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蔡經理又雙叒叕成坊間熱議的話題了,這一次是因爲業績大幅下滑。

天天基金網數據顯示,截至9月3日收盤,蔡嵩松管理的諾安成長混合基金近1個月跌幅爲12.79%,而同類平均跌幅爲1.07%。由於諾安成長近期跌幅較大,目前業績在2281只同類基金中排名第2208位。

伴隨着業績下滑,投資者的調侃再次響徹各個論壇:“諾安成長還長不長啊!半導體沒戲了吧,該改賣白菜了”、“收益全跌完了,還倒虧5個點”……

當然,這其中也有理性的聲音。

“就當長期存款吧,過一段時間總會漲回來的。”一位網友在評論區如此留言。

重倉股股價回調

誠然,對於蔡經理來說,業績上的潮起潮落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

諾安成長混合中期報告顯示,2020年上半年諾安成長混合斬獲了近250%的收益率,而同期該基金所對標的業績比較基準收益率僅在100%上下浮動。

向前回溯一年,2019年上半年,諾安成長混合收益率跌至10%上下,而同期業績比較基準收益率也仍在100%上下浮動。

事實上,自今年春節以來,芯片、半導體板塊迎來一波大幅上漲,因重倉半導體而聞名的諾安成長混合,自然成爲受益者。

天天基金網數據顯示,今年春節以來,截至8月5日,諾安成長混合單位淨值一度從最低點1.4790元,上漲至最高點2.6260元,走出了一波漂亮的反攻行情。

蔡嵩松在半年報中表示,“本輪景氣週期的需求端是全面創新週期觸發的,現在供貨商、渠道商、終端廠商手中的貨源一貨難求,不是某一項單方面需求能夠左右的,因此板塊在急跌之後快速修復;隨着七一大慶的臨近,市場情緒逐漸上行,半導體芯片產業端持續高景氣度,國產替代方面,關鍵核心要素進展超預期,6月中旬以芯片爲首的科技板塊全面爆發,而後隨着芯片公司的中報業績預告拉開序幕,超高的業績增速徹底點燃市場,市場對我們之前提到的產業的高景氣與股價的剪刀差越來越大的修復進行了完美演繹。”

然而,轉折來的如此之快。從8月5日往後的一個月時間內,諾安成長混合在22個交易日內,淨值下跌16.91%。

從明面分析,基金重倉股股價下挫,自然是拖累基金淨值的重要原因。數據顯示,最近1個月,諾安成長混合前十大重倉股股價跌幅均超過10%。

其中,截至6月末(下同)持股市值佔基金淨值比達10.45%的聖邦股份(300661.SZ),近一個月股價下跌17.78%;佔基金淨值比達10.22%的兆易創新(603986.SH),近一個月股價累計下跌26.56%;佔基金淨值比達9.98%的韋爾股份(603501.SH),近一個月股價下跌25%;佔基金淨值比達9.91%的卓勝微(300782.SZ),近一個月股價下跌11.32%;佔基金淨值比達9.61%的北方華創(002371.SZ),近一個月股價下跌17.13;佔基金淨值比達9.44%的中微公司(688012.SH),近一個月股價下跌11.23%;佔基金淨值比達8.99%的中芯國際(688981.SH),近一個月股價下跌20.76%;佔基金淨值比達8.90%的三安光電(600703.SH),近一個月股價下跌26.47%。

需要指出的是,部分股票股價下跌或許是股東獲利減持所致。

兆易創新、韋爾股份、萬業企業等熱門半導體企業近期紛紛被大股東進行減持。

其中兆易創新在發佈減持計劃的後股價跌停;而維爾股份在宣佈股東減持計劃的接下來4個交易日內,股價累計下跌12.98%。

VC式基金經理的煩惱

衆所周知,投資者買基金,除了信任基金經理專業的投資能力外,“不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的投資策略,在衆多基民眼中更是規避風險的方式之一。

然而,蔡嵩松出道時,便以重倉半導體聞名。

這一策略,甚至在有些基金經理同行都對這位蔡經理髮出疑問。某消費基金經理在季報中直接隔空發問:“全倉半導體,這樣真的好嗎?”

事實上,蔡嵩松確實很懂半導體,他15歲便入取中科大少年班,25歲便頂戴芯片設計博士學位入職天津飛騰,未滿30歲,蔡嵩松入職華泰證券,從事計算機行業研究,從而正式進入金融圈。

半導體,是其“心頭好”,更是其能力圈所在。

多位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蔡經理雖貴爲“頂流”,但本人卻十分低調。

不過在爲數不多的對外發聲中,蔡經理還是向外界透露了自己的投資策略。

在一次採訪中,蔡嵩松表示:“我的投資邏輯是基於1+2的投資框架,‘1’是指國家意志判斷國家階段性戰略,沿着國家的大方向去尋找投資機會。‘2’是指兩條主線,第一條主線是5G大週期、處於週期向上的拐點的一些相關領域,是我投資重點;另一條主線是科技領域的國產替代帶來整體份額的提升。兩大邏輯如果疊加對龍頭公司會帶來乘數效應,目前我們看到的半導體芯片就是科技領域的長波,我的投資理念是產業投資伴隨優秀公司的一個成長,選擇高景氣週期的賽道,在賽道中選擇最強阿爾法。”

壓賽道、賭公司成長,難怪有諸多業內人士驚歎,蔡經理這是在用VC的方式做二級市場。

雖然業績有波動,但蔡經理本人依舊對芯片半導體板塊的後市給予了樂觀看法。

蔡嵩松在諾安成長混合半年報中表示,半導體行業供給側和需求側的矛盾加劇,短期之內這一矛盾無法緩解,只能在新增產能陸續達產之後再動態觀察供需關係。因此,半導體芯片的這輪景氣度,時間維度很可能超預期。另外,“隨着國產相關技術產品陸續攻克,國產替代的加速推進這一因素疊加,行業即將步入市場總量和國產市佔率雙升的紅利期。”

只是,A股投資者包括基金持有人畢竟不如VC領域LP那般專業,業績下滑、便直呼其名;業績上升、瞬間改稱“蔡總”的戲碼,相信在蔡嵩松心中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恐怕在諾安成長混合真正享受“芯片行業步入市場總量和國產市佔率雙升的紅利期”以前,蔡經理恐怕還得再經歷幾次潮漲潮落。

這也是貴爲“頂流”所不得不面對的煩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