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情緒仍在股市徘徊!

9月23日,在一系列糟糕的經濟數據披露後,歐洲遭遇“股債雙殺”。雪上加霜的是,當天美元指數繼續飆升,歐元持續貶值,讓資金繼續逃離歐洲,這令歐洲股市跌幅進一步擴大。

截至北京時間晚上11時30分,英國富時100指數跌2.11%,法國CAC40指數跌2.35%,德國DAX30指數跌2.00%。美股也跟歐洲股市一樣慘,道指跌1.47%,納指跌1.68%,標普500指數跌1.69%。值得注意的是,這也是美股連續第四個交易日下跌。

國際油價也大幅下挫,紐約原油期貨價格一度跌超6%,跌破每桶79美元,創今年1月來的盤中新低。布倫特原油期貨跌幅也跌超5%。投資者對全球經濟衰退風險的擔憂加劇,令國際油價承壓。

此前,高盛大幅下調美股年底目標,將標普500指數年底目標從4300點下調至3600點。

歐洲遭遇“股債雙殺”

北京時間23日晚間,歐洲股市主要股指盤中跌幅均超過2%。截至北京時間晚上11時30分,英國富時100指數跌2.11%,法國CAC40指數跌2.35%,德國DAX30指數跌2.00%,歐洲斯托克50指數跌2.32%。

此外,歐洲的國債也被拋售,債市收益率集體飆升。其中,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升至2.115%,爲2011年12月以來新高。英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升至3.602%,爲2011年以來的最高水平;意大利10年期國債收益率升至2013年末以來新高,至4.294%。

當天披露的數據顯示,歐元區製造業PMI初值由8月份的49.6,下降至9月的48.5,大幅低於市場預期的48.8,並刷新27個月新低。歐元區服務業PMI初值,由8月的49.8降至9月的48.9,低於預期的49.1,刷新19個月新低。

當日盤中,美元指數站上112關口,續刷20年新高。歐元兌美元跌破0.98美元關口,爲2002年來首次;英鎊兌美元跌逾2%,續刷37年來新低。

標普全球指出,隨着歐元區企業報告業務狀況惡化,以及與能源成本飆升相關的價格壓力加劇,歐元區可能陷入衰退。

分析指出,儘管供應鏈中斷有緩解跡象,但市場焦點已從供應鏈轉移到能源和生活成本上升上,這不僅打擊了需求,還限制了製造業生產和服務業活動。能源危機推升通脹,令歐央行貨幣政策的緊縮步伐也在加快,緊張的金融環境進一步遏制了人們的信心。

美股連續四日下跌

跟歐洲股市一樣,美國市場也遭遇了“股債雙殺”。

9月23日,美股三大指數集體低開,道指開盤跌0.9%,納指跌1%,標普500指數跌0.8%。截至北京時間23日晚上11時30分,道指跌1.47%,納指跌1.68%,標普500指數跌1.69%。值得注意的是,這也是美股連續第四個交易日下跌。

當日,美元飆升,美國國債收益率再次觸及十多年來的最高水平。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攀升6個基點至3.77%,爲2010年以來最高。

週四,高盛將標普500指數年底目標從4300點下調至3600點。這個目標點位意味着,到今年年底,該指數將較週四收盤下跌4%以上。高盛的新股市目標考慮到了美聯儲爲抑制通脹而大舉加息的舉措可能會在明年將美國經濟推入衰退。高盛目前預計,美聯儲將在11月再加息0.75個百分點,12月再加息0.5個百分點,2月再加息0.25個百分點。

高盛預測,如果客戶擔心美聯儲將經濟推入衰退,出現“硬着陸”的情況,標普500指數將進一步下跌至3150點,較目前水平下跌16%。不過該機構表示,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通脹在短期內大幅緩解,該指數到年底仍有可能反彈至4300點。

中金公司最新報告指出,美聯儲9月議息會議維持“鷹”派基調,符合預期。加息並未減速,點陣圖顯示利率還會進一步擡升,且將在較長時間內維持高位。

中金公司稱,預計美聯儲加息將帶來更多痛苦,美國經濟或於2023年初進入衰退,失業率大概率將上升。中期看,美國政府債務高企對加息形成約束,最終可能迫使美聯儲容忍通脹。儘管鮑威爾試圖避免製造“衰退恐慌”,但市場可能還是會朝着衰退的方向進行定價。這次衰退更可能是“滯脹式”衰退,這意味着美國“股債雙殺”或未結束,美股離“市場底”還有很長的距離。

花旗分析師德克威勒週五在給客戶的報告中說,美聯儲在抗擊物價飆升的政策上保持強硬立場,只會增加未來經濟衰退的風險。

德國今明兩年將損失1.1萬億元

德國副總理兼經濟和氣候保護部長羅伯特·哈貝克22日說,由於能源成本高於以往,德國今年經濟損失將接近600億歐元(約合人民幣4168億元),明年損失則可能接近1000億歐元(約合人民幣6946億元)。相當於兩年損失近1600億歐元,約合人民幣1.1萬億元。

據新華社援引德新社報道,哈貝克在德國工業聯合會組織的一場會議上說,德國明年經濟損失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2%,這很大程度是因爲要從俄羅斯之外的渠道購買天然氣

哈貝克說,“德國各行各業都缺錢……這就是德國現在的宏觀經濟形勢”,這場危機源於德國失去了“原先以爲安全的能源”,能源價格上漲損害了德國工商業界的投資能力。

烏克蘭危機升級以來,歐洲聯盟與美國一道對俄施加多輪制裁,但制裁的反噬作用令歐洲深陷能源危機。德國等高度依賴俄羅斯能源的歐洲國家不得不四處尋找替代能源。德國總理奧拉夫·朔爾茨本週末將出訪阿聯酋並簽署液化天然氣合同。

責編:戰術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