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俄羅斯向歐洲輸送天然氣的北溪管道遭遇的不明原因泄漏事故仍在升級,瑞典海岸警衛隊稱發現了第四個泄漏點。

丹麥能源署此前證實,26日丹麥附近水域的北溪-2管道發現一個泄漏點,之後北溪-1管道又發現兩個泄漏點,分別位於丹麥和瑞典附近水域。瑞典報紙Svenska Dagbladet援引該國海岸警衛隊稱,除此前發現的三處受損點外,又在北溪-2管道找到新的泄漏點。四個泄漏點中有兩個位於瑞典專屬經濟區,另外兩個位於丹麥專屬經濟區。

泄漏是在週一北溪-1和北溪-2管道的壓力突然驟降後被發現的。有觀點認爲,北溪-1可能會因海水腐蝕管道內部而永久性損壞,而本就命途多舛的北溪-2因此愈加開通無望。

北溪管道曾被稱爲歐洲能源的生命線,但在今年以來美歐對俄實施多輪制裁的陰雲下波折不斷。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9月2日說,由於發現多處設備故障,北溪-1將無限期停止供氣。北溪-2與北溪-1設計容量相當,去年建成後遲遲未能開通,仍有部分天然氣封存在管道內。

就在市場聚焦北溪泄漏之時,俄氣公司在週二宣佈考慮對烏克蘭國營石油天然氣公司Naftogaz實施制裁,以對抗後者近日提出的仲裁索賠案。這觸發了所有過境烏克蘭的俄羅斯天然氣輸送都可能因此停止的擔憂。種種情緒助推下,週一收盤前不到30分鐘內,原先只是溫和上漲的“歐洲天然氣價格風向標”TTF基準荷蘭天然氣近月期貨價格漲勢急促,創下近20%的日內漲幅、208歐元/兆瓦時的高價,終結此前連續數日的下跌走勢。

截至28日收盤,歐洲氣價依然堅挺,11月TTF天然氣合約站穩221歐元/兆瓦時,這相當於2020年同期價格的近15倍。

瑞典地震學家比約恩·隆德表示,他確信在北溪管道天然氣泄漏現場監測到的地震活動是由爆炸造成的,而不是地震或山體滑坡。“至少是100公斤TNT的爆炸威力。”

誰炸了北溪?截至目前,各方唯獨在這是場“蓄意破壞”上達成一致觀點。

丹麥首相梅特·弗雷澤裏克森表示,不能排除是“蓄意破壞”導致北溪管道泄漏。“現在下結論還爲時過早,但這是個非同尋常的情況。”她說,“有三處泄漏,很難想象是偶然事件……這些都是蓄意的行爲,而不是意外事故。”

德國經濟和氣候保護部長羅伯特·哈貝克說,德國政府確信北溪管道泄漏並非自然發生或材料老化所致,而是“有針對性的襲擊”。德國報紙Der Tagesspiegel 援引一位德國官員稱,兩條管道的壓力驟然減壓可能是“針對性攻擊”的結果,他補充說,“不能排除”俄羅斯的參與,但表示德國沒有參與丹麥和瑞典正在進行的調查。

據英國天空新聞頻道援引英國國防部一位消息人士的話報道,英國當局認爲,北溪天然氣管道事件可能是由水下爆炸裝置的攻擊而發生的,這些裝置是遠程引爆的。任何水雷都可能在數月甚至數年前就被用一條長鏈從船邊投下並下放到海底,或用水下無人機將其放置在北溪管道旁邊。

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說,歐盟將對蓄意破壞歐洲能源設施的行爲作出最強烈迴應。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和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週二表示,與丹麥官員就管道破壞進行了交流,“美國正在支持調查工作,我們將繼續努力維護歐洲的能源安全。”沙利文在推特上寫道。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萊斯在週二的一份聲明中也採用了類似的表述。

布林肯宣稱,如果襲擊或破壞行爲導致了北溪天然氣管道泄漏,這將“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

據俄羅斯國際文傳電訊社報道,俄總統新聞祕書德米特里·佩斯科夫稱,“現在不能排除任何原因”。“很明顯,管道已經被某種方式損壞了。原因是什麼——在調查結果出現之前——不能排除任何版本。”

當被問及俄羅斯是否參與破壞北溪管道時,佩斯科夫予以否認,表示俄方早就預見到會有這類“荒謬、愚蠢”的說法。他說,北溪-2管道的兩條支線已注入天然氣並準備好輸氣,但價格高昂的天然氣現在泄漏,這不符合俄方利益。

“我們從中受益了嗎?沒有,我們失去了一條向歐洲輸送天然氣的路線。”他強調稱,美國供應商則通過向歐洲兜售液化天然氣獲得高額利潤,這些企業想趁機撈取更多收益。佩斯科夫呼籲相關國家與俄方溝通和對話,以弄清北溪管道損壞的來龍去脈。按其說法,現階段“顯然完全缺乏溝通”。

就在北溪泄漏事件次日,丹麥首相弗雷澤裏克森準備前往波蘭,參加挪威通往波蘭的波羅的海輸氣管道開通儀式。挪威是歐洲天然氣生產和出口大國,目前是歐盟國家尋求“減少對俄能源依賴”的主要求助對象之一。

北溪事件發生後,挪威首相表示將部署軍隊保護該國石油和天然氣設施免受破壞。

目前看來,歐洲能否安然過冬依然“看天”。

中信期貨認爲,歐洲天然氣目前已補庫至87%,處於歷史偏高庫存水平,已爲過冬提供了一定的安全邊際,若歐盟能堅決執行15%的消費減量目標,歐盟有足夠的天然氣庫存以度過今年取暖季。從需求風險看,目前歐洲已開始降溫,若今年取暖季天氣異常寒冷,需求大幅超出預期,導致庫存去化過快,價格可能再度大幅上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