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雷軍:小米不是低端產品;年報:不,你是!

本文是超財經第4篇原創作品

“那時候,他們不知道,命運的每一次饋贈,都在暗中標好了價碼”。

當初靠着“屌絲”文化在手機市場逆襲成功的小米也許不會想到,在他們2011年8月發佈首款手機的9年後,他們會如此想要擺脫“屌絲”這個本來沒有貶義的互聯網詞彙。

01 上熱搜的“屌絲”說

如果沒有沒有小米清河大學副校長王嵋在一次行業會議上“屌絲論”的發言被流出,小米和雷軍的這兩年可以用另一個網絡詞彙“高大上”來形容。

在2020年2月份,“小米十週年的夢幻之作”小米10發佈會上,雷軍宣佈小米手機正式衝擊高端市場,其推出的小米10售價達到了6999元。

在11月18日的“2020亞布力論壇”上,雷軍在談到外界對小米的三個誤解中最先提到的就是小米產品高端化問題,而解決方案則是"是把手機價格賣貴,只有手機賣貴了,又有用戶買賬,小米纔算真正的站穩了高端手機市場,也才能得到認可。"

隨後的幾天,11月23日,小米雷軍入選中國一線時尚雜誌《智族GQ》 “年度人物”,在照片中雷總帥帥的大背頭,意氣風發。

不僅如此,小米其實也在極力擺脫硬件廠商的定位,在今年的小米開發者大會上,雷軍表示,“小米不是單純的硬件公司,而是創新驅動的互聯網公司”。與此對應的是2020 年,小米承諾全年研發投入將超過100 億元,並且還要在現有近萬人的工程師數量上再招 5000 人。

因此,王嵋的那句“小米認爲,未來的天下,得屌絲者得天下”的言論,雖然並沒有在外界引起了多少爭論,但是小米集團卻對這種言論相當敏感,在外部很多人並不知道此事的情況下,是小米官方的道歉和王嵋的迅速請辭使事件出圈上了微博熱搜。

02 向高端化,前進!

實際上,向高端市場轉型可能更符合小米的經營邏輯。

從小米2011年開始推出第一款手機開始,智能手機市場就面臨着激烈競爭的局面,特別是在智能手機市場日趨飽和的情況下,國內手機廠商不斷面臨着洗牌和死亡的壓力。

對於小米來說,其所見長的互聯網營銷打法被競爭對手複製,線下的擴張也進展緩慢。追求高性價的定位又使得小米的毛利不盡如人意,高"性價比"的標籤使得小米的產品只能在競爭激烈的低端機紅海中掙扎。“小米產品低端”不僅成爲不少用戶對於小米的第一印象,而且更是直接影響了小米在資本市場的表現。

小米集團的以往年報數據顯示,因爲價格戰導致過低的毛利率使得2015年小米集團在營收高達668.11億的情況下,毛利卻僅有27億元,毛利率僅爲4%。

雖然小米一直自稱是互聯網企業,但是其產品定位卻令資本市場只是把小米定位爲傳統的製造型企業。IPO時,小米一度估值高達1000億美元,但最終上市的發行價爲17元港幣,估值僅爲543億美元。雖然經過了2018年和2019年的回購,但小米的股價總是在10港元/股左右徘徊,低於17港元的發行價。

反觀華爲,當時中高端的Mate 7、P8系列的銷量均已經接近千萬,讓華爲在中高端市場站穩了腳跟。

在看到了"高性價"的弊端之後,小米開始轉型高端。2019年年初,重掌小米後的雷軍發佈了獨立品牌紅米Redmi,小米和紅米Redmi兩個產品線將各自獨立,前者將專注先進技術的率先導入,立足中高端到旗艦市場。

今年2月份,小米發佈了小米10系列手機。小米10、小米10 Pro、小米10至尊紀念版,這三款手機的最低起售價爲3999元,最高售價達到6999元。小米10系列的發佈,讓小米打入了高端領域。

在進軍了高端市場之後,小米集團實現了股價和業績的華麗轉身。11月24日小米公佈的2020年第三季度報告也顯示了小米強勁的增長,在整體市場下滑的情況下,小米業績逆市增長,Q3季度收入達人民幣722億元,同比增長34.5%;經調整淨利潤41億元,同比增長18.9%。股價也漲到了28元港幣的歷史新高。

