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股价业绩双杀 谁是内斗冠军    来源:北京商报

放眼A股市场,今年以来,上市公司不断出现内斗的情况,印章失控的剧情频频上演,也有公司创始人反目,争论不休,甚至不久前的嘉应制药(002198)还上演了一场董秘被殴打的荒诞剧。业内人士认为,对于上市公司来说,管理层不注重公司治理,反而把精力都用在内斗上,对公司的发展十分不利。今年以来,有真视通、莱绅通灵世龙实业、ST光一、海伦哲、爱迪尔等多家上市公司出现内斗,已有部分公司受内斗拖累,业绩出现疲态,股价跑输大盘。诸如,真视通今年前三季度净利下滑140.58%、ST光一今年以来股价下跌逾三成等。 

印章失控剧情频繁上演

今年以来,真视通、世龙实业等多家上市公司都出现了印章失控的情形。

以现在仍处于内斗风波中的真视通为例,11月27日,真视通发布公告称,公司印章、证照资料已处于失控状态。

具体来看,11月16日,真视通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何小波向原保管/持有公司印章、证照的杜毅、谭伟发函,要求他们于11月19日之前,根据规定,将包括公章、财务专用章在内的公司印章交由有权保管部门/人员保管,将证照交由公司总部办公室指定人员统一保管。

11月19日,杜毅回函称,其收到了王国红、胡小周等公司5位自然人股东的来函,不同意将公司上述执照、印章进行移交,而应维持目前现状管理。谭伟则短信回复何小波称,相关印章不在其手中,而根据杜毅通过公司OA系统发送的文件显示,谭伟为财务专用章保管人。虽经多次催促,但截至公告出具之日,上述公司印章、证照仍未移交至有权保管部门/人员保管。真视通上述印章、证照已处于失控状态。

真视通的上述情况源于新老股东间的内斗,2019年8月,王国红、胡小周等5位股东将其合计持有的11.78%股权转让给苏州隆越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越控股”),1.29亿元股权转让款尚未支付。8月20日,真视通曾公告称隆越控股起诉王国红等5位股东,要求其应按承诺,将公司原业务存货及应收账款实际规模与承诺差额等值的真视通股份无偿质押给隆越控股。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上述事项,深交所于8月18日、8月20日、11月26日分别向真视通下发关注函,但至今真视通仍一封未回。

此外,今年以来,世龙实业、ST中昌等公司先后发布公告称,公司存在印章失控的风险。其中,世龙实业失控的印章、证照资料在乐平市人民法院的介入下保全查封后归还;ST中昌启用了新的公章;海伦哲则因媒体报道原实控人丁剑平抢走公司公章及财务章的事项,收到了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

创始人分道扬镳

不同于大部分上市公司内斗是源于新老股东的争端,莱绅通灵、迅游科技等公司的内斗则是由于创始人产生分歧,甚至反目并出现争端。

目前,莱绅通灵的内斗愈演愈烈。内斗的双方分别是公司的两位创始人沈东军及马峻。时间回到1999年,沈东军及马峻分别出资100万元成立江苏通灵翠钻有限公司,系莱绅通灵前身,在2016年招股阶段,沈东军及马峻均为莱绅通灵的实际控制人。除了常年合作伙伴,沈东军及马峻还有另一层关系,彼时,沈东军系马峻的妹夫,与马峻的妹妹马峭为夫妻关系。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2018年,因经营理念存在分歧,马峻离开莱绅通灵。而2019年,马峭向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不过该事项今年1月6日莱绅通灵才予以披露。4月23日,莱绅通灵公告称,马峻、蔄毅泽(马峻妻子)与沈东军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沈东军。不过,由于马峭及沈东军的离婚诉讼还在进行中,莱绅通灵彼时的控制权并不稳定。

11月26日,沈东军及马峭的离婚官司结案,沈东军持有的莱绅通灵1.0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1.16%)将分割给马峭5304.29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5.58%),马峭与马峻、蔄毅泽、传世美璟构成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莱绅通灵48.45%股份,马峻及其一致行动人成为莱绅通灵新的实控人。12月7日,莱绅通灵发布公告称,沈东军辞去莱绅通灵总裁一职。

不过,莱绅通灵的内斗并未就此结束,12月10日,莱绅通灵公告称,经董事长沈东军提议、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审核,拟聘任Jacky Jiang为公司总裁,该议案受到公司实控人马峻、蔄毅泽反对。

创始人之间内斗的剧情也在迅游科技身上上演,今年3月,作为迅游科技创始人之一,章建伟的董事长一职遭到董事会罢免,正式出局,另一创始人陈俊上任董事长。

部分公司业绩股价受拖累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有部分深陷内斗旋涡的上市公司,今年前三季度业绩同比出现下滑情况;也有部分公司跑输大盘,股价有所下跌。

其中,真视通业绩下滑最为严重。财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真视通实现营业收入3.45亿元,同比上涨1.54%;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为-398.75万元,同比下降140.58%。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真视通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但对方电话并未有人接听。

同样在今年卷入内斗的ST光一、爱迪尔今年前三季度业绩也有不同程度的下滑。财务数据显示,ST光一今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净利润-6103万元,同比下滑31.19%;爱迪尔今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净利润1400.71万元,同比下降47.99%。

股价方面,自内斗不断发酵以来,2020年11月30日-2021年12月13日,莱绅通灵股价下跌逾两成,同期大盘上涨8%。而ST光一股价则在今年以来下跌逾三成。东方财富显示,1月4日-12月13日,ST光一区间累计跌幅为35.34%。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上市公司内斗对公司的业绩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若内斗持续,还将给公司的未来发展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风险,投资者应对此保持警惕。

在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委员会专家安光勇看来,“上市公司正常运营中的,该有的合理冲突,一般能够得到相应的解决方案,且也不会波及外部。而这些冲突如果变大到外部人员也知道其消息,尤其是对于上市公司,其负面效应是很大的。一般我们能够看到,且认为是内斗的现象,都是因不可调和的矛盾闹大的情况”。

不过,安光勇表示,即便是在闹大的情况下,如果最终结果是一方获得胜利,另一方选择离开的话,会给市场一个信息,即内斗已结束,之前困扰企业发展的问题也没有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相关公司有可能会出现股价大涨的情形。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丁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