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多家債權銀行提起訴訟 方圓有色到期8個月債券自行兌付無進展

記者:單美琪 孟俊蓮 北京報道

近期,山東方圓有色金屬集團(下稱“方圓有色”)發佈公告稱,公開發行的債券“16方圓01”,自行兌付狀況未有進展,公司向上交所提出申請,自2020年7月6日起暫停競價系統交易。

記者注意到,這隻債券到期早已超過了8個月,如今卻又被突然告知“自行兌付狀況未有進展”。而該集團內部工作人士在近日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則表示,“目前沒有可披露的信息,一切以交易所公告爲準,不要做過度解讀”。

自行兌付狀況仍未有進展

山東方圓有色金屬集團位於東營,電解產量居全國第四,年營業收入號稱800億元,是國內最大民營銅企。

近期,該集團發佈公告稱,將對其公開發行的債券“16方圓01”進行交易機制調整。其中提到該債券“公司自行兌付狀況未有進展”,公司向上交所提出申請,“16方圓01”自2020年7月6日起暫停競價系統交易。

公開資料顯示,“16方圓01”於2016年10月31日發行,發行規模15億,票面利率6.5%,應於2019年10月31日到期,目前顯示“已到期”。記者注意到,該只債券曾在2018年、2019年進行過回售,回售金額分別爲4500萬和1.36億元,目前債券存續規模約爲13億元。

近日,該集團內部工作人士在迴應《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沒有可披露的信息,一切以交易所公告爲準,不要做過度解讀”。

山東方圓有色金屬集團成立於1998年,是一家以銅、金、銀生產爲主,集稀貴稀散金屬綜合提取、再生資源回收利用、科技研發與推廣服務爲一體的集團化企業。連續多年入圍中國有色金屬工業50強、山東省百強、中國500強企業。天眼查資料顯示,集團實控人爲公司董事長崔志祥,總股權佔比爲53.04%。

作爲目前中國第四大、民營第一大銅生產企業,方圓有色曾輝煌無限。數據顯示,該集團在2018年實現銷售收入625億元,生產電解銅74.8萬噸,精銅產量全國第四,佔全國6%、全球3.5%的市場份額;黃金白銀產量分比爲23.2噸、504噸,產量均列全國前十位,分別佔全球0.8%和1.2%的份額。但就這樣一個神話級別的企業,卻在今年6月17日被質疑涉嫌財務造假。

記者瞭解到,彼時市場因審計機構安永的一份報告,質疑集團一直在誇大利潤和生產水平,虛報債務。一名消息人士援引安永報告摘要稱,其核心部門東營方圓有色金屬有限公司和東營魯方金屬材料有限公司“債務明顯高於公開披露的水平,利潤率較低,產量也較低”。

而就在報道發出的次日,6月18日,方圓有色通過其官網發佈澄清公告,公告指出,根據部分媒體發表的“中國最大的民營銅冶煉企業山東方圓有色金屬集團涉嫌財務造假”的有關報道,公司鄭重聲明,上述報道內容均不是事實。

在近日的採訪中,該集團內部人士也同樣對記者表示,出關於“財務造假”一事,我們在官方網站和微信上已經發過公告,報道內容均不是事實。

事實上,早在去年集團就已經出現流動性危機,隨後接連遭遇多家銀行抽貸。2019年12月12日,方圓有色也在官網發佈消息稱,有“個別網站和微信平臺散佈我公司向政府申請破產的不實消息”。同時表示,“儘管公司出現一定程度的流動性資金緊張,但生產運營正常。我公司正與相關債權機構接觸,積極協商解決當前債務問題。”

記者注意到,伴隨着“破產傳言”而來的,還有“16方圓01”這隻債券到期日已過數月。但直到8個月後,市場等到的仍是“自行兌付狀況未有進展”。

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嗎?

雖然集團一直對業內的一些傳言積極澄清和否認。但是,其流動性資金緊張問題的確是客觀存在的,也不容忽視。然後,這樣一家大型集團公司是如何一步步出現問題的?

有分析人士指出,早在2016年到2017年,方圓有色兩年間雖然營業收入增長,但利潤則出現波動。其中,2016年,方圓有色營業收入從220.82億元上漲至223.20億元,淨利潤卻有所下滑,從9.29億元下降至9.05億元;負債總額也從當年初的85.30億元增長至年底的92.90億元。

到2017年,集團營收和淨利潤實現雙增長,其中淨利潤從9.05億元增長至9.14億元。當年年底負債總額則增長到112.36億元。另據方圓有色2018年半年報顯示,集團上半年營收115.04億元,同比去年呈現小幅上漲,但淨利潤卻有所下滑,同比去年同期的4.69億元減少至4.44億元。

業內看來,集團電銅產能從2006年的20萬噸迅猛擴張到2016年的70萬噸,這也意味着方圓有色在快速擴張產能,加上大強度技術投入的同時,也面臨着沒有足夠儲備資金的壓力,這種情況下,只能向銀行借錢。

有行業分析人士算了一筆賬,從2019年4月開始,方圓有色在獲得荷蘭、阿布扎比第一、澳洲聯邦等8家銀行的4.3億美元銀團貸款以及俄羅斯外貿銀行雙邊貸款1億歐元、星展銀行5000萬美元貸款之後,共向22家銀行借了117億元,更何況還有每年產生的利息。

另一方面,隨着近些年銅精礦加工費的持續下降以及廢銅進口政策變化,行業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衝擊。截至2019年6月底,方圓有色的總營收125.89億元,增長9.43%,淨利潤爲4.45億元,同比增長0.1%。

負債情況,截至2019年6月底,該集團總資產爲210.42億元,總負債94.18億元,淨資產116.24億元,資產負債率達到44.76%。其中流動負債爲91.38億元,佔總負債比爲97%,主要爲短期借款33.97億元,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37.23億元以及一年內到期非流動負債16.92億元。

記者還注意到,同期方圓有色賬上的貨幣資金爲61.01億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淨額爲9.54億元,雖然可以覆蓋短期負債,但是長久以來山東大型企業屢屢出事,尤其是民企互保風險頻發,方圓有色對外擔保餘額爲9.27億元,部分擔保企業已申請破產重整。

一位業內資深分析人士對記者表示,目前來看,該地區發生債務問題的民企普遍存在一些共性,一是這些企業第一都是重資產,二是這些企業在前些年舉債大發展,負債超過其能力,同時也面臨着因債務問題或者擔保問題導致的流動性危機,而在這其中,數家融資銀行銀行同步抽貸也加劇債務危機的暴露。

該人士指出,“從問題發生的根源看,企業盲目借債投資或擔保導致自己被債務吞噬;但從現象看,銀行抽貸確實是導致企業流動性突然乾涸的直接原因。所以,如何合理負債是關係企業生死存亡的關鍵點。負債投資曾經是民營企業迅速做大做強的法寶,但在經濟下行期,企業就要考慮如何控制債務風險,不能再照搬以前的投資方式。”

天眼查資料顯示,截至目前已有交通銀行、廣發銀行、荷蘭銀行、馬來西亞銀行等多家銀行對方圓有色創始人崔志祥及其妻子提起訴訟,另據業內人士透露,上述銀行的催債基本沒有實質性進展,因爲崔志祥和其妻子已經處於“失聯”狀態。

記者還了解到,今年6月29日,東營市中院對崔志祥發出限制消費令,身價百億的董事長變成“老賴”。然而對於上述事件,該集團內部工作人士對記者稱“這是無稽之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