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瀘州銀行連續兩年增收不增利,10年老行長近日因“個人原因”辭職

來源:新華融媒看財經

作者:李娜

瀘州銀行近期發佈的2020年業績報告顯示,去年該行實現營收31.55億元,同比增長12.40%,淨利潤卻同比減少9.12%至5.76億元。值得注意的是,該行淨利潤已連續兩年下滑,2019年瀘州銀行淨利潤爲6.34億元,同比下降3.71%。

對此,年報中瀘州銀行行長徐先忠表示,該行2020年淨利潤總額有所下降,是“受疫情及大額風險貸款的影響。”徐先忠在行長致辭中稱,隨着不良資產的處置以及零售業務轉型,該行的負債成本將進一步降低,盈利能力將進一步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瀘州銀行行長徐先忠辭職的消息傳出。瀘州銀行2020年度股東大會召開前夕,該行公告宣佈,董事會於2021年6月7日接獲該行執行董事及行長徐先忠的書面辭呈,徐先忠“因個人原因”辭去行長等相關職務。

對此,6月9日瀘州銀行方面回覆記者表示,徐先忠行長已履行正常辭任程序,其辭任對該行日常經營並無不良影響。“我行將在可行的情況下確定合適人選填補行長空缺,並根據相關程序向社會公告。”

瀘州銀行同時對經營業績、不良率、資本補充等問題進行了迴應。據介紹,2020年瀘州銀行3.6億股H股配售工作因種種原因未如期完成,2021年該行將從內生性積累及開展外源性資本補充兩方面提升資本充足率,爲接下來的發展提供保障。

出身工行,任瀘州銀行行長近10年

公開資料顯示,瀘州銀行於1997年9月15日成立,總部位於四川省瀘州市,主要股東有瀘州老窖集團、四川省佳樂企業集團、瀘州市財政局等,於2018年12月17日在香港聯交所主板掛牌上市,是西部地區地級市中首家上市銀行。

徐先忠則是一名在銀行業擁有27年從業經驗的老將。個人履歷顯示,在進入瀘州銀行前,徐先忠在工商銀行系統內任職長達19年。自1991年8月,徐先忠從工商銀行瀘州市分行江陽分理處的一名工作員做起,歷任瀘州市分行會計覈算中心副主任,工商銀行藺縣支行副行長、行長,工商銀行敘永縣支行行長,工商銀行廣元分行副行長,工商銀行內江分行副行長等職務。

2010年8月,徐先忠作爲副行長候選人加入瀘州市商業銀行,自2011年4月起一直擔任該行董事,並自2011年8月起擔任瀘州銀行行長,直至如今辭職已在任將近10年。

在瀘州銀行任職期間,徐先忠主要負責瀘州銀行日常整體運營,同時主管瀘州銀行內控合規部(安全保衛部)和內部審計部。據瀘州銀行財報披露,徐先忠2020年的薪資爲117.7萬元,超過該行董事長遊江,成爲高層中薪酬最高的人員。

根據瀘州銀行此前公告,徐先忠於2019年5月28日被委任爲該行行長,任期與第七屆董事會一致。即徐先忠屬於任期未滿即突然辭任,從年齡上看,也未到退休年齡。瀘州銀行2020年財報顯示,徐先忠現年才51歲。

對於的徐先忠離任,瀘州銀行公告僅披露稱是“因個人原因”。瀘州銀行方面6月9日向記者表示,徐先忠已履行正常辭任程序,經該行董事會審議通過。徐先忠行長的辭任對該行日常經營並無不良影響。該行將在可行的情況下確定合適人選填補行長空缺,並根據相關程序向社會公告。

盈利連續下滑,不良率升至近五年最高點

截至2020年底,瀘州銀行資產總額爲1188.86億元,同比增幅達到了29.67%。不過,放在28家A股、H股上市城商行中對比來看,瀘州銀行仍是資產規模最小的銀行。

此外,記者注意到,在總資產規模快速擴張的同時,該行的盈利能力卻在下滑。數據顯示,2019年、2020年,瀘州銀行分別實現營業收入28.06億元、31.55億元,同比增長45.11%、12.40%;歸屬於銀行股東淨利潤分別爲6.34億元、5.76億元,同比減少3.71%、9.12%。

對於該行增收不增利的情況,瀘州銀行向記者表示,一方面該行響應國家進一步減稅降費服務實體經濟的號召,通過降低貸款利率、延長貸款還本付息期限、減少收費等方式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另一方面疫情衝擊疊加經濟下行,該行爲有效地控制經營風險,調整了預期信用損失模型的參數比例,增提了預期信用損失準備。

數據顯示,2020年該行預期信用損失12.42億元,比上年增長2.98億元,增幅爲31.49%。從構成看,貸款預期信用損失是資產減值損失最大組成部分。

2020年,該行的不良貸款同樣增長較快。數據顯示,2020年瀘州銀行不良貸款總額10.88億元,同比增幅達160.91%;不良貸款率爲1.83%,增長0.89個百分點,達到近五年最高;撥備覆蓋率187.43%,下降162.35個百分點,達到近五年最低。

對此,瀘州銀行回覆表示,當前全球經濟增長不穩定因素較多,國內經濟下行壓力較大,企業普遍經營困難;同時,2020年突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加劇了企業的經營困難,導致部分企業不能按期歸還銀行貸款,因此使得該行不良率有所上升。不過,瀘州銀行強調,該行不良率仍處於全國同行業平均水平。

2020年財報披露的數據顯示,該行經營出現困難的主要是製造業部份企業,不良貸款餘額上升較快,佔了公司類不良貸款總額的55.57%。製造業不良貸款率更是從2019年的9.14%飆升至2020年底的20.45%。

對此,瀘州銀行稱,該行將繼續加強信用風險管理,對不良類貸款按照“一戶一策”方式強化管理,通過清收處置、覈銷等方式,化解不良貸款。“未來我行將大力發展理財等中間業務,調整收入結構,實現收入多元化,合理控制成本費用,加強信貸資產質量管控,持續提升盈利水平。”

而資產業務的增加需要資本金的保障。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至2020年底,該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爲10.69%、9.31%、8.11%,已連續兩年下滑。對此,瀘州銀行解釋稱,該行信貸投放力度加大,核心一級資本增長速度低於風險加權資產增長速度,因此相關指標出現下降。

在資本補充方面,瀘州銀行表示,2020年該行積極推進新H股發行工作,但外源性資本補充渠道少、週期長、對投資者資格的政策性要求趨嚴,外源性資本補充制約因素較多,導致3.6億股H股配售工作未如期完成。

“2021年,我行將增強盈利能力,優化資產結構,注重內生性積累。同時積極開展資本工具創新,開展外源性資本補充。”瀘州銀行表示,包括積極研究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補充城商行資本政策,向上爭取地方政府專項債券額度補充一級資本;結合銀行實際,積極申請發行二級資本債券等,提升資本充足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