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王戰前,安西教練組織球員觀看山王對海南的比賽,除了不會感到緊張的櫻木外,其餘球員全部被山王的強大所震懾。防守牧紳一密不透風,成功搶斷的深津讓宮城驚歎。河田雅史能夠從3打到5,集身體素質與個人技巧於一身。兩個三年來在高中籃球界未嘗一敗的頂級球員,還是比不過隊內另外一人:號稱全日本第一高中生的澤北榮治!


僅僅一場對海南的錄像,就讓湘北感到驚訝,澤北的天賦、技巧和比賽能力居然只有1年級,讓同樣號稱天才一年級的流川楓相形見絀。賽前,南烈向流川楓道歉並送來了藥。借南烈再次強調了澤北是“高校第一的球員”。僅一年級就讓所有人都歎服,這是絕對的實力象徵。

澤北有兩面性格,一方面他一直以來都是同年人裏的絕對強者,籃球生涯的沉悶讓他顯得孤傲。國中一年級加入籃球隊便已遠勝隊內首發。情商不夠的他,直接對隊友說“實在是沒意思”,遭到了隊友的羣毆報復。加入山王后,由於隊友愈發出色,即使是全國大賽亦毫無壓力,在比賽中逐漸缺乏動力,集中力不足。觀衆熟知澤北缺乏動力的常態,當他全力對付流川楓時,反倒有人覺得奇怪。

另一方面,在生活中澤北卻有些搞笑,活像個小孩。男生的內心總有一個小孩,每天除了籃球再沒有其他的澤北內心,這個小孩就更加活躍。在賽前分析湘北時,澤北一本正經地開河田雅史的玩笑,被河田按在地上蹂躪。

此外,他並不是對比賽沒有慾望,只要能夠遇見水準及得上的對手,他那顆喜歡對抗追求全面勝利的心就又會蠢蠢欲動。澤北有他自己的野望,即在籃球領域極度自負,他要徹底打擊所有可能追得上自己的球員,從心靈上完全打敗對手。


澤北給人的第一印象是他的速度,在開賽前的互相示威,他想以同樣的罰球線起跳扣籃回敬櫻木但是功虧一簣,這說明櫻木的彈跳是灌籃第一毫無疑問,但澤北也只是比櫻木差了一點點而已,而且他的速度快的讓暮木和櫻木都吃了一驚。

澤北在防守端主要有兩個任務:一對一限制對位人和區域聯防時的箭頭,他在上半場還展示過協防掃蕩的能力,封蓋了宮城的上籃,不過僅有一次而已。

澤北在上半場戲份不多,他早早被換下的原因是在比賽中走神,注意力不集中。這裏或許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下半場他既要成爲區域聯防的箭頭,也要擔任主攻,還要凍結對手外線核心球員,體力消耗會非常大,要儘量節約體力。

區域緊逼聯防非常消耗體力,尤其是後場緊逼的三名球員。澤北的運動能力和速度對持球人的威脅很大,同時他兼有防守技巧,還能夠造成宮城的進攻犯規,在瞬間拉開比分的過程中,澤北和松本是最重要的兩個球員。

一對一防守,澤北可以追上流川楓並且封蓋他的扣籃——速度和彈跳都比流川楓要好上一些。流川楓無論是靜止時的持球還是突破,都被澤北看穿。湘北球員認爲完美無瑕的流川楓在澤北面前破綻百出,毫無機會。

與過去其他所有對位球員不同,澤北是在流川楓體力最盛的時候將其完全凍結,讓後者幾乎寸步難行,每次持球全部以失誤告終。


澤北還會利用隊友,他一度將流川楓騙入縱深地帶,前有河田協防內線,後有深津準備搶斷,最終造成了流川楓的傳球失誤。

進攻方面,澤北大多以守轉攻爲主,打法更偏SG一些。在轉換進攻中,他兼備速度和爆發的身體素質展現得淋漓盡致,神奈川快攻三人組宮城、流川和櫻木也沒辦法追上他。他的球感和穩定性都很好,在流川楓犯規時仍能保持柔和的手感打進2+1,讓任何追逐他快攻的球員都心有餘悸,一不小心就會多送一分。


更加誇張的一個回合,澤北在封蓋流川楓後快攻,壓低重心連續過掉宮城和三井,面對赤木選擇轉身過人,在最後一道防線櫻木面前一招拋投,完成了實戰一打五。

陣地進攻,澤北單以速度就可以過掉流川楓。面對流川楓、櫻木花道和赤木三人的內線合圍,他以難度極高的拉桿換手躲過了三人包圍圈,在籃板另外一側上籃得手,觀戰的牧紳一和諸星大都大喫一驚,更不用想就在場上的湘北球員。

動輒一打三、一打五,毫無拖泥帶水的多餘動作,凌駕於所有人的個人能力,澤北榮治的進攻水準足以讓人感嘆且無可奈何。山王也有專門爲他設計的戰術,下半場第一球,澤北借掩護底線切出的三分球先聲奪人,可以看得出這是非常熟練的一套進攻戰術。

終場前山王的最後一次進攻,澤北又是借掩護後兜出,急起急停創造投籃條件,以致敬喬丹“the shot”的方式投入一記準絕殺。


貫穿全場比賽看,澤北是一個近乎完美的球員,那他的弱點在哪裏?注意力是個大問題。在防守流川楓的第一個回合,他被流川楓過掉並讓後者隔扣了野邊,隊友明顯看出了他的走神。隨後他失誤沒有看見隊友傳球,快攻回防對流川楓打手,上半場就這樣被換下。


當流川楓學會如何傳球來進攻時,澤北顯得猶豫不決起來,這讓流川楓有了更多的個人進攻機會。對於神出鬼沒的櫻木心有餘悸,澤北在進攻端也露出了破綻被流川楓搶斷。


攻防猶豫且被湘北追上比分的澤北,在讀者心中其實有了疑問:全國最強的球員,難道只是個心理脆弱的小孩子?其實正是如此。澤北的最大問題在於他從未輸過,無論是一對一還是高中級比賽,他都找不到對手。他的驕傲就是自己的籃球造詣,與流川不同,澤北沒有經歷過和同等級球員的PK,沒有輸給過海南,缺少挫折培養的他,確實難以接受突如其來的一切。


澤北榮治,這個從一開始就被所有人公認的全國第一高中生,終於在離開日本之前嚐到了失敗的滋味。山王教練堂本在球員通道對他們說:“勝敗乃兵家常事,今天的失敗,將會成爲明天的重要財富。”對於原本就心理非常成熟的深津和大河田來說,一場失敗的進步並不會那麼明顯,但是對於心理仍不成熟的澤北而言,這樣的一場失敗是難能可貴的成長經歷。


光耀全場之前,總要先經歷一些挫折。哪怕是痛徹心扉的失敗,也比在未來一蹶不振來得好。澤北榮治,這個在高一便看上去無人能比、接近完美的球員。其實在輸給湘北之後,他的光輝球員生涯,纔剛剛開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