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鄂滬出現新冠患者愈後數月“復陽”,再次感染還是假陰性?)

新京報訊(記者 戴軒)8月12日和13日,湖北荊州、上海各通報了一例新冠肺炎治癒數月後“復陽”病例。其中,湖北荊州一例爲2月曾確診的女性,治癒數月後,8月9日再次檢測爲陽性;上海一例爲吉林來滬就醫男性,此前於4月確診、7月解除隔離,8月10日再次檢測爲陽性。

新冠疫情發生以來,關於“復陽”的討論始終沒有停止。這究竟是“假陰性”還是愈後再次感染?“復陽”是新冠病毒獨有的特點嗎?就此,新京報記者梳理了相關病例,並邀請曾在一線抗疫的感染科專家分析釋疑。

多地通報治癒數月後“復陽”病例

根據荊州市昨日通報,8月9日,荊州市開發區聯合街道一名68歲女退休職工因病住院時,經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爲陽性,該女性爲2月8日確診的新冠肺炎患者治癒數月後再次“復陽”,非新發病例。目前該患者再次隔離治療,所有接觸者均進行核酸檢測爲陰性,其居所和活動區域均已徹底消毒,風險完全控制。

今天上午,上海市人民政府發佈消息稱,8月10日,上海市中山醫院發現一例吉林來滬就醫的新冠肺炎“復陽”病例。經調查,該病例曾於今年4月在外地被診斷爲境外輸入性確診病例,經隔離治療後出院。

吉林方面公佈的信息更爲具體。該患者爲境外輸入新冠肺炎病例,治癒數月後“復陽”,非新發病例。該患者於4月27日從俄羅斯經西安入境,核酸檢測陽性,診斷爲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在西安市就地住院治療,核酸檢測陰性治癒出院後,於6月16日點對點轉運回到琿春市,對其採取單獨隔離管控措施,經4次核酸檢測陰性後,於7月9日解除隔離管控。因其患有其他疾病需要去上海診治,於8月2日在琿春市核酸檢測陰性後,前往上海。

記者梳理髮現,治癒數月後“復陽”的情況不是第一次出現。

今年5月30日,安徽合肥市高新區疫情防控應急指揮部發布消息稱,該區某公司員工魏某某(女,24歲)於5月26日進行第3個月健康隨訪複查,被醫院查出“復陽”。此前,多次核酸檢測結果爲陰性。

據央視新聞報道,7月30日,烏克蘭捷爾諾波爾州一男子第三次感染新冠病毒,該州還有幾例重複感染新冠病毒的情況。俄羅斯衛生部也曾表示,該國出現了幾例二次感染的情況。

鄂滬出現新冠患者愈後數月“復陽”,再次感染還是假陰性?

上海今天公佈了一例“復陽”病例的信息。網絡截圖

追問1

爲什麼會出現愈後“復陽”?

今年二三月份,就有出院患者出現“復陽”,也有在武漢“紅區”收治患者的呼吸科專家向記者證實,不乏患者多次核酸檢測結果不一。

有專家分析,這類“復陽”屬於“假陰性”的可能性大,受試劑盒、採樣時間、採樣手法等複雜環節的影響,得出的核酸陰性結果未必百分百準確。

中央赴湖北指導組專家組成員童朝暉此前介紹,可能有一些用激素時間較長、量比較大的患者,病毒從人體清除會延遲,當時測是陰性,再測還會陽性。廣東省疾控中心副主任宋鐵認爲,患者可能存在間歇性排毒的現象。簡言之,“真陰性”並不能代表患者體內病毒被完全清除。

“最近復陽的病例,根據現有的信息分析,也存在幾種可能性。一,患者體內的病毒沒有完全消失;二,首次感染後產生的抵抗力不持久;三,病毒變異,之前的抵抗力無效,再次感染。”一名曾在武漢“抗疫”六十多天的感染科專家說。

“如果患者體內的病毒並沒有‘清零’,很可能是非常低,低到無法檢出,這要結合出院時肺部炎症吸收程度等來分析。我們稱之爲復發、再燃。”該專家稱,若的確完全治癒了,那麼有再次感染的可能性。“要麼是首次感染後抵抗力不持久,要麼是病毒變異,出現了新的亞型,之前產生的免疫不起作用,類似於每年會有不同的流感病毒流行,曾得過流感的人,也可能很快再得流感。”

但綜合感染來源等因素,上述專家認爲,患者復發的可能性,大於再次感染。

國家醫院感染控制質控中心專家委員會委員蔣榮猛則提醒,對於“復陽”的病例,要注意結合核酸擴增時的CT數等謹慎辨別,排除“假陽性”可能。

追問2

“復陽”是新冠肺炎獨有情況嗎?

雖然“復陽”多次引發外界探討,但在臨牀上已不是個案。

蔣榮猛介紹,隨着出院患者數增加,很多地區都出現患者“復陽”的狀況,一些地區“復陽”率在15%左右。有的患者隔離期間核酸檢測再次陽性,有的則是幾個月後。

“我傾向於認爲所謂的‘復陽’是‘長陽’,中間是因爲病毒量低或採樣原因,纔沒有檢出陽性。如果的確是體內長期存在病毒,也不是新冠肺炎獨有的。舉例來說,有人感染皰疹病毒後長期攜帶,但是不發作,也沒有傳染性;有人在免疫力低下時會復發,表現爲帶狀皰疹。現在值得研究的是,一般的急性感染後,病毒會被清除,不會長期攜帶。新冠復陽者究竟屬於什麼情況?還沒法下定論。”蔣榮猛表示,總體看,新冠肺炎平均住院日在15-18天左右,大部分人短時間內就能治癒轉陰,“復陽”的病例是少數,沒有必要過度緊張。

那麼,“復陽”者是否表現出了共性?

“我們結合患者的年齡、基礎疾病、病情輕重、免疫力高低等特徵進行過分析,目前還找不到明確的關聯性,人類對新冠的瞭解,還需要進一步加深。”蔣榮猛表示。

追問3

“復陽”者是否具有傳染性?

“復陽”者還能感染給其他人嗎?

記者梳理髮現,前述幾例“復陽”病例,官方對相關接觸者進行核酸檢測的結果均爲陰性,同時表示尚無證據表明“復陽”病例存在傳播風險。

“總體不認爲‘復陽’者具有傳染性,也有部分專家認爲不能完全排除可能性。”蔣榮猛介紹。

第一種觀點,基於目前沒有從“復陽”者體內分離出活病毒,只是病毒屍體或殘片,“復陽”者的病情也沒有加重。在美國、韓國等地區,並不對患者進行長期隔離。

第二種觀點則認爲,短期內“復陽”,可以說患者體內只是尚未代謝的病毒殘片,長達幾個月後再“復陽”,這個理由很難解釋。理論上只要有活病毒,就有傳染性。不過,患者傳染性在發病前一週最強,幾個月後即便有傳染性也極低。

“不必太擔心‘復陽’的問題,我們目前對新冠的防控仍比較嚴格,患者出院後有隔離期、定期隨訪,‘復陽’是小概率事件。即便解除隔離,很多患者也非常謹慎,與他人接觸甚至在家時都會注意防範措施。普通市民能做的,還是增強意識,戴口罩,少聚集,勤洗手。”蔣榮猛表示。

netease 本文來源:新京報 責任編輯:陶瑩_NB5793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