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簪行刪除與吳亦凡有關內容

原標題:騰訊失算《青簪行》

撰文 / 何暢 駱華生 編輯 / 董雨晴

沒有一個藝人會被互聯網抹去痕跡,現在,吳亦凡做到了。

7月31日晚間北京警方發佈吳亦凡被刑事拘留的通報後,這個昔日的“頂流”已徹底從雲端墜落。在其背後,與這起事件相關的連鎖反應仍在繼續。8月1日至2日兩天時間內,人們發現與吳亦凡有關的印記正在互聯網上被抹去,他本人及工作室的微博賬號、吳亦凡相關超話,甚至是豆瓣作品集,均消失得無影無蹤。

除此之外,吳亦凡的待播作品也註定受到影響,其中,最受關注的是他與楊紫合作的古裝劇《青簪行》。這部由企鵝影視、新麗電視、鳳凰聯動影業出品的劇集作品,被定爲騰訊視頻的S+級項目,即投入資金與資源都是頂級的,參照以往的標準,其投資至少在3億元以上。而據一位知情人士稱,這個項目原定在今年7月底上線。

吳亦凡與都美竹事件徹底改變了《青簪行》的命運。據另一位接近該項目的人士透露,“《青簪行》確定不會播出了,也不會採用換臉技術,不排除重新授權拍攝一部新劇的可能性。”這意味着,騰訊視頻的數億元投資將直接打了水漂。

“這就是採用流量藝人的風險,就得自己承擔。”一位業內人士感嘆。

作爲大女主IP的代表之一,《青簪行》從立項、製作再到計劃上線,乃至如今不得已擱置,就始終伴隨着“撕番”、“陰陽合同”等爭議。這部因流量藝人而被給予厚望的作品,最終因爲一個流量藝人而很可能“夭折”。

《青簪行》不可能再播出了

對連續幾年在綜藝裏打滾,鮮有影視作品的吳亦凡來說,《青簪行》不僅是他的電視劇處女作,某種程度上更相當於一根“救命稻草”。

這部劇改編自側側輕寒所著的古代言情小說《簪中錄》,以女主角的探案歷程爲主線,由個人愛恨情仇牽出皇家驚心謎案,在其連載平臺晉江文學城,總點擊數已超過2000萬次,出版圖書的豆瓣平均評分在7.5分以上。

早在2015年,手握原作版權的鳳凰聯動影業就曾試圖推動《簪中錄》的影視化,稱將與鳳凰聯動圖書、鳳凰聯動戲劇共同出資逾5億元,打造“《簪中錄》最強文化產業鏈”。當年10月,《簪中錄》作爲鳳凰聯動影業的重點推介項目登陸北京電視節目交易會。在隨後的兩年中,鳳凰聯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裁張小波以官宣主演爲由,先後發起了兩波抽獎活動,但雷聲大、雨點小,項目始終沒能落地,演員陣容也並未官宣。

關於《簪中錄》影視化何時正式開啓,成爲了讀者們最關心的話題。在與之相關的微博評論區,有讀者留言,“請務必重視選角,《簪中錄》是我最喜愛的小說,沒有之一。”2019年5月,有爆料稱該劇將由騰訊視頻和新麗傳媒聯合出品,張小波則在其個人微博回覆網友:“鳳凰聯動也是出品方。”然而,男女主角經歷了數次“網傳”,卻始終懸而未定。

直到2019年10月,在騰訊V視界大會上,騰訊視頻副總裁韓志傑宣佈《簪中錄》將改名爲《青簪行》,由吳亦凡和楊紫主演。他大概不會想到,自己介紹男女主角的先後順序,居然在此後成爲了雙方粉絲“撕番位”的依據。

2019年12月,《青簪行》正式通過備案。公開資料顯示,其出品方包括企鵝影視、新麗傳媒、鳳凰聯動影業,將在騰訊視頻獨家播出。而據一位接近騰訊的人士表示,這是給騰訊的定製劇,由騰訊主要投資,也由騰訊主控。此外,該劇的製作工作則由新麗完成。

作爲平臺的S+級項目,這部劇之於騰訊視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此之前,以《花千骨》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爲代表的大女主IP改編作品,均使其背後的出品方和播出平臺賺得盆滿鉢滿。前者投資成本1.05億元,不算後續衍生,僅一輪播出就爲慈文傳媒帶來了1.68億元收入;後者則使得投資比例佔70%的華策克頓劇酷傳媒進賬3億元,網絡點擊量也已累計突破500億。

在被閱文集團收購後,新麗傳媒便與閱文聯手,加快了IP影視化的腳步。事實上,大女主IP和流量明星的搭配,一度成爲“收視靈藥”。具體到《青簪行》,女主角楊紫被視爲90後小花中的“收視率保障”,她出演的《香蜜沉沉燼如霜》與《親愛的,熱愛的》連續兩年橫掃暑假;而彼時的吳亦凡流量光環猶在,其首次涉足電視劇領域,自然備受粉絲期待。

今年4月19日,《青簪行》取得發行許可證,這距離其殺青已過去9個月。在一些影視劇爆料博主的評論區,時常有粉絲詢問這部劇的動向。儘管始終未有官宣定檔消息,但此前曾有傳聞稱,《青簪行》將接檔仙俠劇《千古玦塵》,定於暑期播出。值得注意的是,該劇還出現在了東方衛視2021年的片單之中,一度有望上星。

經一位知情人士確認,該劇原定於7月底上線。實際上,就在7月初,吳亦凡曾在接受ELLE採訪時提到,《青簪行》的後期工作已全部完成,他看完了自己的部分,覺得“挺酷的”,認爲“觀衆應該會感到很新鮮”。至於出演這部劇的原因,他說是因爲自己的母親喜歡,家裏人希望他能夠拍一部“全家一起追,方便在電視劇屏幕上看到”的作品。

