們又提出了新的質疑,“農夫山泉是否涉嫌虛假宣傳”?

上海明倫律師所合夥人王智斌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產品宣傳視同廣告,宣傳材料中對部分原材料產地上作出虛假陳述,對於同業企業而言,這是一種不正當競爭行爲,對於消費者而言,則屬於消費欺詐行爲。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55條,如果消費欺詐的認定成立,適格消費者可以主張三倍賠付,三倍賠付後不足五百元的,賠付金額最低爲五百元。”

股價較高位回落超4成,鍾睒睒進軍私募圈

伴隨着萬泰生物順利在A股上市,農夫山泉順利在港股上市,這兩家公司背後的創始人——鍾睒睒的身家也隨之水漲船高。

離開記者行業,下海經商已有20多年,鍾睒睒被外界冠以“獨狼”之稱。

公開資料顯示,鍾睒睒在創辦農夫山泉之前,已經於1993年成立了養生堂,打響了養生堂龜鱉丸、朵兒膠囊等品牌。

除了保健行業和飲料行業,鍾睒睒還涉足了醫藥行業。資料顯示,鍾睒睒是北京萬泰生物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北京萬泰生物旗下有一家名爲廈門萬泰滄海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鍾睒睒在這家公司擔任董事。

2017年年底,養生堂與農夫山泉就已經正式進軍化妝品行業;2018年7月,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品審評中心CDE公佈第三十批擬納入優先審評程序藥品註冊申請的公示,涉及16個產品,其中包括重組人乳頭瘤病毒16/18型雙價疫苗(大腸桿菌),申請企業爲廈門萬泰滄海、廈門大學和北京萬泰生物。

2021年3月2日,胡潤研究院發佈了《2021世茂港珠澳口岸城·胡潤全球富豪榜》,其中共有68個國家、2402家公司的3228位十億美元企業家上榜。

其中,鍾睒睒以5500億元財富,成爲第一位進入全球前十的中國企業家,位列第七,併成爲亞洲首富。

近期,萬泰生物和農夫山泉的股價都已較高位回落,其中,農夫山泉已較高位回落超4成。福布斯實時富豪排行榜顯示,截至10月22日下午三點半,鍾睒睒仍爲中國首富,但已不是亞洲首富。

值得一提的是,鍾睒睒今年進軍了私募圈。

今年3月,關子私募基金管理(杭州)有限公司成立,該公司由養生堂有限公司全資持股,鍾睒睒擔任董事長。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閻俠 編輯 徐超 校對 柳寶慶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