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環球深壹度 | 默克爾的“中國緣”

1997年,默克爾首次訪華,彼時的她擔任德國聯邦環境、自然保護和核反應堆安全部部長。擔任總理後,她秉承了從科爾時期奠定、施羅德不斷培育的中德務實友好合作傳統,在16年的任期內共12次訪問中國,是與中國互動最頻密的西方國家領導人之一。

默克爾在任期間,積極致力於推動德國和歐洲對華務實合作和友好交往,見證了中德、中歐各領域合作關係不斷提升的一個時代。

爲中國所吸引

默克爾對中國非常好奇,十分願意瞭解中國,這從她訪華的行程細節中可見一斑。

默克爾的足跡遍佈中國大江南北:北京、上海、南京、西安、廣州、天津、成都、合肥、杭州、瀋陽、深圳、武漢。

2007年8月訪問南京時,默克爾在結束當天公務安排後,提出前往南京明城牆看一看,雨夜遊覽臺城。2014年7月,默克爾在成都訪問時前往神仙樹農貿市場,掏錢買了郫縣豆瓣、花椒麪和八角,看當地廚師炒宮保雞丁,用筷子品嚐。

默克爾2015年10月訪華時探訪了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區大圩鎮沈福村一家農戶,和當地村民聊家常。這一安排是默克爾自己提出的,因爲前幾次訪華都是在中國大城市,這次她想看看中國的農村。

2019年9月,默克爾最近一次訪問中國。當車隊途經武漢長江大橋時,她提出停車,下車在大橋兩側遠眺長江波光、三鎮美景,並要求工作人員留影。按照德國《世界報》的說法,這是默克爾僅有的一次偏離外交禮賓日程。

見證巨大發展

默克爾任內,中德關係不斷向前發展。2011年,中德建立政府磋商機制。雙邊關係於2014年提升爲全方位戰略伙伴關係。默克爾是中德關係發展的推動者,也是中國過去十多年來飛速發展的見證者。

默克爾剛剛擔任總理時,訪華的重要目的是向中國推銷“德國製造”,而近年來,把中國合作項目帶回德國,已是默克爾出訪的重要議程。

2006年5月,默克爾就任總理半年時,訪問上海。默克爾乘坐了上海磁懸浮列車示範運營線,這趟磁懸浮列車應用了德國西門子等企業的技術。當年正是中國鐵路建設進入快速發展的“黃金年”,而今,中國高鐵網已基本覆蓋全國,中國已可以自主研發世界水平的高速列車。

中國自2016年起成爲德國的最重要貿易伙伴,此後連續五年均爲德國最重要貿易伙伴。

默克爾2018年5月訪問深圳,參觀無人機、自動駕駛、數據領域的一些企業。“中國硅谷”的創新研發能力給她留下深刻印象。

有參與行程的外交人士告訴記者,默克爾對中國高新技術的發展速度十分驚訝。對比德國國內緩慢的數字化進程,默克爾在讚賞之餘流露出羨慕。

默克爾當時講話提到,“中德合作要擡升到新水準之上,特別是從數字化的角度”。

多邊合作夥伴

默克爾擔任總理時期,一直把中國看作是在多邊舞臺上的重要合作伙伴。

2008年10月,全球正處於金融危機的風暴中,默克爾與時任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在北京出席亞歐峯會,一同與中國商討應對危機的策略,集體展現應對危機信心。

2016年與2017年的二十國集團(G20)峯會在杭州與漢堡兩地先後舉行,關注氣候變化、全球貿易增長等議題。中德兩國領導人均出席峯會,在“千橋之城”和“世界橋城”共架合作之橋、共促繁榮發展。

近幾年,或是默克爾務實對華政策經受壓力最多的年份。美國特朗普政府上臺後奉行“美國優先”的政策,這讓信奉多邊主義道路的默克爾頭痛。拜登政府上臺後,試圖拉幫結派搞集團對抗,默克爾則強調歐盟的獨立自主,提倡多邊主義,拒絕分裂世界。

新冠疫情暴發後,默克爾未能再次前往中國。不過,中德兩國領導人多次通過電話交流,就抗疫合作、保持各領域合作順利進行溝通。

默克爾居住的柏林博物館島公寓旁有一家中餐館,她時常光顧,主打菜是北京烤鴨。如今,默克爾的總理任期已進入倒計時,榮休後,或許會有更多機會在這家餐廳用餐,享用美味時想必能想起她與中國互動的過往時光。

責任編輯:朱學森 SN240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