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暑假,浙江衛視《2021中國好聲音》又回來了。有了他的暖心陪伴,這個夏天顯得更加完整了。這是一個用淚水、汗水、歌聲、夢想和舞臺組成的盛宴,發掘無盡的希望、唱響無數的可能。面對挑剔的音樂市場,《2021中國好聲音》一方面秉持着最初的初心,致力於挖掘和輸出更多優秀的音樂唱將與音樂作品,發掘原創力量持續爲華語樂壇輸送新鮮血液;另一方面,它也不斷進行着陣容與賽制的升級創新,讓這個國民經典IP煥發出新的魅力,突破自我的同時,也影響和引領着整個行業與華語樂壇的方向。

賽制陣容不斷創新

激發不一樣的化學反應

《2021中國好聲音》開啓全新“4+4”導師模式。那英、汪峯、李榮浩、李克勤以及導師助教吳莫愁、吉克雋逸、張碧晨、黃霄雲構成了全新的陣容組合,產生了不一樣的化學反應。資深導師代表着華語樂壇的中堅力量,而導師助教則代表着新生力量,這一季璀璨登場,身份蛻換,重歸好聲音舞臺。曾經從好聲音舞臺上飛出的希望,如今又將羽翼收進最初的肩膀。他們對這個舞臺充滿了感情,也能對選手產生更多的共情、給予更多的建議。

張碧晨深情地回憶起當初選擇那英是因爲那英導師更懂女生之間的情感;吳莫愁講述了自己成爲音樂人之後的經歷,在設計與音樂之間從容遊走。他們以自己的經歷現身說法,講述着過往與心情,讓選手們放鬆下來從容做選擇。在這裏音樂永遠有故事要講,生命力是聲音的主調。

雙倍轉椅,雙重考驗,《2021中國好聲音》對最具辨識性的轉椅盲選進行了革新。導師轉身則導師助教連帶轉身;導師助教轉身之後會有30秒討論時間。在這30秒內,導師堅持不轉身則導師助教轉身無效;導師轉身則轉身生效。以首期節目中的選手爲例,李克勤與那英爲張露馨轉身,連帶着他們的導師助教吉克雋逸、張碧晨也隨之轉身;而導師助教吳莫愁、黃霄雲爲她轉身後,30秒的討論時間內導師汪峯、李榮浩卻並未轉身,導師助教的轉身無效。張碧晨爲任媚爽的演唱轉身之後,極力推崇她的聲音質樸純粹,最終在30秒內說服了那英,成功讓那英轉身。

這樣的革新讓節目更加充滿未知性與可看度。這種不斷進行迭代和更新的努力,無疑是節目能夠長紅的有力武器。“中國好聲音”在延續經典IP金字招牌的同時,也在創建新標籤、觸發新話題,探索和推動着創新求變。

重視原創力量

激發原創音樂的想象力

全新舞臺,全新戰術,只爲一個全新的夢想。這一季好聲音在原創賽道持續發力,重視原創的力量,賦予原創歌手更多的展示機會。好聲音的第十年,歸來的不僅僅是好聲音的舞臺,還有更多的夢想與感動。

▲任媚爽

在首期節目中,就有三位選手奉上了自己的原創歌曲。任媚爽的《Tiamo》人如其聲,歌詞中“不甘酸甜和落寞/開着玩笑/無法抵消/無迴應的煩惱”,將小女生的暗戀心事娓娓道來,讓人感念曖昧的美好。沒有特別的花哨,沒有花樣的轉音或者“海豚音”,但就是能唱到人心裏去。這種敘事感,極爲珍貴。七年來,她寫了一百多首歌。可以預見,好聲音的舞臺之後,她的歌曲將被更多觀衆熟知。

沙楠傑

來自四川大涼山的沙楠傑在創作中融入了對彝族文化的思考,一首《等我到日落》訴盡了對家鄉、對父母的留戀之情,也唱出了自己對音樂夢想的堅持和目標的肯定。歌曲中間的吟唱,如泣如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音樂並不是技巧,也不是學科,而是融入靈魂血液、化進日常點滴的元素。

stepJ

stepJ的《都不懂》R&B曲風前衛而好聽,性感又充滿了律動,唱出了自己對音樂夢想的堅持,贏得了一衆導師的青睞。不能被音樂束縛,有時候要跳脫出音樂技巧,回到個人,回到生活,才能創作出更好的音樂。

好的音樂和演唱,更容易讓人動情共鳴,同時好的音樂人,也都是互相尊重和吸引,進而成就彼此。導師們也表現出對原創音樂的渴求。李榮浩承諾會爲任媚爽以後的創作保駕護航,將她的創作推薦給其他歌手,而那英則表示要唱她的歌。沙楠傑雖然沒有被轉身,但吉克雋逸鼓勵他堅持創作,十年、二十年後,好聲音的舞臺依然爲他敞開。Step J則通過優秀的舞臺表現,被所有導師轉身爭奪。以音樂與作品爲核心,《2021中國好聲音》爲創作人提供了一個展示自己的平臺,對原創音樂的追求和探索也延展着好聲音這個音樂IP的生命力。

迴歸音樂本身

用生活與情感的勾連再塑精彩

這十年來,當下媒介生態和社會環境一直在改變,綜藝市場在不斷髮展,觀衆的觀看標準日趨嚴格。作爲經典IP,《中國好聲音》在保留情感內核之外,也一直在突破,用夢想與熱愛,爲音樂力量賦能,用實力詮釋夢想,用舞臺綻放歌聲。

在當下的審美取向裏面,短視頻平臺或許造就了一批所謂“神曲”,用“短平快”給用戶和觀衆“洗腦”,而“中國好聲音”卻在紮紮實實地爲音樂服務,不追求“速食”,探索着華語音樂的深度與廣度。音樂不應該只是30秒的剪輯和宣泄,更應該是與生活、情感、故事的勾連。好聲音與觀衆深層次的情感共振,纔是經典IP不斷延續、創新、突破的真正驅動與價值體現。

任媚爽等選手固然在音樂技巧上有出衆的表現力,但更多的是他們將各自的人生體驗融入到他們的音樂之中,用人生反哺音樂的力量,這纔是音樂最大的能量。當音樂從記憶最初的彼岸響起,讓人記起擺渡的那一隻船槳,撥開歲月的浪花,漏出水底最初的歌紋。

好的音樂節目取決於製作團隊的創作思路,更基於對音樂的本質認知。從2012年橫空出世,到如今邁入第十個年頭,回望過往,時光有聲,好聲音十年中的每一秒都有着夢想落地的餘音。《中國好聲音》藉由對“好聲音”的挖掘、對原創音樂的鼓勵以及對音樂夢想的守護,以其越來越成熟的內核魅力和時間沉澱,創造了劃時代的音樂綜藝價值。

來源:文匯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