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起事故發生的瞬間,47歲的水電工王強仍心有餘悸。

10月21日8時20分許,遼寧省瀋陽市和平區太原南街222號一處餐廳發生燃氣爆燃事故。據瀋陽官方21日晚通報,事故已造成4人死亡;3人重傷,44人輕傷。

爆炸區域多棟建築受損嚴重 本文圖片均爲澎湃新聞記者 戴越 圖

王強是這次事故的親歷者,也是受傷者中的一員。他右臂輕微骨折,背部多處皮外傷,現正在瀋陽急救中心附屬醫院的外科病房裏治療。

他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爆炸發生時,他和兩名工友就在餐廳對面3米多遠的地方閒聊,爆炸引起的強大沖擊波將三人甩出幾米遠。他和其中一名工友孫剛被甩到一處,二人攜手逃離現場,而另一位工友李峯則不幸遇難……

王強所居住的病房一片狼藉

21日早上,王強第一個到了常去的“攬活據點”——瀋陽市和平區南七馬路和太原南街交匯的地方。王強說,這個“據點”已經存在二十年的時間了,等活兒或者休息的工人們每天都會在此聚一聚,站成一堆抽菸“嘮嗑”。附近的居民也都熟悉這裏,若有需要都會來這裏招工。

王強記得,當天他到達的時間是7:30左右,隨後兩名工友孫剛、李峯陸續到達。那天,他和孫剛本都有活在身。按計劃,他過一會兒就要去附近南京南街的一處工地上工,孫剛也是在這邊取些工具打算過會兒開工。

突如其來的事故,打亂了他們的計劃。據瀋陽官方通報,21日8點20分許,太原南街222號一處餐廳發生燃氣爆燃事故。王強告訴澎湃新聞,這家餐廳距離他們三人當時所站的位置“也就三米多”。

“轟隆一下子一個響!緊接着又一個響!”王強向澎湃新聞回憶,他感覺自己的腦袋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死死按下,往前一紮,整個人飛到空中又狠狠地摔在地上。他記得,當時自己並沒有昏迷,意識也比較清醒。他意識到,自己已經從馬路邊飛到了馬路中間,孫剛躺在自己的旁邊,胳膊上全是血跡,而李峯卻不見了。

受事故影響,王強的手臂輕微骨折

王強說,當時四周能見度幾乎爲零,全部被黑煙籠罩。兩人看不見也找不到李峯,索性站起來向大路邊狂奔。“俺倆我拽他、他拽我的,一路往外撩(跑)。”孫剛的胳膊疼痛難忍,“當時看着肉都爛了,估計是被鋼筋啥的戳的”。當時環境一片漆黑,他至今不知到底是什麼東西傷害了自己。

王強告訴澎湃新聞,二人跑到南八馬路時,歇了口氣回頭看了看,“灰塵漫天,真的是一片狼藉,周圍嗚鬧喊叫全是哭聲。”他倆惦記着工友李峯,跑到大路上後,二人見到了李峯的侄子,趕忙說:“你老叔沒找着,上哪去了呢?”

但他們當時無暇尋找,孫剛的胳膊出血不止,而120急救車忙得不可開交,要運輸一些傷勢更重的人員。二人只得自行前往距事發地約兩公里的瀋陽急救中心附屬醫院。工友遇難

王強說,到了醫院後,孫剛手臂的傷口被縫了七針。他自己覺得右臂有點腫脹疼痛,拍了片子後發現,胳膊輕微骨折,打了石膏板。

孫剛的手臂的傷口被縫了7針,至今疼痛難忍

二人趕緊又在醫院內尋找李峯的下落。他們覺得李峯或許也像自己一樣自行跑到了醫院,或者是被急救車送來了。但沒能找到,撥打李峯的手機號也一直沒人接聽。王強有了不好的預感,“我當時感覺就不好了,不然再怎麼樣也應該接電話,不接電話就不是好事了。”

王強說,21日下午3點多,他接到了李峯親屬的電話,被告知李峯在事故中不幸遇難。22日下午,李峯的大兒子向澎湃新聞證實了父親遇難的消息,他說,家屬已經在和有關部門商討賠償事宜,“基本上已經協商好了。”這兩日,老家的一些直系親屬也都趕來瀋陽送別李峯。

王強向澎湃新聞介紹,自己和孫、李二人不光是工友,也“都帶點親戚關係”。從朝陽市來瀋陽已有近20年的時間了,平日靠做工掙錢。王、孫同爲47歲,李峯則是三人中年紀最大的,今年53歲。

“他家庭負擔不小,小崽子(小兒子)還沒成年呢。”王強說,李峯的小兒子現在才16歲,在學習西點製作,也需要經濟支持。李峯家中還有一個九十多歲的老母親需要照顧,“雖說他還有三個哥哥,但他走了也影響照顧老母親”。

這次事故也影響了王強和孫剛的生活。王強就住在爆炸點附近的紅星小區,離爆炸點直線距離不足百米,房子也在這次事故中損毀嚴重,22日中午時,他偷偷“溜出”醫院回家看了看,“家裏玻璃隔斷啥的全被毀了”。王強說,要21天后才能取下石膏板,不知要養多久後才能恢復工作,“年前我就不幹了,不行就回老家待一段時間”。

孫剛手臂的傷口雖已縫針,但每次換藥時仍疼痛難忍,有時需要服用止疼片,“感覺就是蟄着疼”。當天,他的汽車停靠在離爆炸區域不遠的地方,受到損毀。手臂受傷也斷了他的經濟來源,“家裏還有一個剛上大一的大學生等着我供呢”。

離爆炸地點距離如此近,能倖存且未受重傷,二人都感嘆自己“命皮實”。“誰知道他(李峯)會死呢,誰知道俺倆能活着呢?”王強唸叨着。事故原因尚不明確

在王強和孫剛的病房裏,一共住着4名病人,都是在此次事故中的傷者。其他病人傷情較輕,都是在路過時被飛來的玻璃劃傷了身體。

在這個小房間裏,傷者和家屬們討論最熱烈的就是誰該爲此次事故負責。王強告訴澎湃新聞,21日7時許他到達“攬活據點”時,正好看到燃氣公司的公務車駛離,“他們這幾天一直在這邊改造管道”。

瀋陽燃氣公司一名外宣工作人員曾於21日迴應澎湃新聞稱,瀋陽燃氣工作人員正在瀋陽市應急管理局的帶領下,在事故現場進行工作。22日,這名工作人員向澎湃新聞表示,目前無法證明事故發生和燃氣公司進行升級改造管路有關係。“事故原因、責任劃分都還不明確,還在等市裏調查。”同時,該工作人員表示,後續事宜將統一由區政府發聲。

21日,有媒體報道稱,爆炸原因系王二牛烤骨頭店廚師前一天晚上下班時忘關燃氣,21日天早上服務員上班時開燈引發爆炸。

10月22日,遼寧省應急廳事故調查科相關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瀋陽市政府成立的事故調查組還在調查原因。“具體原因還沒調查出來,事發的樓(現在)是危樓,人都沒進去,燃氣(漏氣)怎麼產生的等情況都還不知道。”

同日,和平區政府辦一名工作人員也告訴澎湃新聞,目前事故調查結果還沒出來,出來的話會有通報。

據瀋陽市官方21日通報,當天下午,市委、市政府緊急召開全市城市燃氣安全專項整治工作會議。會議通報了事故有關情況,對下一步工作進行全面部署。會議強調,要徹查事故原因,認定事故性質,依法依規嚴肅追責問責。

(文中人物均爲化名)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