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剛剛結束的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最後一場電視辯論中,現任總統特朗普表現良好,但並未取得一場大勝。不過在距離投票還剩12天之際,特朗普在民意支持率上還落後10-12個百分點,一次良好表現能幫助他逆轉局面嗎?不知道特朗普現在是不是後悔在第1輪辯論中胡亂插話,因爲自己感染新冠肺炎而錯過第2輪辯論呢?

1、特朗普表現改善

近期,美國疫情持續發展,每天確診人數都在7萬人左右,疫情問題依然是美國選民最關注的話題。在這場辯論剛開始時,主持人克里斯汀就介紹,從上一次辯論至今,美國又有數千人死於新冠疫情,這個國家“正在進入一個危險的新階段。”如何迴應美國選民對疫情的關注,是特朗普無法迴避的重點問題。

特朗普在今天的辯論中,沒有自己隨意發揮,而是按照其競選團隊設計的思路回答了這一問題。一是繼續強調美國陷入新冠疫情的泥潭是“中國的錯”,而不是他的。二是強調疫苗正在生產中,美國即將走出新冠疫情的影響。三是用拜登在疫情初期的一些言論證明,拜登在疫情初期也沒有意識到這種病毒的危險。用特朗普的話說,他是“在應對大流行和經濟方面,他的表現比任何一位總統都出色,也比拜登的表現更好”。

在自己的弱項移民問題上,特朗普採取了“比爛”戰術,強調民主黨奧巴馬政府也曾經殘酷對待非法移民,他執政期間關押非法移民的鐵籠就是拜登擔任副總統期間購置的。特朗普在辯論中問,“,誰做了籠子?”這一策略上的變化,會削弱拜登在有色人種選民中的領先優勢。

2、拜登沒有犯下大的錯誤

在這場辯論開始之前,共和黨人藉助一些關於拜登兒子亨特·拜登的不雅視頻,大肆炒作拜登家族在拜登擔任副總統期間還在烏克蘭和中國做生意,企圖將拜登描繪爲一個“貪腐的政客”,以重演2016年用“郵件門”將希拉里拉下馬的好戲。

拜登在應對這一問題時,明顯做了充分的準備。一是強調特朗普競選團隊炒作自己兒子的醜聞並沒有獲得多少可靠的證據,所謂視頻和郵件模糊、內容不詳,還是特朗普的幾個親信提供給媒體的,根本沒有多少說服力。二是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此前對奧巴馬政府的烏克蘭政策進行過審查,並且得出過正面的結論。這一結論用來反擊同爲共和黨的特朗普再合適不過了。特朗普糾纏拜登兒子過去的劣跡,而拜登則要把兒子塑造成“浪子回頭金不換”的案例,總的來看,這一話題並沒有引起美國選民太大的興趣

拜登在自己優勢的“醫改”問題上,頻頻對特朗普出招。2016年大選期間,特朗普強調要廢除奧巴馬醫改法案,並推出一個“全新的、美妙的醫療保健計劃”。但是4年過去了,特朗普和共和黨甚至沒有在國會提出過一個完整的計劃。有超過8成的美國民衆在醫改問題上,更信賴拜登。在這場辯論中,拜登再次將這個問題拋給特朗普,特朗普也沒有給出什麼有新意的答案。

3、奇蹟還會上演嗎?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直到最後時刻希拉里還在民意調查上領先特朗普,最後卻對特朗普“反殺”。今年的大選特朗普又在民調上持續落後,他依然在期待上演2016年那樣終場翻盤的好戲。不過從目前的情況看,特朗普想要翻盤難度很大,機會可能已經溜走,主要有3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特朗普執政4年,使得美國左右翼選民的矛盾和隔閡更加嚴重。多數中間選民對於美國出現這種分裂的狀況非常不滿,把矛頭直指特朗普。同時多數民主黨選民對特朗普極其反感,他們甚至不會因爲拜登的一些小失誤而改變自己的主意。

二是4年前大選的最後階段,特朗普的民調數字呈快速上升的趨勢,而希拉里在“郵件門”的打擊下聲勢大不如前,最終在選舉的最後時刻實現了“黃金交叉”。而這次選舉,特朗普的支持率始終穩定在40%-45%之間,沒有特別強勁的上升。一些關鍵搖擺州,特朗普的支持率也明顯落後。

三是特朗普在競選策略上出現了一些失誤。在第一次辯論中,他企圖通過頻繁插話,攪亂拜登的思路,讓拜登犯錯,結果拜登沒有被攪亂,特朗普的形象卻受到很大的損害。這場辯論結束後,拜登把領先優勢擴大到10-12個百分點。第二場辯論又因爲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拒絕接受線上辯論而告吹。現場辯論本來是特朗普的優勢,結果大好機會沒有抓住,喪失了絕佳的翻盤機會。

感謝閱讀,歡迎點評和持續關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