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灰白自然的捲髮

面容儒雅

臉上總是帶着一種淡然的笑容

讓人心生好感

身着色澤素雅棉麻襯衫

搭配淡藍色的牛仔褲

肩上掛着一個裝筆記本的包

以便隨時記錄下

在途中發現的美好瞬間和景色

1984年

東海大學成立美術系

邀請蔣勳擔任系主任

於是他和校長開玩笑說

你是不是把所有系都設立完了纔想到美術系

不僅是八十年代

直到今天

如果讓一個正在成長打拼的年輕人

來選擇一個職業

他更多會選擇醫學、法律

而不是美術

因爲我們總覺得美沒有什麼競爭力

對蔣勳來說

各行各業都有自己的競爭力

如何讓美成爲自己的競爭力

怎樣讓一個班的學生覺得美是重要的

難上加難

在東海大學教書時

校園很漂亮

到處都是花

四月 從杜鵑到羊犄角

簡直開到眼花繚亂

蔣勳在課堂上講美學

教室的玻璃窗開着

學生都沒辦法專心聽課

剛開始有一點生氣

你在講課但同學都不理你

都在看外頭的花

會覺得有些失落

後來想,如果要講美

那我所有的語言加起來都比不上那一朵花

一個春天的花季

恰恰是那些二十幾歲年輕的生命

應該去感知的

他們應該在花那裏得到振動

我們看一朵花時

覺得它是美的

這種美在現實功利層面上沒有任何目的

但是它好像變成了一個徵兆

讓人有了生機和活力

許多古老的文明

作爲生命或美的第一個象徵

常常都是花

《聖經》裏耶穌傳道時跟門徒說

你看路邊的百合花

比所羅門王富有時所有的寶藏都要珍貴

坐在菩提樹下悟道的釋迦牟尼

在傳道的過程中

一句話都沒有講

就拿花示衆

當釋迦牟尼拿花給大家看的時候

大弟子迦葉笑出來

他就把花給了迦葉

說我一生所有的道理都在這一朵花當中

不靠語言不靠文字來傳

成語 心心相印 正是從這段典故中演繹出來的

今天 我們覺得參悟一朵花的開放

不見得比學知識更重要

我們的教育裏是不是缺少了這部分

我們有很多知識和資訊

可是一朵花的開放

裏面包含的東西是遠比知識和資訊還要豐富

在蔣勳的世界觀裏

美在人類文明的進程中

從來就沒有缺席過

古希臘的殘柱是美

宋瓷是美

花的綻放和凋零是美

臺北的觀音山和淡水河是美

池上的秧苗和稻田是美

但蔣勳更關心美與生命主體的互動

美是你在看花時產生的遺憾和不忍

是從種子到花到果實的輪迴延續

是生命的完成

如果說美學是一種理論研究

當我們把美學先拿開

我們只談美這個字

那就見仁見智了

當回到自然中你會發現

大自然裏的美有一些共性

一棵植物、一片葉子、一朵花

往往要經歷上億年才能形成

它現在的色彩和形狀

因爲它找到了一個存在最完美的價值

扶桑

兒時,家裏的院子沒有圍牆

母親種了一排一排扶桑花當作圍籬

扶桑的生命力非常頑強

開起來豔紅豔紅的

但它的花期只有兩三天

扶桑花很美

但它並不是爲我們而存在的

扶桑花的花蕊很長

似乎在理直氣壯地告知我們

我要繁殖我的生命

只有這樣恣肆地生長

它才能吸引到昆蟲 蜜蜂 蝴蝶

幫它們傳播花粉

才能繁殖存續

可見扶桑花存活的目的很單純

就是擴大自己 延長自己

雖然它的生命只有兩天

但它族羣的生命可以維持三億年

只是昆蟲的視網膜沒有人類發達

無法分辨人類視網膜裏看到的色彩

但有一個東西它們能看到

就是高彩度的紅

紅色的扶桑花彷彿找到了這個紅

我曾經問植物學家朋友

是否有灰色的花

朋友回答我說以自然來講

以前可能有

可是三億年當中它早就被淘汰了

也就是說

美最終是一個存活價值

如果你找不到這個顏色

形成不了這個色彩就沒有辦法繁殖

因爲昆蟲看不到

所以,像百合、梔子、茉莉、玉蘭、夜來香

這些白色的花都香氣逼人

它們會在一天中不同時辰釋放香氣

有的在清晨 有的在中午

但大部分是在半夜

因爲它不必跟視覺競爭

散發濃濃的香氣讓夜間的昆蟲來給它傳播花粉

回到大自然裏

對 美 的理解

和人世間對 美 的理解是完全不同的

它的背後有我們不太瞭解的存活價值和目的

這種爲了擴大族羣 繁殖生命

所構成的形式與色彩就是最美的

黃花鳳鈴木

