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大衣哥"朱之文帶貨成網紅!門口裝監控,家庭生活不再任人直播)

“大衣哥”朱之文是時代大潮的縮影。
去年是“直播大衣哥”,今年則成了“大衣哥直播”。除了演出,朱之文緊追潮流,在4月份也開啓了直播帶貨新業務。帶貨的朱之文樸實、幽默,網友說他是會說俏皮話的網紅。
8月13日,採訪朱之文新變化時,我們邀請他9月3日至7日來齊魯晚報舉辦的齊魯國際車展逛一逛,這裏也有直播,朱之文幽默地說他確實想來選一選車,就怕看花了眼,“相車堪比相媳婦,一個比一個好,不知道選哪一個了可怎麼辦。”
朱之文有了新變化,朱樓村變化更大,依託朱之文名人效應,鄉村旅遊正在起步…… 

關上了大門,不再任人直播自己

去年夏天時,朱之文家的院子裏經常擠滿拍視頻的男女老少和來見他的粉絲,只要朱之文不關門,除了睡覺、上廁所之外,他一天的日常生活都可以被幾十臺手機實時直播。
朱之文擀餅剝蒜,喝水喫飯,洗衣服洗頭,餵雞餵鵝,拾掇豆角爬藤,打農藥,逗狗逗鳥,唱歌盪鞦韆,與“大衣嫂”秀恩愛,指導粉絲唱歌,都是短視頻、直播平臺的爆款內容。
那時,朱之文推測自己視頻的總播放量超過100億,單個視頻5000萬點擊量都“不稀罕”。

去年夏天,朱之文家中總是聚集大量的拍攝者。
朱之文家門口永遠不缺來自各地想見“大衣哥”的人,他們翹首以盼,希望朱之文儘快從大紅鐵門裏走出來,合張影、說句話,有人也趁機抓住朱之文尋求幫助。
叫門的人沒有減少,但如今想走進這扇門已經很難了。負責“看門”的“大衣嫂”李玉華在開門之前,會先看一下監控,確認來者是找朱之文辦正事的,纔開門。

朱之文家的大紅門前天天有人等着開門。
被擁擠的人羣擠傷幾次手後,李玉華每次開門都很小心,面對門外一堆舉着手機想湧進來的人,她只把門打開一道窄縫,再用身體頂住,一個一個放人進去。除了辦事兒的,她只讓四個親戚、一位同村好友進了門,然後迅速拴上門。
門關得更緊、時間更長,不再讓熟悉、不熟悉的人長時間拍攝、直播,是因爲如今的朱樓村外來人越來越多,陌生男子“踹門事件”發生後朱之文更加謹慎和警惕。
今年4月份,流動遊樂場駐紮到朱樓村,客流來了,商販也來了,朱樓村每天遊客達幾千人。朱之文家門口被圍堵得水泄不通。4月15日,兩名陌生男子爲見朱之文當衆強行踹開了他家內院的木門,這一事件被圍觀者直播,引發網絡關注。兩名男子涉嫌尋釁滋事被抓獲、拘留,朱之文的住宅安全、隱私權等引發熱議,村裏則限流再次恢復了平靜。

朱之文說,這兩個踹門男子他不認識,也無法理解這種行爲,他不想追究這兩個人的責任,但他滿意的是警方迅速合法、合規地處理了這件事,“他們騷擾了別人,觸犯了別人”。朱之文說他現在“該接待的才接待,不該接待的就回避。”
談到家門口的安全、自身隱私等問題,朱之文說,

“(踹門)以後,每天還是來很多人,他們拍拍、發發,怎麼來,怎麼拍,是他的事兒。我讓他見上我,見不上我,就是我的事兒。”

朱之文想跟門口急着見他的人說“不如不拍我,我就是乾乾家務,想唱唱歌,比我優秀的人多了”。他說,這十來年,他也想清靜,忍一年,忍兩年,怎麼忍十年?

“人在河邊走,沒有不溼鞋,出門一看,這個人拿着手機,那個人拿着手機,有粉絲,有搗亂的人,看着我嘻嘻哈哈的,其實心裏比任何人都緊張,怕不該說的說了,該說的說不了。形象問題、各方面都得注意。”

朱之文認爲,君子取財有道,那些拍他的人不如去做點兒生意,掙錢不能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

“大衣嫂”的賬號有近百萬粉絲。
其實,被李玉華允許進門的好友和親戚,來的目的也很明確,就是拍朱之文。如今,多人直播、拍攝朱之文家庭生活的境況變少了,但有關其生活的短視頻並未減少,大衣哥喫飯、睡覺、幹家務、商演的視頻主要發佈者是擁有幾十萬粉絲的“大衣嫂”、親朋朱單闊等人,以及朱之文的助手們張成軍等,“大衣嫂”的直播也很頻繁。近期,有平臺則開始給朱之文和大衣嫂拍攝各類主題的精品vlog。
不過,朱之文打開大門出來閒逛、辦事兒、幹農活,仍會有很多手機對準他。朱之文助手張成軍說,“大衣哥”已經不開門了,開了門就會控制不住,但他每天吃了早晨飯會出來轉一圈,圍着他的人有時候多,有時候少,人太多了他就躲了。

