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又“鴿”了監管約談?浙江證監局:想見貴司老闆一面太難了!

流水的老闆鐵打的殼,ST步森7年四度易主。但似乎又有些特質一脈相承,那就是都不愛搭理監管約談!

ST步森昨晚公告,收到浙江監管局下發的監管問詢函。開篇三連問直擊:公司實控人、董事長王春江爲啥不來我局約談?王春江是不是跑了?他還能不能接着當公司董事長?

彷彿昨日重現,幾乎一模一樣的考問,王春江的“前任”趙春霞也收到過。

不過,迴應監管的並非當事人現場報到,而是ST步森後續一系列股權拍賣、改朝換代和“內訌宮鬥”的“連續劇”。

只是不知這次,ST步森“易主-內鬥-下臺-跑路”的循環是否還要繼續?

7年5任,“未善終者”衆

作爲7年來的第5位老闆,要了解王春江的上位史,先得捋順ST步森的“斷代史”。

回溯歷程,2015年5月,謀劃賣殼已久的步森股份12名創始股東,將上市公司控制權轉讓給楊臣、田瑜等人。

2016年8月底,楊臣、田瑜等人又將ST步森的控制權轉手給了長袖善舞的資本玩家徐茂棟。

2017年11月,無功而返的徐茂棟從ST步森成功脫身,將權杖交給了愛投資董事長趙春霞。兩年後,徐茂棟被證監會採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

2019年4月,趙春霞因債務糾紛被迫“出局”,其所持股權被司法拍賣給了名不見經傳的王春江。

有意思的是,在此後長達4個月的時間裏,王春江控制的東方恆正,都處於一種“入而不主”的尷尬局面。

晉升爲ST步森第一大股東後,東方恆正和王春江等5名股東開始籌劃董事會換屆改選,但所提交的提案屢遭否決。

2019年9月2日, *ST步森 終於召開了事關董事會換屆選舉的股東大會。令人始料不及的是,在這次股東大會上,沒有現場投票,董監高提前退場,中途變更見證律師,P2P投資人與股東現場互懟,保安湧入會場要求清場,參會股東撥打110……一片“混戰”之後,浙江證監局和深交所雙雙下發問詢函。

隨後,包括ST步森時任董事長趙春霞在內的6名非獨立董事及2名監事向公司遞交了書面辭職報告。與此同時,東方恆正提名王春江、杜欣等6人擔任第五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二股東上海睿鷙則提名汪小康、曹學鋒2人角逐董事會席位。

根據此次股東大會最終投票結果,東方恆正提名的當選董事佔董事會成員過半數以上。至此,王春江終於成功上位。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2019年6月,浙江證監局曾向公司下發監管問詢函,表示自己2018年8月就約見趙春霞談話了,大半年過去了她咋還沒現身?

比起籍籍無名的王春江,趙春霞留在江湖上的傳說顯然更多。廣爲流傳的版本是:趙春霞系85後女學霸,19歲本科畢業後,曾在花旗銀行任職。2010年,趙春霞開始創業,並於2013年3月創立網貸平臺——愛投資,隸屬於安投融(北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註冊資金1億元。

昔日輝煌如過眼雲煙。2020年6月1日,海淀公安分局官方微博發佈通報,海淀公安分局依法對安投融(北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愛投資)涉嫌非法吸收公衆存款案開展查處,對公司首席執行官王某(男,38歲)等1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採取刑事拘留強制措施,對實際控制人趙某霞(女,32歲)上網追逃。

引人深思的是,如今監管同樣“約不着”的王春江,又是緣何避而不見呢?

連虧7年,轉型艱難

或許,這和ST步森近年來慘淡的經營情況不無關係。

年報顯示,2020年,ST步森實現營收2.55億元,同比下滑29.07%;淨利潤虧損1.53億元,同比下滑444.93%;扣非淨利潤虧損1.6億元,同比下滑536.28%。

至今,ST步森已連續7年扣非淨利潤爲負,連續4年經營活動現金流量爲負。

今年一季度,公司業績進一步下滑:營收同比下降27.66%至5420.18萬元,淨虧損同比擴大110.93%至1729.9萬元,扣非淨利潤和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依然爲負。

對此,ST步森歸因於服裝行業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主營業務經營規模小與內部管理不力等因素。此外,前實控人徐茂棟的違規擔保,導致公司陷入幾起較大的訴訟糾紛,巨大的訴訟成本亦對ST步森造成拖累。

無奈之下,只能“斷臂”求生。今年4月,ST步森宣佈分別以3600萬元和395萬元的價格,出售諸暨市的兩處土地及廠房。

5月,爲補充日常經營資金需要,ST步森董事兼總經理肖夏的母親王雅珠,宣佈向ST步森或其全資子公司提供不超過500萬元的財務資助。

而另一頭,ST步森的併購轉型之路,卻走得磕磕絆絆、異常艱難。

7月21日, ST步森宣佈終止收購廣東信匯60.4%股權。

回溯可見,2019年9月,ST步森與易聯匯華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擬以1.38億元收購後者持有的廣東信匯60.4%股權。

在等待近兩年後,業績承壓的ST步森“坐不住了”。公司決定變更收購主體,改由全資子公司南昌市軒琪科技有限公司收購。在變更理由中,公司明確表示:目前面臨較大的盈利壓力,急需拓展新的業務以求新的利潤增長點,幫助公司實現扭虧爲盈。

但最終,結合廣東信匯股權過戶進展情況及市場因素變化,ST步森這場借收購切入第三方支付業務的轉型嘗試還是宣告失敗。

此次ST步森最新收到的浙江證監局問詢函中,亦提及上述終止收購事項的影響以及公司下一步計劃。

事實上,ST步森曾在業績疲軟時多次謀求資產重組。

2014年8月,ST步森宣佈以41.7億元收購康華農業。隨後,因查出康華農業資產和營業收入數據存在造假,ST步森被證監會處以30萬元罰款。

2016年1月,ST步森再度嘗試與優信拍重組,仍以失敗告終。

2020年9月,ST步森再度出手,擬獲得浙江微動天下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控股權。該交易於今年3月告吹。

轉型不利,經營成困。5月31日,深交所向ST步森下發年報問詢函,要求公司說明2020年業績大幅下降的原因,以及改善持續經營能力的措施等。

至今,ST步森仍沒有給出回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