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Amelie

來源:硅兔賽跑(ID:sv_race)

最近《乘風破浪的姐姐》這個節目很火,小編已經很久沒看到這麼多颯爽的姐姐們濟濟一堂登臺亮相了。

這麼精彩的節目,你以爲你看的是女團選秀?

其實你看的是30+女星們皮膚保養➕身材管理➕業務能力➕豐富人生經歷➕爲女團夢努力的超級大全。

她們都是要實力有實力,要作品有作品(還很有錢💰),在別人覺得應該“矜持”沉穩低調的年齡,敢於打破困境和規則,不安於現狀的勇敢追逐女團夢。

有沒有人和我一樣覺得這30位姐姐真的很勇敢?🙌🙌🙌

反觀硅谷,也有一些姐姐,和這些30+ 40+ 50+的女明星一樣,乘風破浪,活得英姿颯爽,是當之無愧的硅谷女大佬天團。

1

想乘風破浪?就別歲月靜好

歲月靜好某種程度上好像在暗示那些依附男性的女性生存之道,迎合男性社會的標準——你必須非常地女性化,柔弱的不爭不搶,賢惠、溫順。

乘風破浪呢?想要什麼就去爭取,明晃晃着來,有,最好,沒有,不care。更符合現代女性的生存之道——謀愛,也謀生,謀生更重要,努力征求男女平等,同工同酬。

而且,從來不用年齡給自己設定框框架架,結婚也好,生子也好,做企業也好,最重要的是“老孃願意”。

生命不止,興風作浪不息

作爲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女性經理人之一,梅格·惠特曼是一位響噹噹的女中豪傑。

她有着相當輝煌的履歷——曾帶領eBay在10年間員工人數翻500倍,資產翻2000倍;她曾獲得全美商業“女強人”的稱號,被譽爲“全球電子商務教母”。

這樣的她,如果放到實際生活中,可能會被人在背後悄悄說:“女人事業心太強,男人會不喜歡。”

她的野心勃勃,也確實給男人造成很大“壓力”。

競選州長——

在擔任eBay首席執行官十年後,自掏腰包1.44億美金計劃取代施瓦辛格,競選美國加州州長。

卻在媒體上和她的前管家因她如何對待這位管家及是否知道這位管家是非法移民而大打口水戰。這場爭吵對她耗資1.5億美元的競選造成致命一擊,導致2010年競選加州州長失敗。

但她說,她從中學會了如何解決危機。“進軍政壇是我所做過的最困難的事情,”她說,“當公司面臨挑戰時,我就會想想這段經歷。”

政治上被打臉,沒關係,回到熟悉的商業戰場,繼續興風作浪...

在正式離開eBay的三年後,2011年9月,她又拉開了人生的第三幕大戲——在分拆後的新惠普企業 (HPE) 公司擔任CEO,拯救這個正在走下坡路的曾經的硅谷巨頭。

但在她任職期間,HPE從產品到業務全線下滑,股價跌了三成以上,被美國媒體毫不留情地評爲“ 年度最差表現的十大上市公司 CEO “ 的第三名, 2017 年辭職。

政治上試水,失敗;熟悉的領域,又被打臉。她是不是該消停下?

No!梅格·惠特曼還是當年那個帶領eBay在商海叱吒風雲的她,姐雖不在江湖,江湖卻依舊還有姐的傳說。

時隔十年,2020年4月,惠特曼和硅谷大佬傑弗瑞·卡瑞伯格聯手創立Quibi,先後融資近20億美元。

Quibi的整體定位是好萊塢版的抖音、短視頻界的Netflix。用戶羣是“Millennials on the Go”(移動端的千禧一代),瞄準25-35歲的年輕用戶,向外擴展到18-44歲的人羣。

在移動端打造好萊塢大片,Quibi只想服務好“手機不離身”的年輕一代。

這是一場豪賭。

惠特曼又給自己找了個麻煩事兒。Quibi在疫情期間頂着各方矚目上線,但目前來看,用戶數據各方面卻不理想。相比Disney+ 5000萬、Netflix 1.83億的活躍用戶,Quibi的130萬少的可憐。

