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出生人口再回落,我國如何應對

  新華社北京電 2021年我國出生人口繼續回落,成爲近段時間的熱點話題。爲何近幾年出生人口持續下降?三孩生育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的落實有哪些進展?如何讓積極生育支持措施落到實處?國家衛生健康委和有關專家作出迴應。

  多重因素造成出生人口下降

  國家統計局日前公佈,經初步覈算,2021年我國出生人口1062萬人。這一數字低於2020年的1200萬人和2019年的1465萬人。出生人口數爲何持續下降?

 

  國家衛生健康委人口家庭司副司長楊金瑞說,出生人口下降是多重因素綜合影響的結果,這些因素包括育齡婦女規模下降、年輕人婚育觀念顯著變化、生育養育教育成本偏高加重生育顧慮等;此外,新冠肺炎疫情也對部分羣衆婚育安排產生一定影響。

  未來我國出生人口數量是否會持續走低?中國人民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健認爲,這需要綜合育齡婦女總數、育齡婦女年齡結構以及生育率等因素來看。

  “育齡婦女數量取決於以往的出生隊列規模。”宋健說,1962年至1975年以及1981年至1997年我國出生人口規模均超過2000萬人,在死亡水平緩慢變化的條件下,不同規模出生隊列人口進入育齡期將影響育齡婦女總數。未來一段時期,1981年至1997年間高出生隊列仍是我國育齡婦女的主體,但後續進入育齡期的婦女數量在縮減,由此導致育齡婦女總數持續下降,內部年齡結構趨於老化,這將給出生人口帶來較大下行壓力。

  宋健認爲,未來能否平緩出生人口下降趨勢,關鍵在於生育率能否有所提升。這就需要加快生育支持政策體系建設,緩解羣衆面臨的壓力,推動適齡婚育,提振生育水平。

  各地各部門積極推動優化生育政策落實

  “實施三孩生育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就是希望防止出生人口進一步下滑,推動實現適度生育水平,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楊金瑞說。

  廢止《社會撫養費徵收管理辦法》等3部行政法規;印發《母嬰安全行動提升計劃(2021-2025年)》;實施婦幼健康保障工程,2021年支持427家縣級婦幼保健院提升服務能力;推動普惠托育服務專項行動,2021年支持建設了6.1萬個普惠託位;開展計劃生育家庭幫扶工作……國家有關部門積極行動,多措並舉推動優化生育政策落實。

  一些地方推出了符合本地實際情況的生育支持舉措。例如,修改後的《浙江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規定,女方在享受國家規定產假的基礎上,生育一孩延長產假60天,生育二孩、三孩延長產假90天;江蘇省蘇州市對已備案的社會辦普惠性托育機構,給予1萬元/託位的建設資金補助和300-800元/人/月的託位運營補助;四川省攀枝花市在全國率先推出育兒補貼金政策……

  政策何時能夠見效?楊金瑞說,人口再生產週期長、影響因素多,生育決策的因素很複雜。目前,三孩生育政策實施時間還不長,配套的積極生育支持措施也在陸續出臺中,短期內很難顯現出明顯效果。不過,下一步,各地各部門將着眼羣衆最期盼的生育、養育、教育等工作推出一系列配套支持措施,出實招、出硬招,進一步推動各項政策措施落地見效。

  政策落地需做好銜接,保障育齡女性權益

  宋健介紹,各國生育支持措施大致可分爲三類:時間支持,包括產假、育兒假、陪產假等假期制度;經濟支持,包括給兒童的津貼、給家庭的津貼和給父母的各種照護津貼,以及稅收減免政策;服務支持,包括社區托幼、公立托育機構、居家幫助、課後照顧等。

  “推進性別平等的、平衡工作家庭衝突的以及促進家庭發展的政策,對於生育水平的提升都有所助益。”宋健認爲,我國現在所採取的發展普惠托育、延長產假、設置育兒假等措施就屬於這樣的政策,同時,國家應繼續鼓勵從地方入手探索符合各地實際的經驗。

  宋健認爲,要讓生育支持措施落到實處,增強育齡女性生育意願,需要做好政策銜接。例如,要落實生育假期制度,生育成本應由國家、企業和家庭共同分擔,利用政府補貼、稅收減免手段等多種措施,適當分擔用人單位的成本,從而減輕家庭特別是育齡女性的後顧之憂。

  針對女性在職業發展和婚育抉擇方面的困境,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賀丹認爲,積極生育支持措施既要從家庭內部鼓勵代際支持和男性參與,也要從家庭外部提供更多社會支持。

  “鼓勵女性經濟參與和社會參與,我們應該弘揚中華民族家庭美德,融合現代文明理念,倡導適齡婚育、代際和諧、性別平等、責任共擔的新型家庭文化。”賀丹說。

原標題:去年出生人口再回落,我國如何應對

值班主任:高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