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韓忠楠

“如果沒有資本支撐,新勢力在汽車行業是舉步維艱的。但廣汽埃安並不缺錢,公司啓動混改的核心目的不是爲了資金,而是要通過混改優化國有企業的體制機制。同時,參與到資本市場的競爭中,也可以側面提升品牌的影響力。”2021年,廣汽埃安宣佈開啓混改並引入戰略投資後,廣汽埃安總經理古惠南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專訪時,曾明確解釋了公司融資的核心目的。

時隔一年,今年8月初,智己汽車、嵐圖汽車、阿維塔科技,三家新能源汽車企業集體宣佈對外融資消息。它們與廣汽埃安有着相似的背景,均脫胎於國有汽車企業或央企汽車集團。

傳統車企孵化的“小號”爲何開始集中融資?這背後釋放了怎麼樣的信號?混戰資本賽道是否已成爲新能源汽車品牌發展的必經之路?

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研究員盤和林告訴證券時報記者,傳統車企通過“小號”撬動融資,既可獲得發展資金,也可以通過新品牌形象替代固有品牌形象,進而實現“改頭換面”的高端化發展。吸引到更多資本參與進來,也可優化公司既有的資本結構。

車企“小號”掀起融資潮

在短短兩天時間內,三家傳統車企的“小號”宣佈了對外融資的消息。

8月1日,上汽集團旗下智能電動汽車品牌智己汽車宣佈完成A輪股權融資,融資額爲30億元。據悉,此輪融資完成後,智己汽車估值已達到近300億元。

智己汽車成立於2020年,由上汽集團、阿里巴巴和張江集團三方聯手打造。上汽集團聯合旗下私募股權投資平臺恆旭資本與張江集團共同出資成立了上海元界智能,持股智己汽車72%的股權,另外18%的股權則由阿里巴巴持有。

智己汽車內部人士向證券時報記者透露,開啓A輪融資並非因爲缺錢,而是希望引入多元的股東和治理結構。

同日,東風汽車集團旗下嵐圖汽車的增資項目在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預披露,這也是嵐圖汽車成立以來的首次外部股權融資。

嵐圖汽車品牌公關部人士迴應證券時報記者稱,公司啓動首次外部股權融資,是正常融資。資金用途主要用於支撐公司戰略佈局,提升企業競爭力。

8月2日,由長安汽車、寧德時代、華爲聯合打造的阿維塔科技宣佈完成A輪融資。去年11月,長安汽車曾以公開掛牌的方式對阿維塔增資擴股,寧德時代以23.99%的持股比例成爲阿維塔的第二大股東。

“完成A輪增資後,阿維塔科技整體融資規模近50億元,投後估值近百億元。”阿維塔方面向記者透露,新一輪募資將進一步提速阿維塔未來產品的研發設計和市場品牌發展。

在此之前,今年7月18日,廣汽埃安開啓了新一輪引戰增資項目,正式在廣東聯合產權交易中心開始預掛牌,後續正式掛牌後,符合條件、具有豐富市場投資經驗的各類投資人可進場摘牌。

據悉,此次募集的資金,廣汽埃安將重點用於新產品開發、新一代電池、電驅研發及產業化建設、智能駕駛、智能座艙、能源生態及產能擴建等核心技術的研發和產業化佈局。

此外,去年8月,吉利汽車旗下的新品牌極氪也開啓了對外融資渠道,宣佈了Pre-A輪融資,共獲得5億美元融資。

盤和林認爲,車企“小號”之所以選擇在這樣的時間節點集體對外融資,有三方面的原因:其一,當前新能源汽車賽道羣雄逐鹿,企業競爭非常激烈,“燒錢”的時間週期會比較長,需要未雨綢繆;其二,目前全球央行貨幣收縮,或許會導致緊縮加速到來,此時拿下一筆現金儲備,是從長期着眼;其三,新能源汽車對投資人仍然具備很強的吸引力,此時融資正當時。

值得關注的是,今年開啓對外融資的車企“小號”有着明顯的共性,他們的母公司均爲汽車央企或國企。能夠主動吸引外界資本進入,本身就非常難得。

一汽產業基金投資經理盧超告訴證券時報記者,國企混改是大趨勢,車企“小號”通過融資,實現股權多元化是很正常的現象,更利於國企的市場化發展。

“上汽集團和廣汽集團雖然是國企,但在資本運作上本身就比較靈活。阿維塔科技是三方合作的產物,開啓對外融資也是必然趨勢。”盧超認爲,車企“小號”進行股權融資,不僅可以進一步放大自身的資本,還可改善固有的資本結構,引入創新的管理思維和模式等,激發團隊的積極性。

盧超認爲,靠融資來補充資金並不是這些企業開啓融資的核心目的。但總體來說,打造新能源汽車新品牌的資金投入很大,引入外部資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實現風險共擔。

誠然,引入外部資本也並非“一本萬利”。盧超認爲,央企、國企通過融資引入外部資本,或許會對公司既有的管理模式構成衝擊,導致一些不規範行爲發生。因此,央企、國企在走市場化發展路徑的同時,也應該時刻謹防風險,保持風險意識,保障國資的安全。

誰在投資車企“小號”