“我知道吸引人們的注意有多難,尤其是在疫情期間。但我們目前的狀態不錯,儘管我們才上線5周”。(5月12號)惠特曼如是迴應外界的質疑。

古希臘詩人有句名言:“狐狸知曉許多事,而刺蝟知曉一件大事。”意思是說,狐狸招數雖多,但刺蝟“一招鮮喫遍天”,在一件關鍵事情上下足功夫,有時候比全面開花更好。

熟悉惠特曼的人都說她兼具“狐狸”和“刺蝟”的性格。她試過很多事情,還橫跨政商兩界,但她的內核從沒變過——折騰事兒,生命不止,興風作浪不息。

不管Quibi目前境況如何,敢在巨頭林立的流媒體江湖,殺出一條血路,本身已經贏得了人們的尊敬。

從幕後到臺前,我還是我

現代社會中,我們總喜歡臉譜化一個人,比如喬布斯遺孀——勞倫娜·鮑威爾·喬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提到她,人們的第一反映是她繼承了喬幫主167億美元的遺產,成爲《福布斯》富豪榜上硅谷最富有的女人。

好像她不是一個值得單獨提及的人。而事實上,她一直在用手中的財富,實現心中關於教育、平等、環境可持續的夢想。

前半輩子,她是喬布斯的賢內助。

勞倫娜畢業於常春藤名校賓夕法尼亞大學。結婚前,她曾經在著名的美林和高盛等金融企業工作。順利進入華爾街,能在美林銀行和高盛工作可能是不少人的夢想,但勞倫娜工作不久後就覺得自己已經被金融圈的銅臭味包圍。

這樣的日夜不停加班的只爲攫取利益的工作不是她想要的。年後她辭去工作,去意大利呆了8個月,邊度假邊讀書。

回到紐約後,她考進了斯坦福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攻讀MBA學位。也是在斯坦福她遇到真命天子、讓人一言難盡的喬布斯。

1991年嫁給喬布斯時,那時蘋果還只是一種水果,喬布斯只是一個嶄露頭角、有名氣的創業者。勞倫娜見證了喬布斯的封神之路。

作爲賢惠的妻子,除了把家佈置的相當溫馨、舒適外,在喬布斯身患癌症時不離不棄守在身邊照顧、鼓勵的人也是她。

“勞倫娜是最適合自己的靈魂夥伴。”這是喬布斯親口所言。

這個“靈魂伴侶”大概是因爲比起其歷任來二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他們倆都是素食主義者、都是日本文化迷;再加上勞倫娜的學歷和工作背景,兩人在創建公司和管理企業上估計也有共同話語,用當下流行的話來說就是三觀很合。

2011年,在與胰腺癌抗爭7年後,喬布斯不幸離世,勞倫娜成立世界上最不幸也最幸運的女人。她繼承了喬布斯的大部分遺產。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Bloomberg Billionaire Index),現在56歲的Laurene Powell Jobs身價逾250億元,在全球富人榜中排名第36名。

她現在的身份是,社會活動家和慈善家。但她並不是一夕之間轉型,其實早在1998年,她就創立了非營利性組織CollegeTrack,幫助2000多名孩子順利進入大學。

這些孩子大部分都是家裏第一位讀大學的人,勞倫娜幫他們改變自己甚至是整個家族的命運;

勞倫娜爲很多優秀的非法移民孩子提供教育和社會資源,想盡一切辦法讓他們過上平等的生活。

除此之外她還在美國教育支持委員會、關愛支持女性基金、北加州公共廣播組織、加州公立學校發展會等機構擔任職務,幫助了無數人。

2003年,她成立了自然食品公司Terravera,爲食品和飼料行業開發豆類及穀物等有機農產品

2004年,又成立了投資機構Emerson Collective,主要從事教育、移民改革和社會問題的投資。

不過那時,她是喬布斯背後的女人,不爲人所知,而現在,她從幕後走向臺前,在教育、慈善領域展現自己的野心和抱負。

勞倫曾在採訪中說過:“我母親的遭遇告訴我永遠要自立。……我跟金錢的關係是,它是實現自立的一種工具,但是它不是我這個人的一部分。”

