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賈躍亭造車遭遇“連環風波” FF珠海實繳資本仍爲零 來源: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高沛通 趙毅 廣州報道

賈躍亭一手創辦的Faraday Future Intelligent Electric Inc.(以下簡稱“FF”,中文名爲法拉第未來智能電子有限公司,股票代碼爲FFIE)向來不乏爭議,近期又遭遇“連環風波”。

整體來說此輪風波並不複雜。在時間線上,10月7日,FF遭遇做空機構 J Capital Research(以下簡稱“JCAP”)做空。11月15日,FF披露公告稱,公司董事會成立了一個由獨立董事組成的特別委員會調查相關指控,延遲披露三季報。11月17日,由於延遲披露三季報,FF收監管機構警示函,後續消息不斷髮酵並變爲“FF收到退市通知”。11月29日,FF發佈澄清函。

FF解釋稱,納斯達克下發警示函僅爲公司延遲提交三季報,公司按規定時間提交合規計劃後將恢復至常規狀態。不過爲何被做空後,FF要啓動內部調查從而導致延遲三季報披露?《中國經營報》記者函詢FF方面,截至發稿對方未予迴應。“做空報告很多,不會一有做空報告就搞內部調查”。關注美股監管規則的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學博士張巍向記者分析稱,啓動調查是FF自身的決定。

追根溯源,此輪風波來自於上述的做空報告,而做空報告中的內容包括對於FF新車訂單的質疑、對於美國漢福德工廠建設進度的質疑、已投入資金數額的質疑等等,歷數諸多賈躍亭及FF的“失信”過往,言辭激烈,稱FF爲“新的電動汽車騙局”“永遠不會賣掉一輛車”。

而這也將問題的核心拉回到似乎老生常談的話題:在國內遭遇信用“破產”的賈躍亭和他創辦的FF是否值得再給一次信任?當下的FF擁有多少“水分”以及擁有多少家底?FF上市後宣稱的2022年7月交付車輛能否落地?

信用破產後遺症?

FF和賈躍亭值得投資者再信一次嗎?

賈躍亭從來不乏爭議。在社交媒體上,日前有媒體發起“你認爲賈躍亭會回國嗎?”的投票,7000餘名參與者中,有約八成認爲不會,約兩成認爲會,在2021年7月FF登陸美股之時媒體發起的“賈躍亭能借FF翻身嗎?”的投票中,則有接近五成認爲不能,有接近四成認爲能,其餘未做明確選擇。

即便在汽車行業內,此前在與本報記者溝通中,不乏有來自券商的研究員以及汽車分析師認同賈躍亭關於生態、電動汽車等理念的超前性,認爲對國內汽車產業發展起到一定作用,也有汽車分析師在溝通時對於賈躍亭和FF絲毫不再給予信任。

從資本層面而言,FF上市後股價表現較爲弱勢,其2021年7月22日上市至今,其股價約跌去一半,作爲對比,特斯拉、小鵬汽車在該時間段內股價持續上漲,蔚來汽車理想汽車股價則基本維穩。

“資本並不是不看重這個賽道,是不敢相信(賈躍亭)這個人,FF上市了,還是被各種不看好,其實也是他個人誠信透支留下的後遺症”。日前,有長期跟蹤FF發展的人士在與記者溝通時稱,他認爲賈躍亭觀念超前,但“手段惡劣”,後者指樂視連續10年財務造假,賈躍亭被罰人民幣2.4億元。

記者注意到,此前財新網曾援引一位投資人的觀點,彼時值FF資金最嚴峻的2017年,賈躍亭到處尋找投資,該投資人在中國香港與賈躍亭見面:“他臉色特別差,狀態非常不好。”但當賈躍亭說只需要投資5000萬美元就可以量產汽車時,這位對造車行業有一定了解的投資人不再信任他,沒有再繼續接觸。

“從實際出發我們都覺得不可信,但是從個人情感的角度,我們都希望他能成。投資人如果信,我個人覺得一直也不是因爲這個車,一定有其他的交易方式”。日前,一名曾在樂視體系內供職5年的人士與記者溝通中稱,在他看來,現實中大家的判斷是一致的和理性的,但是也期待奇蹟,而賈躍亭“很堅強”“總能創造奇蹟”。

拋開社交輿論的傾向性和行業內的褒貶觀點,FF目前用的家底如何?

記者注意到,根據FF披露的財務信息,2019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其淨虧損分別爲1.42億美元、1.47億美元、1.28億美元,研究和開發投入分別爲0.28億美元、0.20億美元、0.15億美元,自2016年底樂視陷入債務危機,賈躍亭2017年7月飛赴美國,FF亦步入危機,在披露的財務信息中,2019年末,FF銀行存款爲220萬美元,2020年末爲110萬美元。

當前FF的家底主要來自於2021年上市時的融資,以及其宣稱的累計投入隱含的開發進度、技術積累。

根據其披露的財務信息,2021年7月上市,FF融資約10億美元,在2021年11月15日披露的延遲推遲三季報的公告中,其給出來部分預計財務信息,預計三季度末公司擁有總資產約爲 11 億美元,其中約有6.67 億美元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總負債約爲 3.54 億美元,三季度淨虧損約爲2.8億美元。

在過往累計投入方面,據賈躍亭破產申請書披露,截至2019年7月末,FF累計虧損21.5億美元,2021年初披露的信息中則稱,FF累計投入資金超過 20億美元,上述對於三季報的預計財務信息中,稱截至三季度末累計虧損約28億美元。

“管理層預計手頭的淨現金足以完成 FF 91 電動汽車的開發和生產的最後階段。公司在2022 年7月推出FF 91之後的持續運營將需要公司籌集額外資金。”FF在上述對於三季報的預計財務信息中稱。

