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報告:中國整體空氣質量實現七連升,合肥登頂藍天百強城市榜

10月27日,亞洲清潔空氣中心在“2021中國藍天觀察論壇”上發佈了最新報告《大氣中國2021:中國大氣污染防治進程》(以下簡稱《報告》)。報告顯示,中國整體空氣質量實現七連升,“達標”成主旋律,在亞洲發展中國家中成績亮眼。

《報告》指出,中國已發佈的碳達峯碳中和路線圖將會對空氣質量持續改善帶來利好,建議中國在“十四五”期間協同空氣與氣候目標與路徑,啓動《環境空氣質量標準》修訂,持續深化能源、交通、產業結構調整,助力實現清潔空氣與“雙碳目標”。

“達標”成中國城市空氣主旋律,藍天行動促減碳目標完成

《報告》顯示,自2013年以來,中國空氣質量已連續七年顯著改善,2020年全國六項污染物年評價濃度整體實現全面達標,空氣質量達標城市數量也增至202個。其中,2020年全國PM2.5年均濃度降至33μg/m3,首次邁入中國國家標準達標線,近年來有擡頭趨勢的臭氧在2020年實現了年評價濃度首次同比下降。

亞洲清潔空氣中心中國區總監付璐說,中國空氣質量持續向好,得益於重視結構調整、末端治理和科學支撐的組合拳。報告顯示,2020年,煤炭消費佔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降至56.8%,煤電裝機比重首次降至50%以下,同時,煤電超低排放總裝機容量達到了88%。

“中國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更多‘藍天’,意味着對公衆健康多一份保護,”付璐說,“同時,‘大氣十條’《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的實施,也推動了中國能源、產業、交通結構的優化,對‘十三五’碳減排目標超額完成有積極的促進作用。”

2021藍天百強城市榜出爐,合肥躍升榜首

本次論壇同時發佈了“2021年藍天百強城市榜”。亞洲清潔空氣中心已連續三年發佈該榜單。與傳統的空氣質量城市排名不同,“藍天百強城市榜”評估的是城市的三年滑動平均空氣質量改善情況和政策措施,分別得到“成效分”和“努力分”,加總得到“綜合評分”,旨在鼓勵城市加大措施力度不斷改善空氣質量。

在納入評分的168個重點城市中,合肥市摘得綜合評分排名桂冠。綜合評分20強城市中,廣東省佔7席,浙江省佔6席。與上一年榜單相比,安徽省城市進步明顯。

榜單顯示,努力分排名靠前城市均爲一線或新一線城市,除了北上廣深,還有成都、武漢、青島、天津、鄭州等,可見經濟發達城市的空氣治理力度更大。

成效分排名中,臨汾和晉城因空氣質量改善較大,擺脫了此前的墊底境況。成效分落後城市主要集中在河南省,鶴壁在成效分和綜合評分排名中均墊底。

“從排名靠前的城市的得分情況來看,‘努力’對城市‘藍值’影響尤爲重要,”付璐說,“排名靠前的城市,大多建立了領先的科學決策基礎和評估方法,同時,這些城市在能源、工業、機動車等方面採取了積極的減排措施。”

實現清潔空氣與碳中和,目標和路徑需協同

10月2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峯碳中和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發佈。這是中國繼2020年向世界宣佈2030年前實現碳達峯、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目標之後的又一重磅宣言。

付璐說,《意見》明確了中國碳達峯碳中和路線圖,將爲中國城市繼續改善空氣質量注入新動能。但要實現清潔空氣和碳中和,仍有一些關鍵問題需要突破。

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碳中和研究院院長、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賀克斌指出,空氣污染與氣候變化同根同源,減污降碳可以協同增效,自2013年以來的大氣污染治理措施,讓公衆收穫了更多的藍天,也帶來了可觀的減碳效果。

《報告》提出,“十四五”是指導中長期協同規劃的關鍵時期。目前我國已經提出“3060雙碳目標”,如何將碳中和的目標和路徑與清潔空氣協同起來,需要統籌考慮。

付璐認爲,越來越多的城市邁入達標的行列,說明現行的空氣質量標準難以擔當引領城市進一步改善空氣質量的標杆作用。

近期,世界衛生組織在更新版《全球空氣質量指南》中加嚴了多項污染物的健康指導值。報告建議,我國應在“十四五”期間適時考量修訂中國國家標準,收緊包括PM2.5和臭氧在內的污染物限值,並研究增設臭氧長期目標值。

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院長朱彤教授說,空氣污染與氣候變化存在源頭控制與健康效益“雙協同”,“雙碳目標”背景下,我國應加強代表中國人羣特徵的本地化科學研究,爲推進中國空氣質量標準的修訂工作提供強有力的科學依據。

結構調整道阻且長,相關部門及行業規劃應統籌

賀克斌強調,實現清潔空氣和碳中和,核心就是能源結構調整和產業結構轉型。

《報告》顯示,我國結構調整任重道遠,需要多部門統籌協作。當前,中國煤炭消費總量依然處於高位平臺期,煤電新增覈准控制不嚴;去產能工作進展迅速,但鋼鐵、水泥等行業產量仍在增長;過去三年交通運輸結構調整進展低於預期。

中國已提出加快構建碳達峯碳中和“1+N”政策體系,由中央統領,推動分領域分行業碳達峯實施方案和保障方案。

《報告》建議,“十四五”期間,應儘快建立多部門、多行業對空氣與氣候協同治理的共識、形成中長期各規劃之間的協同,結構調整應採取總量控制與措施靈活並重的策略。有條件的城市,應通過包括成本-效益分析等多種政策分析手段,識別能夠促進減污降碳協同增效的措施組合,優化減排路徑。

朱彤教授說,健康效益應當成爲協同政策路徑選擇的重要考量,我國需加強以健康效益驅動氣候變化與空氣污染協同治理目標與路徑優化方面的能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