“說的比唱的好”,緊追直播帶貨潮流

今年3月,朱之文的助手們開始在朋友圈發信息:“大衣哥朱之文開始直播帶貨了,你的公司有好產品嗎?”隨後幾個月裏,朱之文在各大平臺參與多場直播帶貨,有免費公益帶貨,也有助農專場,會受邀參加“父親節”等帶貨直播,也會給品牌帶貨,商品則包括羊湯、羊肉、大蒜等家鄉特產等。

圖片來自網絡
有趣的是,經常自嘲“小學二年級不上道”的朱之文帶貨不會冷場,也不會跑題,他善於發揮自己的小幽默,也在意自己的話有沒有格局。
朱之文有他自己的推銷話語,帶貨甜瓜,他說“你買了個甜瓜,生活就會甜甜蜜蜜,圓圓滿滿”。
他也不忘把唱歌強項加入帶貨中,喫完一口地瓜,他唱的是“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看到蘋果,他唱“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粉絲中獎,他唱“恭喜你發財,恭喜你精彩”。

在電動車帶貨中,銷售人員說騎着電動車去田裏溜達溜達,減震不好農村的路會很顛簸。朱之文搶過話頭說,他要糾正一下,現在是新時代的農村、新時代的生活,農村的路不再是“不好”了。有網友說,朱之文帶貨好樸實,三歲小孩也能聽得懂;有網友則說,沒想到大衣哥“說的比唱的好聽”。
談及緊追潮流的直播,朱之文則強調自己更願意參與公益、助農直播,自己不專業,口才也不行,對直播流程也不太清楚,就儘量少做直播。

我帶貨的商品都是審覈過的,沒問題的。但是,我能不參加就不參加,我沒文化,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也說。”

直播之餘,朱之文的演出活動也沒有落下,7月份就參加了好幾個大活動,青島、天津等大城市輪流跑。張成軍說“大衣哥”的行程都是隨時調整,活動肯定準時到,但不能保證提前一天過去。
朱之文說最近總是有人黑他,

“有人說,大衣哥不是不想出名嘛,怎麼天天僱幾十、幾百人來拍他?這是我僱的嗎?我推還推不開呢!有人說,大衣哥爲了接演出,把電話貼到門上。那也不是我的電話。有時間我就演了,沒時間就拉倒了。”

有“大衣哥”這個活招牌,朱樓村求新變

朱樓村這半年的變化,可謂日新月異。半年前這裏是一個普通村莊,村裏的熱鬧集中在直播朱之文上,半年後朱樓村的新鮮事兒一樁接一樁,朱樓村文化中心已建成,鄉土農場開工,生態園開園,農產品電商直播也開始了,朱之文獻唱又帶貨。“草根歌手”朱之文的名人效應正在被挖掘,激活村莊新變。

大衣哥朱之文家門前建起了公共文化場所。
村支書朱宇成告訴記者,政府投資500萬的朱樓村文化中心,包括鄉村大舞臺、圖書室、化妝室等,目前正在招商,爭取10月份演出開始。“4月份的時候亂糟糟的,那樣不行,以後鄉村旅遊要正規起來。”

朱之文出門就會被包圍拍攝。

“現在農村交通發達了,每家每戶門前都修上水泥路。收莊稼、你來我往都方便了,這當然是好了。”

談到對家鄉新變化的影響和助力,朱之文稱,有人說朱樓村現在變得這樣好、那樣好,其實朱樓村文化中心、電商帶貨,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那是政府出力出錢、操心辦的。

朱之文在最喜歡的小菜園裏看他種的辣椒。
朱之文說,如果有需要,他該捐款的捐款,該幫忙的幫忙,該唱歌的唱歌。

“我也想清靜,但故土難離,現在人多了也會爲家鄉出一點點力,也想把咱們的新生活宣傳出去。”

鄉村旅遊起來之後,朱樓村會面臨更大客流,朱之文家門口的拍攝者會更多。朱之文似乎也做好了準備:

“不要做計較者,凡事都不能斤斤計較小節。這兩天,門口賣西瓜的爲了多賣幾個,拍視頻說我跟他要西瓜。我啥時候要過西瓜,我都不認識他。佔點兒小便宜就佔吧,能把西瓜賣出去就是有本事。這些都傷害不了朱之文,我不在乎這些小事兒。啥樣的人都有,我以後就是唱好歌,做好人就行了。

胡淑麗 本文來源: 齊魯晚報 責任編輯:胡淑麗_MN7479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