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丨顧見

監製丨闌夕

11月,整個華語娛樂圈都進入了“996”的狀態。前半程,綜藝咖和歌手們奔波於電商平臺的雙11晚會;後半程,電影人又集體前往廈門參加第33屆中國電影金雞獎。

相比往常,今年金雞獎的看點和影響力都達到了新高峯。除了大量優秀國產新片集中展映和豐富的論壇活動外,主辦方還首次進行了“第二主場”的創新:由戰略合作伙伴中國移動咪咕(以下簡稱咪咕)打造的“雲上金雞節”。

“第二主場”並不是將金雞獎簡單“平移”至線上,而是融入了中國移動咪咕在5G、VR、超高清技術方面的科技力,用年輕人樂見的“內容表達” 爲金雞獎的與時俱進注入了新鮮血液。更令人興奮的是,“左手科技右手文化”的咪咕,正在數字文娛創新之路上扮演着“火車頭”的角色,把“5G”從生澀難懂的技術藍圖變成人人皆可觸碰的沉浸感。

1

咪咕在線下:接中華歷史印記,探索華語電影的內涵與外延

華語電影正處於一個“最好的時代”。不斷刷新的票房紀錄,從製作水平到題材多樣性的全面發展,古典與潮流元素的交融與碰撞,都在成爲國人文化自信的有利支撐。出現在這屆金雞獎提名名單上的不少作品都具有代表性:如《少年的你》、《我和我的祖國》、《奪冠》、《哪吒之魔童降世》等。

時代需要有內涵的好作品,而好作品又需要從傳統文化中汲取養分來豐富內涵。如果華語電影都能巧妙對中國傳統文化進行挖掘和二次創造,在商業化、營銷層面推陳出新,那麼產業鏈上的參與者都能更好的實現自身價值。

作爲新媒體“國家隊”,咪咕正在努力成長爲這樣的引路人。金雞獎期間,咪咕攜手中央數字電視書畫頻道舉辦“光影書畫 博物中華”書畫主題日、與中國博物館協會舉辦“全國博物館書畫百展賞析”活動,借傳奇文物書畫和權威行業人士視角,爲電影人和影迷提供了一個感受文化印記的窗口。

“光影書畫”的主題中有着電影藝術與傳統文化相互交融的隱喻。加深理解那些屬於中國的文化印記,對於創造熒幕之美、提升表演境界都有着舉足輕重的影響。就像張藝謀的《影》,從歷史深處找到靈感,通過國風水墨元素創造出前所未見的熒幕風格。相信在咪咕等公司的努力下,必然會讓華語電影圈出現更多經久不衰、經得起反覆推敲的作品。

事實上,咪咕以獨特的活動方式反覆強調文化印記的重要性,是對金雞獎行業影響力的有力補充。要知道,金雞獎本就是一個讓華語電影走向世界的窗口。成龍、牛犇、杜江、張譯等知名電影人都有着相似的期望,致力於讓中國好作品早日成爲世界好作品。咪咕借金雞獎之際,給出了一個文化科技公司的思考:以歷史、音樂、書畫、人物等切入點,多視角多層次的審視華語電影的發展軌跡,探索其與跨界文化的交匯處,助力人們建立成熟的“電影觀”。

關注電影內涵文化的同時,咪咕也不忘結合自身經驗打開華語電影的外延。

在同期進行的咪咕“2020營享力大會”上,咪咕公司提到了不少科技賦能與創意宣發的方式,都是能夠撬動影視作品的科技槓桿:中國移動獨創的5G+視頻彩鈴就很有代表性,在《創造營2020》的宣發中產生了20億以上的播放量。舉一反三,未來,類似產品可以助華語電影有效完成對短視頻、宣傳片的精準分發,連接潛在觀衆。

不僅如此,咪咕在各大文化產業鏈上下游的動作都起到了積極的示範意義:在IP共創方面,咪咕與中央廣播電視總檯聯合制作紫禁城600週年“故宮屋脊獸大型動畫系列片”、聯合中央數字電視書畫頻道打造書畫IP。在產業鏈協同方面,咪咕聯合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推出全IP合作、與慈文傳媒聯合打造優質劇集。在人才培養方面,咪咕聯合電影頻道打造“星辰大海”青年演員優選計劃第二季;攜手第一屆海峽兩岸青年短片季,開設5G+XR技術賽道,挖掘、扶持青年創作者參與電影短片創作。