03 報告說,小米仍然不夠高端

雖然小米一直在卯足勁向高端化衝擊,但是就此說小米已經轉型成功卻爲時尚早,無論從市場的觀感還是從數據上來看,在短時期內小米仍是低價格機型的手機公司。

小米剛剛發佈的三季報中,智能手機收入476億元,同比增長47.5%;智能手機出貨量4660萬部,同比增長45.3%,雖然成績傲人,但是小米智能手機的ASP(手機平均售價)僅爲1022.3元,從這個售價來看,“屌絲”依舊是支撐小米收入的主要羣體。

從第三方市場數據來看,情況依然如此。

在IDC公佈的 “2020年上半年中國600美元以上價位段智能機市場份額”中,小米排在華爲和蘋果後位列第三,雖然名次排在兩者之後,但是與前兩者市場份額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從數據可以看了,華爲和蘋果分別以44.1%和44%分列榜單第一、二名,但排在第三名的小米市場份額僅爲4%,也就是說在國內4000元以上的高端手機中,每賣出10臺華爲或蘋果,才賣出一臺小米。

在出貨量上,雖然小米手機目前的出貨量能夠達到世界第三的水平,很大一部分都是子品牌Redmi貢獻的中低端型號。IDC、Canalys等調研機構給出的2020年單品銷量排行中紅米Note8系列,紅米8等機型均榜上有名。但這些機型的價格集中在699-1299元之間,是毫無疑問的低端機型。

旭日大數據與第一手機界研究院聯合出爐的“2020年Q2全球暢銷手機市場分析報告”也顯示,2020年Q3全球手機800美元+暢銷機型TOP20中,三星11款,蘋果4款,華爲2款,小米、OPPO、微軟各1款;但是在 200 美元以下暢銷機型 TOP20 中,小米冠絕羣雄,擁有 7 款機型(均爲 Redmi 品牌),僅上榜機型就貢獻了 2655 萬部,是小米手機銷量的絕對大頭。

綜合來看,中低端市場依然是小米手機的核心增長來源,是重回世界第三的最大 " 功臣 "。

04 屌絲們,再見還是再也不見?

雖然眼下對“屌絲”一詞說“不”,但在創立之初,靠着略有自嘲意味的“屌絲文化”,小米以"性價比"爲主打核心,並藉此標籤,通過營銷方式的創新迅速擴張。

“爲發燒而生”,是第二代小米手機的宣傳語,當年賣1999元的價格,但是在性能和配置上卻不輸其他國外品牌4000、5000元手機,超高的性能與極致的性價比讓小米集團的手機迅速"出圈",併成爲當年手機市場的黑馬。

正是從那一刻開始,智能手機開始逐漸平民化,可以說,正是有了小米這條“鮎魚”在當初價格高企的智能手機市場中的“遊動”才激活了中國智能市場向高性價比產品的轉變。

小米和那些同時代的手機廠商們通過規模優勢使得硬件的價格不斷降低並形成良性循環,從而使得普惠的智能手機在中國快速普及。而正是有了硬件的普及才使得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具備了條件,纔有後來中國互聯網企業迅速發展並且在世界上佔有一席之地。

從這點來說,小米的功勞怎麼評價都不爲過。

但是就像屠龍的戰士最後卻成了惡龍,曾經自稱爲“屌絲們”製造好手機的小米如今卻以高端產品爲榮。雖然企業的發展自有其邏輯,但是高性價比和高端化從來就不是對立的,如何處理好"性價比"和"高端化"之間的矛盾,這或許是小米最應該想清楚的問題。

現在當年購買第一代小米手機的用戶們,可能還會記得小米第一代手機發佈會火爆的場面;還會記得在小米論壇上針對一些功能提出問題後,小米技術團隊的快速反應和迭代;還記得小米官網曾經發售過的“adiaosi”的T恤。

但是,現在小米早已經不是原來的小米,對曾經的屌絲們,小米,是再見,還是再也不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