“我們在選擇戰略投資方時,會特別謹慎,首先會優先考慮引入那些對廣汽埃安發展有幫助的企業。”古惠南向證券時報記者透露,如何選擇戰略投資夥伴,對於車企來說,是一道值得審慎思考的課題。

反之,這些主動投資車企“小號”的投資方,他們的舉動,在某種程度上也透露了產業發展的趨勢和方向。

通過梳理,證券時報記者發現,從投資方構成來看,參與車企“小號”融資的大體可以分爲兩大陣營,一是“國家隊”基金;二是車企在產業鏈上的合作伙伴。

例如,在智己、阿維塔披露的A輪融資投資方中,均有國家綠色發展基金的身影。據悉,該基金是由財政部、生態環境部和上海市人民政府三方共同發起設立,中央財政和長江經濟帶沿線的11個省市地方財政共同出資,同時吸引了社會資本參與。該基金以公司制形式參與市場化運作,主要面向市場需求,引導社會資本投向綠色發展領域。

國家綠色發展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榮慶表示,國家綠色發展基金將以投資阿維塔爲起步,持續發揮引領作用,加大對綠色產業鏈的投資,特別是會推動新能源汽車等綠色產業的融合發展。

此外,參與智己汽車A輪融資的上海國資國企綜改基金、工銀投資也均是“國家隊”選手,廣汽埃安引入的戰略投資者誠通集團、南網動能等也是如此。

業內人士分析,這些車企“小號”多數有着上市計劃,大多數還是會選擇在國內上市,國有資本參與到早期融資中,更有利於共享產業發展紅利。

除了“國家隊”的參與,與車企密切相關的產業鏈合作伙伴,也是熱衷於參與車企融資的投資方之一。

這當中,寧德時代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企業。作爲動力電池的龍頭企業,寧德時代是多數新能源車企的合作伙伴,而從合作關係發展到投融資關係,則可進一步鞏固雙方的合作關係,共享利益。

2021年8月,吉利汽車的極氪獲得來自英特爾資本、寧德時代、嗶哩嗶哩、鴻商集團和博裕投資五家戰略投資,投資總額爲5億美元。同年11月,寧德時代又成爲了阿維塔的第二大股東。

仔細梳理參與車企“小號”的投資方背景,會發現這當中車企的產業鏈合作伙伴佔據了大部分,幾乎涵蓋了電池、芯片、自動駕駛、智能座艙、營銷等各個領域。

盧超認爲,讓這些合作伙伴參與到融資中,不僅會保證供貨質量和安全,還可以幫助車企攻克一些自身不擅長的領域,比如電池、芯片、自動駕駛等等,彼此之間可形成優勢互補。

古惠南告訴證券時報記者,廣汽埃安在引進戰略投資方時,會優選對公司在三電、智能網聯、自動駕駛領域有幫助的企業。

此前,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在公司2021業績溝通會上更是明確透露,目前廣汽埃安的潛在投資人、機構超250家,預計選擇30家,用30%的股權換500億元融資,全部投入到研發中。

業內人士判斷,傳統車企通過“小號”撬動資本,是比較容易獲得發展資金的。這些“小號”沒有過多的歷史包袱,善於吸納全新的管理模式,發展焦點也聚焦於新能源、自動駕駛等賽道,對產業資本有一定的吸引力。

IPO進程有望加速

在吸引外部融資的同時,部分車企“小號”也明確釋放了IPO規劃。

這當中,廣汽埃安是最先明確亮出IPO計劃的車企。據悉,廣汽埃安啓動A輪融資及股份制改制工作後,將充分地利用資本市場,擇時擇機擇地尋求上市,以建立獨立資本市場平臺。

8月2日,廣州市國資委組織召開2022年上半年廣州市屬國有企業經濟運行分析暨在地工業投資督導會。會上,廣州市國資委黨委書記、主任陳德俊提出,要加快推動解決工業投資中存在的堵點、痛點,從產業佈局源頭上主動謀劃一批增量工業投資項目,特別要加快推動廣汽埃安等的上市步伐,實現“資本運作+產業投資+載體建設+項目運營”的全鏈條招商。

廣州市國資委釋放的信息,進一步夯實了廣汽埃安的IPO計劃。此外,吉利汽車方面也表示,將爲極氪智能科技可持續發展探索不同的外部融資方案,不排除計劃尋求極氪公司的獨立上市。上汽集團旗下的智己汽車和飛凡汽車也相繼推出獨立IPO計劃。

與新造車企業加速登陸資本市場的動作相比,車企“小號”開啓IPO進程,並不意外。

一位從事上市諮詢服務業務的知情人士表示,受益於新能源汽車賽道的火熱,市場給車企“小號”的估值普遍偏高。這些公司要實現上市,預計至少還需要兩至三年時間,屆時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競爭格局,可能會出現新的變化。因此,現在給出相對高估的估值,也在情理之中。

盤和林認爲,車企“小號”單獨上市機會很大,會與新造車企業同臺競技。不管誰具備先發優勢,最終的市場話語權還是要依賴於產品規模,誰獲得的市場份額高,誰對產業上下游的溢價能力就越強,未來競爭力也會更強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