2

女神們的AB面,

打破“年齡焦慮”的不是外貌,而是豐厚的人生經歷

2020年,90後奔三,80後奔四。

社會喜歡把每個人往它設定好的模子裏印,諸如30歲最好結婚生子,40歲應該有車有房,如果不是這樣,外界就會有很多聲音提醒,你應該加緊做好這些“應該”的事。

要想減少年齡焦慮,我們不能無視外界標準,但更重要的是不讓別人的評價打亂自己的節奏。比如有魄力乘風破浪的姐姐們,30+、40+、50+都還是人生的新階段,年齡只是數字,任何時候都可以重新開始,事業、愛情、婚姻都如此。

別讓他人來定義你

身高173釐米,金髮碧眼,梅耶爾是最標準的白人美女,她也被媒體譽爲“硅谷第一美女”、“舊金山社交名媛”。

但她曾說:“我不願被傳統框框束縛住。如果人們這樣評價我,我會很舒服:‘瞧,這是一個懂得享受的女孩,她喜歡漂亮衣服和紙杯蛋糕。不過,等等,別急着下結論,哎呀,原來她把週末都用來逛五金電器店呢。’”

她不希望人們把她看做只有一副俏麗迷人面孔的花瓶,外表之下,經常被忽略的確實,梅耶爾的頭腦比男人更爲冷靜,行事也比男人更加硬朗,甚至冷酷。

女生在程序界一直屬於稀缺生物,熬夜和不停寫代碼都是女性殺手,但是,總有那麼一些女生也能在程序界一騎絕塵。

梅耶爾是谷歌歷史上第一位女程序員,和谷歌創始人拉里佩奇約過會;她是美國電視新聞節目和脫口秀節目中被邀請的常客;也是《商業週刊》“創新產業25位領軍人物”之一,被《新聞週刊》評爲“當代最有權力的女性之一。

她24歲從斯坦福大學計算機科學專業人工智能方向畢業那年,拿到了甲骨文、麥肯錫等12家知名公司的Offer,最後選擇了兩名斯坦福博士創辦的小公司谷歌,成爲谷歌第20名員工和第一名女性員工。

效力於谷歌13年,一路晉升至高級副總裁,負責過谷歌搜索及本地化等業務,管理着數千名工程師,更成爲谷歌公關形象的代言人。

不過,家庭、事業顯然難以兼得,哪怕出色如梅耶爾。放到國內,她就是大家口中常說的剩女,直到37歲,她才收穫了幸福的家庭,生育了第一個孩子。

此後,她離開了效力13年的谷歌,出任了雅虎CEO一職,在2012年離開谷歌去雅虎時,曾被譽爲“救世主”。

不過,在雅虎的經歷並非一帆風順,她自從成爲雅虎CEO以來一直受到很多批評。她對此的態度是,即使痛苦,還是要儘量聽取他人的批評。

“你必須有辦法來消除噪音,找出哪些批評是有用的,需要採取行動,哪些不是。”她說。

在她任職雅虎期間,雅虎遭遇了兩項歷史上最大的隱私侵犯事件。用戶轉而更加關注谷歌、Facebook和其他競爭對手,雅虎的員工減少了近50%。

這位硅谷傳奇當年接手一團亂麻的雅虎,一系列風風火火收購的舉措,非但沒有把雅虎從失利中救回來,這家公司最終被削弱了,它的董事會別無選擇,只能出售。

2017年,42歲的她選擇離開雅虎,重新開始。與多年共事的同事共同創辦一家稱爲Lumi Labs的公司,這家公司座落於硅谷帕洛阿圖,聚焦於用人工智能技術創新消費級應用,目前還處在隱身運營中。

就像維奧拉·戴維斯說的:“不要過他人的生活,不要盲目認同別人定義的。”