除了身體力行外,咪咕還在有意無意的引導行業主動去發現新課題。比如,咪咕聯合中國交響樂發展基金會共同創新,攜手蘇州交響樂團獨家定製的《魅力貝多芬》專場音樂會,爲金雞獎助陣之餘,間接拋出了一個思考電影與音樂、中國與世界如何接納彼此互利共贏的開放式問題。

別出心裁的文化活動,營享力大會上展現出的分享精神,都是咪咕對華語電影乃至整個娛樂圈拋出的橄欖枝:作爲5G時代內容生產者與聚合者的咪咕,願意以自有文化版圖助力合作伙伴完成影響力和商業變現能力的雙重躍升,更願意秉持“利他主義”與行業共同成長。

2

咪咕在線上:用科技和文化共情,迴應世界的期待

今年的中國電影金雞獎有兩大變化。

一是開始長期落戶廈門,二是啓動“一年一評”制。落戶廈門意味着,金雞獎不再單純依賴城市間的“物理移動”提升影響力,而是把這部分重要任務交給咪咕等戰略合作伙伴的數字基礎設施。至於“一年一評”,自然是因爲優秀華語電影越來越多,需要讓好作品得到更多認可和掌聲。

咪咕主導的“雲上金雞節”顯然在此基礎上融入了自己的思考。

記得去年,咪咕公司就爲金雞百花電影節提供過5G+VR的直播支持,讓廣大影迷得以大飽眼福。如果說去年咪咕帶給金雞獎的關鍵詞是“直播”,那麼今年的關鍵詞就是「沉浸式體驗」和「電影文化的邊界擴展」。

所謂沉浸式體驗,是讓手機前的用戶感受到現場般的情緒起伏和互動方式,從過去單純的“看”變成更具參與感的“玩”。

爲了實現體驗升級,咪咕幾乎把金雞獎所有活動都搬到了線上,並且將過去只能在線下看的,通過5G+XR的技術搬到了線上。打開咪咕圈圈APP的雲上金雞節主題頁面就能輕易找到:與虛擬偶像合影互動的星光大道、80小時不間斷的金雞嘉年華直播間、匯聚優秀作品和5G+XR實驗短片的電影學院,還有專爲影迷和剁手黨準備的金雞小店,獨家售賣相關電影IP衍生品和國潮商品。

再比如金雞博物館板塊,將115年中國電影史帶回原點,以歷屆金雞大片和經典老電影穿插其中,影迷翻閱的過程中既能感受到電影文化從古典、現代到未來的流動感與沉澱過程,又能以大歷史觀的角度重新認識中國電影。

流暢的觀看體驗、歷史視角下撲面而來的厚重感、真實畫面與VR技術相互呼應的呈現方式、與遠方的影視愛好者通過彈幕和評論交流心得...在雲上金雞節,咪咕幾乎重新定義了“現場感”。

高曉松說,藝術負責想象未來,科技負責把想象變成現實。爲雲上金雞節保駕護航的,同樣也是科技:讓老電影展現出生命力的4K修復技術,身臨其境的AR紅毯技術、確保畫面流暢細膩的5G與超高清技術。

而這些僅是咪咕科技硬實力的冰山一角:從“5G之花”、 “真4K超高清之花”,到建立國內第一個多媒體領域的聯盟組織5MII、聯合發起成立雲遊戲產業聯盟和5G+視頻彩鈴聯盟、聯合行業合作伙伴發佈“5G+8K超高清國產化白皮書”和全球首個視頻彩鈴終端行業國家標準,咪咕始終走在科技研發前沿。不久前,咪咕公司與合作伙伴發佈了《中國5G城市數字孿生白皮書》,進一步明確了用5G、超高清技術與AR核心能力“複製現實世界”的戰略方向。

一路走來,咪咕的技術應用能力吸引了包括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新愛體育、慈文傳媒在內的諸多企業,還成功爲中超、CBA、排超等知名賽事開發出360度視角觀賽、子彈時間、雲包廂等定製化產品。在此基礎上,咪咕公司又在本次營享力大會攜手合作夥伴成立了“5G+內容生態共同體”,以技術爲放大器做好5G時代數字娛樂的“上層建築”建設。

