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癌術後復發被許多因素影響,最主要的影響因素還是腫瘤分期,分期越早復發的機率要小很多。資料顯示Ⅰ期乳腺癌5年生存率要在95%以上,其中60%—80%的病人20年後也沒問題!

規範化治療是降低病人復發風險、改變生存時間最重要的措施,內分泌治療就是主要方法之一。

內分泌治療適應於激素受體陽性乳腺癌,術後治療一般持續要5—10年,治療期間腫瘤有復發轉移的可能嗎?

總體上,Ⅰ期乳腺癌5年內複發率大概在20%—30%左右,而Ⅱ期、Ⅲ期5年內複發率高達40%—60%,因此,內分泌治療期間腫瘤是有可能復發轉移的!

既然治療也會復發,那治療還有必要嗎?這種想法是不對的。治療是不可能完全避免復發,但會降低復發風險、延緩復發時間,有人研究顯示,該內分泌治療而未治療、包括治療不滿1年者,復發風險增加8倍!

激素受體陽性乳腺癌惡性度相對較小,復發多是局部淋巴結、骨轉移,肝臟、肺臟、腦轉移往往在很晚的時候才發生,因此,病人生存時間很長,復發後不能輕易放棄,應該積極治療。

某乳腺癌病人激素受體陽性,術後卻拒絕一些輔助治療,術後3年股骨轉移、骨折,沒有手術,“他莫”內分泌治療(絕經後、經濟問題沒有使用芳香化酶抑制劑),現在也一年多了,顛覆了家屬“不行了、等”的認識!

內分泌治療疾病進展了該怎麼辦?還能繼續內分泌治療嗎?還是換成化療?

判斷腫瘤是原發性耐藥?還是用藥後慢慢耐藥、繼發性耐藥?以2年爲界,內分泌治療2年內復發爲原發性耐藥,超過2年爲繼發性耐藥,2年也是一個“大概”的線,結合具體情況。

原發性耐藥一般不考慮再內分泌治療,繼發性耐藥可考慮繼續內分泌治療,若存在臟器轉移、存在比較大的危險,急需緩解臟器壓力也不考慮內分泌治療,因爲內分泌治療起效比較緩慢。

再次內分泌治療方案多“強烈”一些,比如絕經前“他莫”耐藥推薦芳香化酶抑制劑聯合CDK4/6抑制劑、或HDAC抑制劑,非甾體類芳香化酶抑制劑治療失敗推薦甾體類芳香化酶抑制劑聯合HDAC抑制劑,或“氟維司羣”聯合CDK4/6抑制劑等等。

再次內分泌治療的藥物大多上市時間很短,貴的要死,因此,現實當中內分泌治療失敗後,很多病人還是選擇了化療,尤其是“紫杉”類藥物。推薦先聯合藥物化療再單藥維持治療,也有研究顯示單藥密集化療效果好一些。

科學抗癌,減少術後復發、延緩復發時間,復發也不要喪失信心,根據復發的部位、病竈多少、以往治療方案、病人年齡體質以及家庭環境等具體情況制定相適宜的治療方案,以期病人能有好的以後!我是@劉永毅醫生 ,感謝您的閱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