不過,做空機構JCAP顯然不願再給FF和賈躍亭一次信任。

在JCAP發佈的題爲《Move Over Lordstown:There’s a New EV Scam in Town》的做空報告中,其報告中援引了大量賈躍亭和FF未履諾的過往,並質疑FF在2021年以來披露的信息仍有諸多“水分”:其質疑FF在2021年1月宣稱的擁有1.4萬輛車型訂單爲虛假訂單,稱相關訂單訂金的78%來自一家公司,且該客戶可能是關聯公司,質疑FF過往超過20億美元累計投入的真實性,並質疑相比特斯拉上海工廠的歷史進度FF工廠的建設進度緩慢。

不過,對於上述做空報道,賈躍亭公開進行迴應,稱之爲“冷飯熱炒,無稽之談”。後續,根據披露的信息,FF董事會成立了一個由獨立董事組成的特別委員會,聘請外部法律顧問進行獨立的內部調查以審查相關指控,致力於完成調查,“解決發現的任何問題,並在切實可行的情況下儘快重新建立及時的財務報告”。不過其對於調查的週期未予披露。

FF珠海實繳資金爲0元

想要爭取市場信任,FF亟待拿出實際行動。從佈局上看,FF推行“中美雙主場”戰略,中國市場尤爲重要,那麼其在中國的佈局目前進展如何?

從外部來看,FF與珠海市方面的合作進度不如預期,且面臨變數。2021年1月FF披露的文件顯示,FF與吉利、中國某城市欲成立合資公司,以支持FF在中國的生產以及FF中國總部,該中國某城市將提供2000畝左右的工業用地,由合資企業擁有和使用,且該城市將投入1.75億美元認購FFIE相關股份,吉利將在市場和製造方面提供支持,FF方面則提供品牌和知識產權,根據多方信息,該城市均指向珠海市。

不過2021年7月FF上市時,上述城市並未認購相關股份,彼時FF解釋系外匯相關因素,2021年9月,FF中國區CEO陳雪峯接受媒體採訪時,未避談珠海方面的合作,其稱FF與珠海的合作截至當時並沒有一個結論性的東西,“珠海市政府與FF之間的合作存在多種合作的可能性”。

及至2021年11月初前後,FF管理層兩次前往湖北省長江經濟帶產業基金,根據後者官網的信息,雙方洽談包括FF中國總部和FF91整車研發、生產、銷售、運營等戰略合作事宜,後續FF方面迴應記者稱,FF中國正與包括珠海在內的多個地方政府進行商談,目標省市已有5~6個,正在加速尋找FF中國總部落戶城市。

那麼與湖北等方面洽談FF中國總部等相關問題,是否意味着與珠海方面合作面臨阻礙?

日前,記者再次走訪FF在珠海設立的公司法法汽車(珠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FF珠海”)嘗試瞭解情況,FF珠海位於珠海市的一處聯合辦公區,打印機等設備均爲公用,工位最小可至1人,適合臨時性辦公,亦適合僅將註冊地址設於此處,其所在樓層密密麻麻共設63個獨立辦公空間。

FF租賃的辦公空間較大,約爲20人工位,走訪時其辦公室內有3個工位上擺放有臺式電腦,有一個工位上擺放有筆記本電腦,相比2021年1月走訪時內部有5人辦公,此次辦公室內僅有1人辦公,爲該公司的監事任勇,不過在溝通中,任勇對FF珠海的推進情況、市場傳聞、辦公情況等所有信息均表示暫不方便迴應。

從FF披露的信息看,2020年9月其與中國某城市推進合作,雙方簽訂了諒解備忘錄,擬成立一家合資企業。2020年12月該合資企業成立,且當時爲FF全資公司,中國某城市將在向合資企業貢獻資產後分配其各自在合資企業中的股權。

記者掌握的信息顯示,FF珠海的辦公場所在2020年9月敲定,月服務費5000元上下,2020年12月FF珠海正式成立,認繳資金2.5億美元,似乎資金實力強大,不過實繳資金爲0萬元。從工商信息上看,截至目前其FF珠海仍未有其他股東介入,根據此前披露的信息,股權未產生變動對應着中國某城市尚未貢獻資產。

值得一提的是,記者掌握的信息顯示,FF珠海的法定代表人賈晨濤出生於1996年10月,截至目前約25歲,其任職FF珠海法定代表人的合理性是什麼?是否擁有與職位相匹配的工作經驗?是否爲賈躍亭親屬?對於相關問題記者函詢FF方面,不過截至發稿對方未予迴應。

從資金方面和行業方面來看,FF當前仍面臨資金短缺的問題,國內產能佈局或是其與地方政府談判爭取資源的砝碼。

舉例來看,以小鵬汽車爲例,根據披露的信息,其在建設肇慶工廠時取得了肇慶方面的信貸額度支持、武漢工廠由政府融資支持提供資金、廣州工廠由地方國資公司建設然後小鵬汽車前期租賃,總體來說產能建設對於小鵬汽車流動資金佔用並不大。

在製造端推進上,從披露的信息來看,FF在加快其在美國漢福德工廠(租賃)1萬輛年產能的建設,以保證FF 91在2022年7月的如約量產,另外在韓國尋求合同製造合作伙伴,在中國尋求與吉利、地方政府等方面的合作,不過就目前而言,伴隨與珠海市方面合作的“停滯”,FF在中國市場的佈局仍未有更多信息。在珠海的一處聯合辦公區,FF珠海租賃了一個約20人工位的辦公室,這家註冊資金高達2.5億美元的公司,目前實繳資金爲0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