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拜登2021年1月20日宣誓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以來,已經過去了一年時間。從上任之初他就被寄予厚望,民衆希望他能夠幫助美國恢復正常與平靜,但拜登也發現,正如每一任美國總統所經歷的那樣,一些他無法控制的事件總會影響他的總統任期與公衆對他的評價。1月19日,美聯社駐白宮團隊給拜登的第一年任期列出了一份“成績單”,裏面不乏對他做出一些成果的肯定,但也充斥着無情的吐槽。

好高騖遠?

拜登在剛上任的時候可以說是雄心勃勃,當時他迫不及待提出了一系列價值超過4萬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5.38萬億元)的政策與法案。2021年3月,在他上任後兩個月,國會就通過了價值1.9萬億美元的《新冠紓困法案》——這被看作拜登第一任期的一項標誌性成就。

在這之後,拜登並未滿足,他還要求在更多領域追加更多的財政投入,例如增加2.3萬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建設和解決就業問題,以及增加1.8萬億美元用於“美國家庭計劃”。

然而,這些政策與法案所描繪的藍圖過於美好,以至於大大增加了失敗的可能性。共和黨人對這些政策與法案不斷進行阻撓,一些民主黨人也對此持有懷疑態度。再加上近日美國經濟正遭受着通貨膨脹的威脅,使得拜登遠大抱負實現的可能性直線下降。

除此之外,拜登在上任之初一長串的民主黨優先的政策,在一年之後,仍有衆多尚未實現。在移民、氣候、墮胎以及槍支管制等方面的問題仍然缺乏進展。 製圖 澎湃新聞記者 王亦贇

而在前任總統特朗普嘗試顛覆選民的意願上臺失敗後,拜登就在不斷呼籲美國國會推動《約翰·劉易斯投票權促進法案》和《投票自由法案》兩項關鍵投票權法案,以恢復和擴大對選民投票權的保護。然而,這一努力至今也沒能獲得成功。美聯社指出,拜登嘗試克服美國多年來日益激增的黨派不和與意識形態分歧,但終究以失敗告終,這也說明他越來越與當今的政治脫節。

內外交困?

拜登上任的時候宣傳“美國回來了”,以迴應特朗普所謂“美國優先”的外交政策。然而,他在外交上的政策也因決心規避前總統奧巴馬的一些失誤而變得引人注目。

時任副總統的拜登曾反對奧巴馬政府向阿富汗增派更多軍隊的舉動。在拜登就任總統後,他堅持其在2021年8月之前結束阿富汗戰爭的承諾,即使一些軍官和政治盟友敦促他放緩撤軍的速度。結果由於撤軍匆忙進行,引發一系列混亂,拜登也因此遭到廣泛批評。

其實談起奧巴馬,拜登與他私交甚好。奧巴馬不僅讓當時的副總統拜登擔任“警長”一職監督政府2009年經濟刺激法案中資金使用情況,還指派他協助制定結束伊拉克戰爭的計劃。但是,當拜登考慮在2016年接任奧巴馬參與總統競選的時候,奧巴馬對此並沒有強烈支持,而是希望拜登向當時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讓位。

儘管如此,在奧巴馬政府的告別典禮上,他向自己的這位副總統頒發了總統自由勳章,讓拜登一度落淚。

然而,拜登與其副總統卡瑪拉·哈里斯的關係卻並不如其與奧巴馬的關係一般順利——即使兩人對外公開堅稱他們的關係很牢固。

哈里斯的出場也金光閃耀:她是第一位非裔和南亞裔的副總統,但這也表明,她需要努力找到自己的立足點。衆所周知的是,拜登沒有成爲她的指導者,與此同時,還向哈里斯分配了一些棘手的問題,包括移民問題和投票權問題。

美聯社文章指出,從基礎設施到應對新冠疫情,拜登均聘請了白宮協調員以實施他的政策,而沒有依靠內閣祕書或是自己的副總統。他選擇了經驗豐富和經常涉足政治活動的人員來進行管理,比如聘請前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吉恩·斯珀林(Gene Sperling)來領導實施《新冠紓困法案》。以上種種不僅反映了拜登的技術官僚傾向,也反映了白宮西翼內部的權力集中化傾向。

逃避牢籠?

拜登在成爲美國總統之前已經是政治老手。他自1972年起擔任參議員,直到2009年才正式卸任。美聯社稱,近四十年的參議院生涯,難免會使拜登在擔任總統時仍舊帶有參議員的邏輯與心態。

一方面,拜登確實是一位熟練且出色的談判者,相信在談判時關注細節、經常打電話或是讓相關人員在白宮與他會面,在人際關係和麪對面交流中有着特殊的價值。

但另一方面,他將在參議院中所看重的兩黨合作的價值觀帶入了白宮——但這與當下分裂的華盛頓政局嚴重脫節,也讓他的政治抱負頻頻受挫。與此同時,他還保持着參議員的習慣:經常遲到,或是在週末離開華盛頓特區,回到特拉華州的家中。

相比其他幾十年來都非常想入主白宮的人來說,拜登似乎並沒有那麼迷戀這個地方。在他總統任期的第一年裏,至少有99天是在特拉華州度過的。然而,他的每一次返鄉,都會調動大規模的社會資源,包括安全特遣隊、記者團、直升飛機與公共汽車等。

拜登稱白宮爲“鍍金的籠子”,是用來辦公的地方。他曾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時表示:“我當總統並不是我想住在白宮,而是因爲能夠決定這個國家的未來。”他還表示,他更喜歡環境相對更好的副總統官邸。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美國研究中心祕書長刁大明也在給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的撰文中提到,第一夫人已在華盛頓郊區教書多年,子女也都各自成家,拜登還要每月回兩三次家過週末,與其說是對個人生活方式的一種堅持,不如說更像是一種對華盛頓政治“牢籠”的意興闌珊與心理逃避。

責任編輯:劉萬里 SF014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