臺灣南部有很多風鈴木

有一年我接到電話

朋友說你趕快來

我說幹嗎

他說看風鈴木

我說我去過,我看過風鈴木

爲什麼今年一定要我去

他說今年不一樣

今年的花開瘋了,開瘋了

黃花風鈴木開瘋了

我想會有這麼不同嗎

我就跑下去看

很有趣,花開竟會讓人間秩序混亂

那天路人都在看路旁的黃花風鈴木

人行道上車子亂停

所有人按喇叭

可是大家都不管了

下來用手機拍照

還一直打電話給朋友說花開瘋了

花開好像讓人有一種瘋狂

花怎麼可以這樣

釋放自己的生命到這種程度

後來我又問植物學的朋友

因爲今年(2015年)春天非常缺雨

植物感知到它的生命

將要面臨乾旱死亡的威脅

它會盡量把生命所有的養分和能量釋放出來

儘快讓蜜蜂蝴蝶來幫它傳花粉

只有這樣才能夠繁殖

這是一種生命的信號

當植物瀕臨滅絕的險境

它會反向操作

努力讓自己的生命全部釋放出來

黃桐花

油桐花雌雄同株

雌花雄花開在一棵樹上

當它們交配以後

雌花需要大量養分來結一個碩大的油桐果

於是雄花在交配完以後

便以最完美的方式飄落凋零

它要把全部營養留給要結油桐果的雌花

從扶桑的招搖恣肆

黃花風鈴木的瘋狂

再到油桐花的莊嚴

大自然裏的植物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存活 繁衍

在最大競爭過程裏完成自我的完美性

這種美 有時非常辛酸

但卻萬分莊嚴

飄落的雄性油桐花

植物用三億年找到它存活的方式

蘋果可能用二三十年找到它

打敗所有品牌的理由

我們很難想象喬布斯的產品團隊

有多少人在研究與心理學和色彩有關的事

所以他發展出極簡主義風格

如今得到大家的認可

說明蘋果產品裏的白絕非那麼簡單

白有四百種

當拿到一個ipad或iphone仔細觀察

會發現 它的白裏有一點不容易覺察的黃

我們稱爲米白,屬於暖色系

通常暖色系的產品會把價位

壓到大衆容易接受的層次

如果用的是月白

月光白裏有一點藍,屬於冷色系

看上去是有距離感的

這時就會把產品價位擡高

這樣的產品不是爲大衆生產的

喬布斯走後關於他的一大堆傳記出來

討論他到底改變了我們什麼

其實 他把很多感官世界的東西用到了產品裏

如果用紅色對他來說很困難

因爲紅色是植物的本能

我想,喬布斯的背後一定是宋朝

全世界最早敢用單一色系的朝代

它摒棄了唐朝的華麗

從不稱讚牡丹的雍豔

宋朝的定窯

有不同層次的白

甜白、牙白、米白

這種單一色就是喬布斯的極簡主義

一千年前最了不起的朝代是宋朝

而喬布斯的產品疊加了宋朝的美學

創造了影響世界的第三隻蘋果

一個社會里美的重要性

不在於它有多少個畫家

多少舞蹈家、音樂家、戲劇家

而更在於不同行業、不同領域

怎樣能夠把美作爲一個向前發展的創造力

有人搞機械 有人搞化學

我們習以爲常地在各自專業領域工作

原地踏步的狀況比較多

可一個人一旦感覺到美的時候

就會促使他的專業從一個機械式的普通發展

提高成爲一種產生創造力的層次

這種創造力

對社會和人類文明的進步都意義非凡

美,是一種記憶

在陝北

看到插秧以前的黃土地特別難過

因爲老黃土不知已耕種了幾千年

乾裂的似乎很難長出東西

於是就會看到陝北老農

綁着大紅腰帶打腰鼓

那是一個震撼又動人的儀式

他們不是表演給我們看

而是在呼喚天地說給我們下一點雨吧,

不然就活不下去了

當存活的價值構成了美的條件

我想每個人都會熱淚盈眶

植物在三億年裏

形成它生命存活最大力量的紅

而紅色也是華人世界裏

最喜慶最圓滿的色彩

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個顏色

你都沒辦法拒絕它

因爲它是有記憶的

它是陝北農民的紅腰帶

是黃土高原窯洞裏的紅窗花

是正月裏的紅燈籠

是母親點在白饅頭上的紅心點

是女孩綁在長辮上的紅頭繩

是新娘的紅嫁衣

是一切

渴望長久存續的萬物衆生

最美好的祈願

來源:中外藝術

查看原文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