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記者/李靜

今年已經是賈玲第六次登上央視春晚的舞臺,從2010年初出茅廬,到2021年成爲撐起春晚語言類節目檯面的主力,10年時間,不長也不短。看得出,她已有了一些“江湖地位”,在今年的小品結尾,已經可以大大方方地安利自己的電影作品——“明天是大年初一,請朋友們去電影院看電影。”大年初一,賈玲的導演處女作《你好,李煥英》上映。

該影片改編自賈玲的同名小品,是2016年她爲了紀念自己的母親而作,在當時演出的綜藝舞臺上,這部笑中帶淚的作品大受歡迎,同場演出的岳雲鵬流着淚評價:“好活兒!好作品!”這幾乎成了賈玲的小品代表作,從那之後,賈玲就開始着手電影的籌備和創作。

相比小品,如何用更豐富、更生活化的呈現方式提升電影質感,對於首次執導的賈玲來說,學習這些跨界的技術耗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賈玲準備了四年,從效果來看,她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2月9日,《你好,李煥英》預售已經破億,是春節檔預售破億的第二部電影。截至2月12日電影首映日中午11:30,《你好,李煥英》總票房破2億元,在同日上映的7部春節檔影片中排名第二。

電影並非小品的復刻,也不是過度的私人緬懷,更像是賈玲用喜劇的方式,把媽媽李煥英介紹給觀衆。儘管電影的內容和層次還稍顯單薄,但勝在情感真摯。

2001年以後,賈玲就再沒機會見到母親了。那年,她考上了中央戲劇學院相聲班,開學一個月後她收到了來自家裏的噩耗——母親意外從拖拉機上摔下來,搶救無效去世。成名後,賈玲在一次採訪中說,母親去世後,便再也沒有一件事能讓自己打心底裏高興起來,自己的快樂永遠都缺了一角。在電影裏,賈玲增加了她去醫院探望母親和母親去看她演出的情節,算是給自己圓了一個今生難了的夢。

賈玲能夠與喜劇結緣,還要歸功於母親濃重的襄陽口音造成的誤會。當時,賈玲同時考取了中戲戲劇表演專業和喜劇表演專業(相聲班),招生辦打來電話讓選一個,接電話的賈玲母親口音重,招生辦將母親說的戲劇聽成了喜劇,賈玲陰差陽錯進了冷門相聲專業。

陳佩斯說過:“喜劇是把觀衆擡得很高很高,自己很卑賤很卑賤,我用我的卑賤來贏得觀衆的笑聲。”也正因爲這個原因,相聲一直是男人的天下,“發託賣相”式的表演不適合女孩。

在早年的相聲表演中,嬌小秀麗的賈玲站在男搭檔旁邊,只能捧個哏。受限於形象、性別,賈玲也只能與搭檔通過兄妹、夫妻拌嘴的形式抖包袱,效果打多少折扣可想而知。

那時賈玲只有零星的演出,租住在小到“狗來了都只能豎着搖尾巴”的小平房,冬天沒有暖氣。可她太喜歡舞臺,姐姐在家鄉給找了穩定的工作,她拉來師傅馮鞏擋駕,馮鞏對賈玲的姐姐說:“你沒有看過她演出,她真是幹這一行的料。”

她的確是的,但她更是發狠用功的。還只能表演相聲的時候,賈玲探索一切可以突破的可能,最早登上春晚舞臺的作品《大話捧哏》就是探索的產物,在相聲中加入類似小品的表演,賈玲起名爲“酷口相聲”,不少同行覺得這僅僅是個概念,但創新給賈玲帶來了更多機會和可能性。

她的身材也是一個梗。早年流傳較多的版本是因爲喜劇女演員的路子太窄,賈玲纔在師傅馮鞏的建議下故意增肥以便於接地氣。賈玲後來否認了這種說法,她說易胖體質、創作壓力以及早年快速減肥引發的身體反應,纔是導致她無法通過控制飲食來調控體重的原因。

胖乎乎的沒有任何攻擊性的形象確實帶來了紅利,就如沈騰所說——男人喜歡她,女人不嫉妒她。在綜藝舞臺上,她毫無包袱,貼鬍子,束胸,帶頭套,惟妙惟肖地模仿一衆男藝人:阿寶、劉歡、騰格爾、周曉鷗……師父馮鞏看不下去了,罵她:“幹嘛呀?你一個女孩子,以後還嫁不嫁人了?”

但因爲熱愛喜劇、熱愛表演,她還願意付出更多。只爲博得觀衆一樂,她還可以表演三秒喫西瓜,一口氣“對瓶吹”喝完整瓶啤酒,生喫辣椒,觀衆看到她的表演爆笑,同是喜劇演員的馬麗卻心疼地說:“別吃了,真是的。”

她太珍惜、太愛這個舞臺了,她自己也說:“女丑難尋。”

但總有些時候,女孩子的那顆愛美之心會冒出頭來。賈玲在某次採訪時樂滋滋地提起過,自己特別自豪的一個角色,是在《百變大咖秀》上模仿瑪麗蓮·夢露,又美又很像,還好笑。這大約是屈指可數的她扮演過的美麗角色了。只是女諧星畢竟是條不歸路,就像臺灣諧星謝依霖說的,“只要選擇了這條路,就要放棄成爲林志玲”。

她不爲自己的付出抱屈,畢竟“做喜劇演員是多麼開心的事情啊!”她願意做一個讓人開心的人,而且能被這麼多觀衆喜歡,已經沒有任何值得喊累、抱怨的地方了。

她覺得自己沒有才華,也沒有天大的本事。她對《中國新聞週刊》說:“我的最大的套路就是真誠。發自內心地跟觀衆講一件事情,觀衆一定覺得好笑。說相聲、演小品、拍電影其實都是共通的,真誠最重要。”

如今,觀衆和舞臺已經完完整整地接納了她,她也有機會把邊界拓得更寬,不再僅僅是那個表演喜劇的“女漢子”,而是成爲了導演賈玲。有觀衆在網上評論留言說,看《你好,李煥英》就是衝賈玲去的,她給自己帶來了那麼多歡笑,願意給她貢獻一張電影票。

今天的她似乎可以稍微鬆弛下來一點了。對於導演的角色,她對自己還算寬容。以前,她做每件事情,無論成功失敗都會覆盤,會因爲粗心大意而自責。如今,電影開機前,賈玲在備忘錄上寫下了這樣的話送給自己:“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千萬不要責備自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