梅耶爾的人生並非一帆風順,甚至在雅虎的經歷令她備受爭議,但這並不阻礙她重新出發,嘗試新的事情。

是苦難時光,塑造了我們

Sheryl Kara Sandberg,第一位進入Facebook董事會的女性成員,一手將臉書推上全球網絡科技巨頭企業,令公司業績4年翻了18倍,她被稱爲“硅谷最賺錢的女人”。

她1969年8月出身於富有的猶太人家庭,很重視家庭和教育。高中畢業後入讀哈佛大學,畢業後在麥肯錫公司擔任管理顧問,後又供職於比爾·克林頓時期的美國財政部,擔任財政部部長勞倫斯·薩默斯的幕僚長。

2000年轉戰商界,她加入了還是初創公司的谷歌。在入職谷歌的短短几年中,憑藉多個廣告項目,短時間內幫助谷歌實現了盈利,創造了巨大的經濟價值。2008年,被Facebook的創始人扎克伯格爲了解決盈利問題千辛萬苦的挖去。

她是妥妥的女強人,前半生在職場相當得意,但婚姻卻相當坎坷。

她24歲時的第一次婚姻,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當時只是覺得到結婚時間了,就稀裏糊塗嫁了人。男方叫布萊恩·卡拉夫,是個商人。結婚才一年,桑姐就意識到這是個錯誤,兩人很快離了婚。

對這場失敗婚姻,桑姐在自傳裏是這麼說的:“我還沒有成熟到能夠做出一個有關一生的決定,這場婚姻很快就破裂了。25歲,我不僅完成了結婚這件大事,也經歷了離婚。

那段時間,於我自己,以及在旁人眼裏,這似乎都是一場巨大的失敗。之後很多年裏,我都感到胸口上赫然貼着“離異”的標籤,相形之下,事業上取得的任何成就都顯得黯然失色。”

第二次婚姻是35歲的大齡女青年的二婚,嫁了個靠譜男青年,還生了一兒一女,這個自稱貼着“離異”標籤的女人突然又成了人生大贏家。

一切都很完美,但誰也沒想到,結婚11年後,遭遇人生最大坎。桑姐和老公2015年到墨西哥度假,住四季酒店,老公一個人去健身,從跑步機上摔到後腦,摔出3釐米傷口,沒救過來,就這樣突然去世。

意外事件震動了整個硅谷,也把她的人生震崩潰。她曾被悲痛吞噬,但最終站了起來。

老公去世兩年後,她的新書面世,書名叫《OptionB》,裏面寫道:”當生活把你摁到谷底,你可以絕地反擊,衝破障礙,再次呼吸...當面對無邊無際的空虛,又或者面臨任何挑戰,你可以選擇過快樂和有意義的人生。“

經歷過離婚、喪偶接二連三的婚姻打擊後,在2020年2月宣佈訂婚,再次收穫幸福。雖然屢屢受傷,卻始終沒有喪失愛的能力,看到她,纔是真正讓人相信了愛情。

如她所言:最終塑造我們的,是我們所經歷的那些艱難時光,而非浮名虛利。

我們所經歷的每一次挫折,都會在靈魂深處種下堅韌的種子。我們記憶深處的每一次苦難,都會在日後成爲支撐我們走下去的力量。

人生之路,道阻且長,誰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坑坑坎坎。

“雖然我們並非天生具有從苦難中恢復的能力,但這種能力就像肌肉一樣,是可以鍛鍊的。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會明白自己是誰,也會知道我們可以成爲最好的自己。”

3

小結

適逢疫情期間,受COVID-19的影響每個人的工作生活都多多少少有了很多不便,同樣是隔離,有人一年喫喝不愁,有人一星期就經濟拮据;同樣是宅在家,有人讀書、學習、運動健身自律,有人睡覺、玩遊戲、混混沌沌過一天;同樣是天災,有人陽光向上勇往直前,有人怨天尤人仇視社會。

其實沒人覺得女明星30多歲重新出發是件輕鬆容易的事,這個道理同樣適用於女性企業家、創業者,以及每個選擇重新出發的個體。

希望我們能跟所有姐姐一樣,別被年齡綁住,別被“所有人覺得”綁住,“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想做什麼做什麼,勇敢的乘風破浪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