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公安局因公犧牲民警王軍

中國日報 4月6日電 (記者 楊澤坤)“父親犧牲了,倒在了他的崗位上,世上多了一個英雄,我卻沒了惟一的爸爸。媽媽說是因爲他太累了,所以老天爺讓他早點休息,可我寧願他每天奔波忙碌疲憊不堪,只要他還能回家。”因公犧牲的天津市公安局民警王軍的女兒王思源說道。

中國日報 4月6日電 (記者 楊澤坤)“父親犧牲了,倒在了他的崗位上,世上多了一個英雄,我卻沒了惟一的爸爸。媽媽說是因爲他太累了,所以老天爺讓他早點休息,可我寧願他每天奔波忙碌疲憊不堪,只要他還能回家。”因公犧牲的天津市公安局民警王軍的女兒王思源說道。2020年9月17日一早,王軍像往常一樣,在熟悉的道路上守護平安,不料意外悄然而至。上午9時30分許,王軍發現一輛小客車佔用應急車道違法行駛。他立即上前糾正小客車違法行爲,就在查處過程中,被一輛重型半掛車撞倒受傷。雖經全力搶救,但傷勢過重不幸犧牲,他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崗位上。時年53歲。

2020年9月17日一早,王軍像往常一樣,在熟悉的道路上守護平安,不料意外悄然而至。上午9時30分許,王軍發現一輛小客車佔用應急車道違法行駛。他立即上前糾正小客車違法行爲,就在查處過程中,被一輛重型半掛車撞倒受傷。雖經全力搶救,但傷勢過重不幸犧牲,他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崗位上。時年53歲。王軍生前系天津市公安交管局高速公路二支隊京滬高速公路大隊一級警長,曾榮立個人三等功1次、獲個人嘉獎5次。日前,公安部追授王軍同志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雄模範。

王軍生前系天津市公安交管局高速公路二支隊京滬高速公路大隊一級警長,曾榮立個人三等功1次、獲個人嘉獎5次。日前,公安部追授王軍同志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雄模範。從警33年,王軍始終牢記人民警察的初心和使命,無論在現勤崗位還是內勤崗位,無論是中心城區大隊還是高速公路大隊,日復一日地重複着巡查糾違、疏通擁堵、勘查事故現場、內勤保障等工作。他長期戰鬥在公安交通管理工作一線,恪盡職守,執法公正,親民愛民,無私奉獻,在平凡的崗位上作出了不平凡的業績。

從警33年,王軍始終牢記人民警察的初心和使命,無論在現勤崗位還是內勤崗位,無論是中心城區大隊還是高速公路大隊,日復一日地重複着巡查糾違、疏通擁堵、勘查事故現場、內勤保障等工作。他長期戰鬥在公安交通管理工作一線,恪盡職守,執法公正,親民愛民,無私奉獻,在平凡的崗位上作出了不平凡的業績。現任天津市高速公路二支隊秩序管理大隊大隊長的張同欣曾經在京滬大隊與王軍並肩戰鬥了5年,每次想起王軍同志在業務上對自己的傳授、指導,在生活中對同事們的關心、關愛,還有當大家遇到困難時,王軍毫無保留地幫助時,張同欣都會更加懷念他。張同欣表示,王軍同志平時在工作中的自覺和主動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經常主動要求加班加點,本應在隊裏備勤的時候,他毅然主動要求上路巡查,目的就是早些發現問題之後能夠早進行處置,更好地保障道路安全暢通。”

現任天津市高速公路二支隊秩序管理大隊大隊長的張同欣曾經在京滬大隊與王軍並肩戰鬥了5年,每次想起王軍同志在業務上對自己的傳授、指導,在生活中對同事們的關心、關愛,還有當大家遇到困難時,王軍毫無保留地幫助時,張同欣都會更加懷念他。張同欣表示,王軍同志平時在工作中的自覺和主動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經常主動要求加班加點,本應在隊裏備勤的時候,他毅然主動要求上路巡查,目的就是早些發現問題之後能夠早進行處置,更好地保障道路安全暢通。”2015年11月21日19時突降大霧,21時許,有羣衆報警稱,由於大霧能見度不足5米,在京滬高速下行距靜海收費站1公里處有40多輛大貨車停靠在應急車道無法行駛,存在嚴重交通安全隱患。接報後,王軍立即與同事趕往報警地點。到達現場後,他發現大貨車全部停靠在應急車道,而且司機都在車上睡覺,一旦發生交通事故,後果不堪設想。王軍立即讓同事用警車在車隊尾部進行安全防護,自己則徒步逐車叫醒駕駛員,並囑咐他們立即啓動車輛,準備駛離高速。經過近2個小時的工作,40多輛大貨車的駕駛員全部將車輛啓動,由他駕駛警車從靜海收費站帶離高速。

2015年11月21日19時突降大霧,21時許,有羣衆報警稱,由於大霧能見度不足5米,在京滬高速下行距靜海收費站1公里處有40多輛大貨車停靠在應急車道無法行駛,存在嚴重交通安全隱患。接報後,王軍立即與同事趕往報警地點。到達現場後,他發現大貨車全部停靠在應急車道,而且司機都在車上睡覺,一旦發生交通事故,後果不堪設想。王軍立即讓同事用警車在車隊尾部進行安全防護,自己則徒步逐車叫醒駕駛員,並囑咐他們立即啓動車輛,準備駛離高速。經過近2個小時的工作,40多輛大貨車的駕駛員全部將車輛啓動,由他駕駛警車從靜海收費站帶離高速。2020年4月的一天,王軍帶領輔警在路面巡查時發現,一輛大貨車在行駛時車身左右搖晃,狀態異常。王軍駕車跟隨大貨車行至服務區附近時,用擴音器向大貨車喊話要求其進入服務區接受檢查。期間,駕駛人謊稱未帶駕駛證,但經進一步覈實,發現其駕駛證已被依法註銷,處於無證駕駛狀態。王軍以“老交警”的經驗和責任擔當,及時排除了一起道路交通安全隱患。

2020年4月的一天,王軍帶領輔警在路面巡查時發現,一輛大貨車在行駛時車身左右搖晃,狀態異常。王軍駕車跟隨大貨車行至服務區附近時,用擴音器向大貨車喊話要求其進入服務區接受檢查。期間,駕駛人謊稱未帶駕駛證,但經進一步覈實,發現其駕駛證已被依法註銷,處於無證駕駛狀態。王軍以“老交警”的經驗和責任擔當,及時排除了一起道路交通安全隱患。由於工作忙,王軍很少有時間陪伴家人。在女兒王思源的記憶中,他就一直很忙,每天女兒還沒起牀時,他就走了,有時我女兒都睡了,他還沒回來。家裏也沒有節假日,因爲每到節假日他都不在家,無論春節還是國慶。2020年9月16日,事故發生的前一晚,一家三口在喫飯時還在商量等王軍退休了去自駕遊遍全中國。

由於工作忙,王軍很少有時間陪伴家人。在女兒王思源的記憶中,他就一直很忙,每天女兒還沒起牀時,他就走了,有時我女兒都睡了,他還沒回來。家裏也沒有節假日,因爲每到節假日他都不在家,無論春節還是國慶。2020年9月16日,事故發生的前一晚,一家三口在喫飯時還在商量等王軍退休了去自駕遊遍全中國。“當時我並沒有想到,那是我們一家三口喫的最後一頓飯,那是父親對我們許下的卻永遠無法實現的一個承諾。我也不知道天堂有沒有車來車往,但我知道如果有,那父親一定會繼續守護在天路中間,守護着暢通,守護着平安!”王思源說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