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十而已》裏,觀衆對鍾曉芹的態度變化最大。

剛開始,看到她在婚姻裏如此小心翼翼,陳嶼如此大男子主義,彈幕裏個個盼着她趕緊離婚。

鍾曉芹離婚那一集,大家恨不得放鞭炮慶祝,並千叮嚀萬囑咐,千萬別和陳嶼復婚啊,和小狼狗在一起多好。

到了三十集左右,鍾曉芹形象大跌,被大家一連聲地罵渣女,說她配不上陳嶼,千萬別復婚。

這一系列的變化,有兩個原因,一個原因是鍾曉芹在兩個男人之間搖擺不定,另外一個原因是大家越來越看到陳嶼的好。

前面幾集,陳嶼是渣男的形象,他的很多行爲,都讓人想不明白這種人怎麼會有老婆。

比如,洗衣服他只洗自己的;他自己養魚卻討厭老婆養貓;他出差,老婆回孃家他也有意見,覺得老婆不獨立;老婆想要一點小浪漫,他死也不願意滿足,甚至老婆懷孕,他也不太想要。

鍾曉芹跟他發脾氣吧,他還覺得對方在胡鬧。

所以鍾曉芹覺得婚姻沒意思,觀衆也覺得這男人簡直一無是處,趕緊離婚和小狼狗在一起吧,小狼狗多甜啊。

可真的離婚了,真的和小狼狗在一起了,鍾曉芹慢慢發現了陳嶼的好。

2

租房子後,第一次出去買東西,是顧佳陪着她,告訴她什麼是必須買的,什麼晚一段時間再說。

鍾曉芹感嘆,想不到買東西有這麼多講究,以前都是陳嶼買的,我從來不管。

隨着劇情推進,觀衆發現鍾曉芹以前的婚姻真是太省心了。

她什麼都不管,連拖把怎麼用都不知道,她的工資卡之所以交給陳嶼,是因爲她不想操心,並不是因爲在家裏沒地位。

包括她養的貓,大多數時候也是陳嶼在管,所以陳嶼纔有那麼大意見。

在這段婚姻裏,鍾曉芹太依賴陳嶼了,陳嶼一出差,她就跑到孃家喫住,家裏的大事小事,不是陳嶼就是父母包辦,媽媽每週還來給他們做一次飯。

在這種環境裏,她找不到家的感覺實在太正常了。

陳嶼和鍾曉芹第一次見面的場景,就預示了兩個人的關係。那天很晚了,陳嶼忙着打車,想的是無論如何要趕上最後一班車,甚至還跟別人搶一輛出租車。

他忙得焦頭爛額,回頭一看,鍾曉芹站在路邊,正擡頭看月亮,並跟他說:你看,月亮多美啊。

放在剛認識的兩個年輕人身上,陳嶼覺得這是情調,覺得這個女孩多麼與衆不同啊。

可是放在婚姻裏,那個忙着搶車的人估計得氣死:你就不能幫忙搶一下車嗎?都幾點了,你看什麼月亮?今晚不回家了?

而看月亮的那個人,可能一臉不屑:你這人怎麼這麼俗氣啊,那麼美的月亮你不看,只顧着搶車,真沒意思!

後來他們的婚姻出問題,其實就是這個原因。

陳嶼想的是,現在經濟條件不允許,咱們先不要孩子,再努力幾年吧。鍾曉芹想的是,你不要孩子是不是因爲不愛我?

陳嶼覺得,婚姻這樣平淡多好呀,意味着沒有麻煩要去處理。鍾曉芹想的是,婚姻這麼平淡,真是太沒意思了。

兩個人的想法都沒有錯,只不過是因爲,一個人在處理麻煩,一個從來不管麻煩

處理麻煩的那個人,恨不得生活平淡如水,而從來不管麻煩的那個人,會忍不住抱怨生活太平淡。

離婚後,鍾曉芹慢慢成熟了,越來越接地氣了,因爲很多麻煩,都需要她自己去處理。

家裏的東西要自己買,一日三餐要自己想辦法,要不要和小狼狗在一起得自己拿主意。

一個人,只有扛起生活的麻煩,纔會變得越來越成熟。

3

這也是爲什麼顧佳看上去比許幻山靠譜的原因。

他們家和鍾曉芹家情況差不多,只不過男女對調了一下。在這個家裏,什麼都是顧佳在管,所有的麻煩也都是顧佳在解決,許幻山只需要配合老婆就行。

孩子上好學校,是顧佳求別人求來的,孩子被欺負,是顧佳不顧形象和人打架,許幻山回來,問她爲什麼會受傷,她還說沒事兒。

這個傢什麼都不需要許幻山操心,所以他在很多方面的表現顯得很不成熟,覺得老婆管得太嚴了,晚飯不讓喫,足球不讓踢。

也正是因爲有這樣的心理,當林有有說,他老婆管他管得太嚴時,他才動心,才慢慢出軌。

除了在家庭上,在事業上許幻山同樣很不成熟,過於理想主義。

一句話不對,他就可以得罪公司最大的客戶,並且不願意解決。最終只能顧佳出馬,一個人和油膩男周旋。

公司很多麻煩,都是顧佳在解決。

也正因爲如此,明明和顧佳已經商量好了,不再生產藍色煙花,他卻臨時決定繼續生產,並且懟顧佳:什麼不危險?紅色的危險嗎?綠色的危險嗎?藍色煙花是我的理想,你怎麼就不懂呢?

他想得是理想,顧佳想得是可能面臨的麻煩

因爲,顧佳是那個解決麻煩的人啊,許幻山不用解決麻煩,纔可以說理想,並且埋怨老婆不理解自己的理想。

說到底,顧佳把許幻山保護得太好了,不讓他直面麻煩,他纔不停地惹麻煩。

4

鍾曉芹和許幻山其實是一樣的心理,在另一半面前,他們享受着保護,從來不被家事拖累,天長日久,兩個人就越來越不同步了。

他們會覺得另一半不理解自己,太現實太俗氣太強勢。而另一半也覺得委屈,我對你這麼好,你怎麼就不知足呢?你到底想要什麼?

鍾曉芹有一句話說得對,都來避風誰當港。

婚姻需要兩個人一起築造一個港灣,如果只有一個人辛苦,另一個只想避風,慢慢就會互相不理解。

避風的那個人會說,婚姻真無聊,你真煩人,都不知道坐下來跟我好好聊聊天。

而築港的那個人,忙得要死,會忍不住抱怨:不幫忙就算了,還在那裏說三道四,你到底想幹嗎?

這樣的婚姻很多,所以怨男怨女也很多。當然,可能怨女更多一些,因爲大多數婚姻,是女人在築港,男人在避風,還對老婆各種挑剔看不慣。

解決方法,是拉着另一半一起築港,該麻煩他的時候得麻煩,該讓他做的事得讓他做。

離婚後的鐘曉芹,什麼都需要自己做,終於發現了陳嶼的好。

公司出事後的許幻山,作爲法人得自己承擔責任,這一次顧佳幫他解決不了,他才終於後悔自己當初出軌,後悔生產藍色煙花。

兜兜轉轉,這兩段婚姻不過講了一個最樸素的道理:

婚姻需要兩個人共同承擔,如果只有一個人負重前行,另外那個人就會掉隊,會走彎路,沒有辦法保持目標一致。最終,兩個人會漸行漸遠,互生怨恨,甚至再也無話可說。

你以爲的心疼,可能在害人。你以爲的佔便宜,也可能是害了自己。

圖片來源於網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