關於5G,普通人的印象僅停留在“一種比4G更快的網絡”。但咪咕在雲上金雞節重新定義了5G:一個近似於連接過去與現在,超越物理距離限制的“傳送門”。

讓逝去的經典復活,讓不曾存在過的景象成爲數字娛樂生活的新常態,咪咕在5G商用一週年交上了一份滿意的答卷。相信在未來,會有比雲上金雞節規模更大,功能模塊更復雜的IP等待咪咕用科技去賦能,助力全世界的用戶隨時隨地與感興趣的場景發生交互。

3

5G爭奪戰進入白熱化階段,爲什麼說時間站在咪咕這邊?

百年前,愛迪生和特斯拉曾開啓過一場電力大戰,爭奪“電流標準”的解釋權。期間雙方你來我往,但拐點事件發生在1893年:當特斯拉的交流電照亮整個芝加哥世界博覽會時,交流電永遠的贏下了這種競爭。

放眼當下,以5G爲代表的新技術具有媲美“電力”的劃時代意義。誰能拿下5G技術的應用解釋權,就能開啓並主導一個全新的科技時代。咪咕爲金雞獎等活動提供技術支撐,除了業務層面的契合外,也是在爲5G時代做影響力卡位。隨着咪咕5G場景解決方案愈發成熟,完全有可能創造百年前芝加哥世界博覽式的高光時刻。

咪咕的底氣在於,能夠把自身內容、科技領域的長期戰略儲備與背後中國移動的5G佈局形成合力,具有讓數字娛樂創新融入每座城市毛細血管當中的“特殊能力”。

作爲5G時代內容的生產者和聚合者,咪咕善於挖掘和自主創造優質IP,同時在IP衍生和用戶服務方面有豐富的經驗。這些版塊的漸入佳境,都是咪咕與互聯網巨頭、獨角獸企業在長期競爭與合作中積累而成,通過創新和實戰形成的護城河難以被撼動。

比如在體育賽事佈局方面,金雞獎期間咪咕視頻和新愛體育達成戰略合作簽約儀式,咪咕視頻會拿到亞足聯旗下所有的國家隊賽事轉播版權(包括亞足聯亞洲預選賽),2023年亞足聯中國杯、亞冠聯賽的轉播權,這些爲年輕用戶所喜歡的賽事內容將繼續提高咪咕內容板塊的粘性和商業空間。再比如,出現在營享力大會上的阿庚伯FAMILY、熊貓IP成爲咪咕走出圈層,爲跨界產品、知名企業乃至政府部門提供國潮文化結合點的“內容放大器”。

再看中國移動。最新數據顯示,中國移動擁有9.5億移動用戶,超2億的在線寬帶用戶。在2020移動全球合作伙伴大會上,中國移動宣佈建成全球規模最大的5G獨立組網網絡,其5G信號已經覆蓋到珠峯。

咪咕的數字文娛矩陣,疊加中國移動的5G“超級連接”能力,將是5G推廣過程中最重要的一股力量。而擺在二者面前的也是一個艱鉅任務:既要把5G等前沿技術翻譯成便於用戶理解的場景、應用和語言,又要與各行各業相結合,基於深刻的行業理解力打造5G“樣板工程”,讓5G在C、B兩端全面開花。

當然,這些“艱鉅任務”的B面其實對應着誘人的市場前景。在即將到來的5G換機潮、流量爆發趨勢和高達8萬億的數字文化市場中,龐大的增量空間勢必會激發各方巨頭的競爭鬥志和資源投入。相比之下,咪咕、B站、華爲在金雞獎的隔空過招只能算是小試牛刀。

若干年前,時任英特爾CEO的安迪·格魯夫提出了“十倍速發展”的定義:即商業競爭變成了“快進”後的畫面,技術、市場、客戶等變量以10倍速變化。與此同時企業的成功與失敗均以10倍速進行,從巔峯到谷底,只在轉瞬之間。

也許在“5G爭奪戰”中,類似的直面碰撞和快速新陳代謝將重新成爲互聯網商業發展的主旋律。但有理由相信:激烈競爭的盡頭,像咪咕這樣符合中國數字娛樂創新趨勢的企業必將脫穎而出,引領普通人走向科幻電影式的5G時代。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