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你不行就不行,我是男人不裝的王雁林。

我又來了。今天聊啥呢?

最近,廣電總局又出了新的限薪令,其實也不是新的,它是把之前的限薪令又細化升級了。這次主要針對網劇,說網劇拍完以後,需要把所有在裏面拿薪水的人的清單和相關的東西一塊兒交過去審覈,看一下明星在裏面到底拿多少錢。

爲什麼要這麼幹?

因爲之前的限薪令出來以後,他們發現有人鑽空子,有藝人在一個劇組裏面身兼好多職,他又是當製片人,又是當編劇,又是當副導演,是吧?還有司機、茶水......反正能拿錢的他都占上。

這樣的話他的收入,光看片酬是低了,但是乾的活多呀,人家啥都幹。所以他多拿好多錢,等於變相的其實收入總價格就沒降多少了。爲了杜絕這種情況,於是廣電總局就下了一個新的細則,要把那個清單交上去。

你說,我們作爲一個對影視行業永遠抱有一顆“希望它越來越好”的心的人,看了這個能說啥?只能祝福了!

因爲我們覺得,起碼他們是希望這個行業變好的,只是招兒我覺得打不在點兒上。之前他們說限薪,然後人家就變相說我要當副導演、當製片人、當藝術總監,然後再多拿錢。

他們跟大家說,你們這麼幹是吧?我們再出個細則。我們要你們把名單都交上來。

坦率說,這麼幹也就增加他們拿錢的難度。但他們可以讓爸爸當藝術總監,讓媽媽當製片人,讓二姨當編劇、三舅當......你不可能查每一個人,連每一個人他們之間到底存在什麼關係都不可能查那麼清楚,人家依然有辦法把錢拿出來。

所以核心的問題,我之前就說過,就管理演員這件事來說,你管理薪水這件事是治標不治本,就沒管在點兒上。確實表現出來的是(他們)拿錢多,但關鍵的問題是幹活少,所以要管的問題是管他們幹活兒的事兒。你要對他們的這種專業度等一類的東西要有監督,要有考覈,要有管理。

說白了你就是跟恆大足球隊一樣。

恆大爲什麼踢得好?因爲人家有要求,前鋒一場比賽,15000米,連守門員一場跑動距離少於8000米都要扣錢,所以他們守門員就在球門線上來回跑,不管有用沒用,但是起碼一點,恆大球員在場上那像瘋了一樣是吧?因爲你只要沒跑到,我管你踢什麼樣,反正就得扣錢。這樣雖然簡單粗暴,但是有效。

對演員也是一樣。就是說我考覈的你的問題是,比如說你出工的時間、你的表演的出力程度等等東西,比如說我們背沒背臺詞。說白了能力可以有高下,但是你態度不能有問題,你出的工出的力、時間這些東西,這些是可以被考覈的,要考覈他們這些東西,你考覈他拿的錢,反正這些我覺得,我依然不看好新的政策會起到多麼大的作用,因爲不改變根本的問題,因爲那些人該不背臺詞還不背臺詞。

他們還說,你說給多少錢合適?

你說再少,我也覺得多少錢都多,是吧?

你說3000、5000,不背臺詞,我覺得還多,你還能限嗎?限不了了。

問題不在這兒,我們也希望主管部門能夠出臺一些真正能夠管理他們的辦法,而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因爲這個真正來說沒有用,對他們來說有的是辦法,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他們很擅長的,永遠不要跟着他們的節奏走,我們需要的是有開創性的,有真正想法的科學地去管理這幫人,才能夠讓我們的整個影視行業走上一條比較健康的道路。你像好萊塢,像韓國,人家是有一套完整的管理機制,包括他們的行會,比如演員工會,可能對演員的管理是有要求的,你不背臺詞,人家直接把你的會籍開了,那就沒活幹了,這個是管用的。

但是,現在顯然沒有這樣的管理機構,那麼我覺得從主管單位來說,我覺得是需要建立這樣的管理機制,組成這樣的相關的監管機構,從根本上去管理他們,而不是緊盯着錢。我覺得緊盯着錢的結果就是他們沒掙着錢,他們有損失,有,但損失更大的是其他人。

因爲整個行業完蛋,這個行業裏面還有很多靠這個行業喫飯的一些收入並不高的那些人,而且是一個巨大的就業行業,比如說茶水、司機、替身、場工、燈光等等,很多人都指着這個生活,但是你因爲獻了明星的醜,然後整個行業完蛋,我相信這也不是主管單位所希望看到的。所以我覺得從管理上來說,解決根本問題,並且要保護行業健康成長是關鍵。

今天就說這麼多,謝謝大家。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