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勢恢弘的家族畫卷,蕩氣迴腸的名門風情,以京腔京韻的方式,再續波瀾壯闊的家國離恨、兒女情長……11月3日,闊別上海舞臺四年的京劇《大宅門》重磅迴歸,這部優秀新編劇目將在上海東方藝術中心與觀衆們見面。四年前曾參演上海國際藝術節的《大宅門》,凝結着郭寶昌導演70年京劇情緣、集結京劇界老中青三代優秀創作者的臺前幕後,無不透出——這是一出“演給年輕人看的戲”。

圖說:《大宅門》海報 官方圖(下同)

楊九紅視角重塑IP

一如豪門深似海,萬般恩怨幾家愁。京劇《大宅門》以成熟作品爲依託進行戲曲舞臺改編,集合了郭寶昌、朱紹玉、藍玲、楊少春等前輩名家坐鎮,截取電視連續劇《大宅門》1906年前後時間段,講述濟南府花魁楊九紅因緣結識京城百草廳少爺白景琦,一見鍾情而自贖跟隨,雖直面不公,終難進大宅門的人生慘遇。

在經歷初稿及郭寶昌的啓發之下,李卓羣決定京劇版《大宅門》以楊九紅的視角講述大宅門的故事。這段從白景琦與楊九紅在濟南暢春園相遇相愛,到楊九紅因出身難進宅門,被迫與愛人骨肉分離的劇情也是原作中最具戲劇張力的內容之一,如此新穎的角度得到了郭寶昌的首肯。郭寶昌認爲:“以楊九紅這樣一個出身與白景琦不相稱的女子視點出發,也是看中了其無限接近大宅門,但沒有走進大宅門,最終沒有被大宅門正式接納的特殊性,在她眼裏大宅門是另一片天。”

全劇流轉於濟南暢春園、穿城街巷、提督府私牢、京城白府、前門衚衕、火車站等場景,四場戲貫穿情感上的四季況味,白景琦與楊九紅一見鍾情的繾綣春意,監牢中贖身成親的夏夜熾火,大宅門中語似霜劍的秋雨透骨,追逐逃跑途中的冬雪蒼茫。一如豪門深似海,萬般恩怨幾家愁,最後戲曲舞臺上較爲少見的開放式結尾打開了時代的年輪,往事沉浮於百年的意境濃豔熾烈。

圖說:《大宅門》劇照

舞臺感有別傳統京劇

秉承着傳統與創新兼收幷蓄的理念,京劇《大宅門》從舞美、音樂、唱腔、服裝等方面都特立獨行有別於傳統戲劇模式。整場戲在儘可能多地展現京劇傳統表演技法外,還巧妙借用了許多其他藝術樣式的呈現方式,如劇中的音樂結合了電視劇原聲旋律和京劇傳統唱腔板式,而人物造型則結合了傳統京劇服飾形制、清末服飾元素和當代審美潮流;劇本唱詞用年輕人喜聞樂見的形式進行編創,不刻意雕琢詞句,從而做到“俗中見雅,雅俗共賞”; “歌舞演故事”的戲曲美學原則也貫穿全劇,在李卓羣看來,“戲曲是戴着鐐銬跳舞的藝術,其藝術方式與迪士尼的動畫電影有幾分相似,大多故事簡單,但情節和人物十分飽滿,在恰當處會以歌舞作爲填充”。

“奇緣其非無根據,癡心枉自化淚痕,一遇鐵骨全不悔,輾轉朱門與風塵……”,好妹妹樂隊爲京劇《大宅門》創作的推廣戲歌《人間難得有情人》早已火遍大江南北。這部顛覆電視劇版男性語境,以“江湖”對峙“廟堂”,憑“深情”挑戰“規矩”,通過運用現代表達方式對傳統戲曲美學重新解讀的京劇《大宅門》正是一部“新浪潮京戲”。

“京劇只有和年輕人接軌,纔會進步。” 郭寶昌一直希望用年輕人的新思路去改造京劇。2013年,李卓羣的小劇場京劇《惜·姣》首演,一夜爆紅。《惜·姣》的出現讓郭寶昌等到了“圓夢人”,他曾說,“本子(《惜·姣》)寫得太好了!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顛覆了傳統。京劇需要的是時代價值觀的注入,要趕得上時代!”高山流水遇知音,做傳統文化,得比傳統文化更傳統;做創新,要比時尚人羣更時尚。京劇《大宅門》在創新表演方式的同時,既迴應年輕觀衆的需求,也爲京劇藝術傳承增添新動力。(新民晚報記者 趙玥)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