不過,這大概無法實現了。吳亦凡與都美竹事件的爆發,徹底改變了《青簪行》的命運。另一位接近該項目的人士稱,《青簪行》確定不會播出了,也不會採用換臉技術進行挽救。

不播出的損失自然是巨大的。作爲騰訊視頻的S+項目,如果根據以往同級別項目的投資情況估算,《青簪行》的總投資應該在數億元。坊間一度傳言該劇將採用AI換臉的方式,最大限度地降低損失,但即使如此,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更重要的是,當作品無法上線,與之相關的廣告同樣無法兌現,所有的付出都將打水漂。

流量的枷鎖

對於《青簪行》,吳亦凡團隊一度非常重視。除了這是吳亦凡首次出演電視劇以外,《青簪行》也被吳亦凡團隊視爲進軍小熒屏的重要跳板。在都美竹與網易娛樂的對話中,曾經表示吳亦凡團隊提到《青簪行》,“說那是吳小試牛刀,以後他還會有超S項目,我做MV女主做得好的話,可以在超S劇裏給我擬定角色。”

《青簪行》的原著在晉江屬於頭部作品。早在2017年,《青簪行》曾傳出計劃邀請Angelababy擔綱女主,男主爲某位流量小生。不過,進入2019年後,吳亦凡作爲男主角的身份逐步落實。

根據後來吳亦凡殺青時的紀念長微博,吳亦凡是在2019年的春天見到導演林玉芬,深受觸動後,決定“開始第一次拍攝電視劇的旅程”。彼時,則正值吳亦凡多部電影遭遇票房不利。電影投資熱潮褪去後,電影咖紛紛下凡小熒屏淘金,例如《如懿傳》、《天盛長歌》等。另外,電視劇播出週期也更長,對於藝人來說也更適合做曝光。

唯一的問題在於,《簪中錄》原著是大女主題材的小說。原著中,女主角黃梓瑕作爲大唐第一女神探,僞裝宦官混入宮廷,小說以女主視角展開。而此前,除了少數好萊塢電影和大導執導的電影,吳亦凡的角色以一番主演(指片尾演員表第一位的那個演員)居多。在2016年上映的電影《夏有喬木雅望天堂》中,吳亦凡就將原本的雙男主之一韓庚擠成了男二。若忠實原著《簪中錄》,即吳亦凡的戲份要少於楊紫扮演的女主角,也就不再是一番。

粉絲的不滿因此溢於言表。除了責怪當時吳亦凡的經紀人外,吳亦凡粉絲還主張,吳亦凡是24億元電影票房小生,女主角楊紫無法與其相提並論。另外,由於楊紫當時幾部言情劇的大爆,吳亦凡粉絲還懷疑楊紫會借勢營銷,通過吳亦凡作配坐實自己電視劇女王的稱號。

在這個過程當中,吳亦凡團隊則對此保持着曖昧的態度。例如,在2019年正式開機前,同劇組演員已經進入古裝劇籌備必需的馬術訓練時,吳亦凡卻被偶遇正在洛杉磯看車展——以傲慢的態度對待外界的傳聞。

此後,雙方粉絲開始了轟轟烈烈的“撕番”維權運動。而所謂撕番,源自日語中的番位文化,即指藝人在作品中所佔的排序。番位由多種因素綜合考量,會結合藝人的資歷、作品所佔戲份和咖位進行對比。番位文化進入國內後,則迅速演變爲藝人商業價值的體現。

這也就不難理解,粉絲們爲何如此在乎自己偶像的番位排名。對於粉絲而言,番位除了“排面”這一心理因素外,還直接影響藝人後期所能獲得的數據收益。

事實上,藝人團隊本身也重視這一權益。除了騰訊視頻高管曾在朋友圈點名藝人撕番以外,在後續的報道中,粉絲甚至還稱,吳亦凡團隊本身與《青簪行》劇方協商的就是一番權益,並且自始至終不接受平番。而楊紫粉絲的說辭則是,該劇在衛視招商時,楊紫排名在吳亦凡前,其收視號召力決定其纔是真一番。

撕番大戰在去年6月份迎來高潮。在《青簪行》發佈雙人海報後,其名字排列順序、單人畫面所佔篇幅比例、字體大小,均被雙方粉絲用來比較。當時,楊紫粉絲還放出劇組通告單和劇本,顯示男主角有加戲嫌疑。而吳亦凡粉絲則堅稱該劇爲大男主劇,並稱楊紫粉絲涉嫌私聯劇組和藝人團隊。

撕番事件愈演愈烈,以至於這部作品還沒上映,就在互聯網上產生了惡劣的影響。

這一事件在當時還被央視點名批評。而楊紫也在微博中迴應,稱“很多已經達成共識的問題又成爲了問題”,被粉絲視爲對劇組不滿。不過,吳亦凡則一直未在當時迴應。直到殺青時,吳亦凡才表示,“不願看到它有作品外的紛擾”,“《青簪行》是一部純粹的作品”。

翻車是早晚的

有業內人士告訴AI財經社,新麗傳媒向來青睞於走流量路線。除了吳亦凡,新麗深度捆綁的另一位流量藝人肖戰,同樣與騰訊視頻有多部合作作品。

自2017年以來,中國影視劇引入流量思維論,以此抹平影視內容生產中的不確定性,影視內容創作也進入流量爲主的時代。彼時,以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爲首的視頻平臺,爲獲取用戶,力推高成本、高投資的S級製作,代表作即爲2019年後,由當紅藝人出演的網文IP。這些作品難言大衆影響力,卻在圈層上有不錯的收益,例如《三生三世枕上書》等作品,均成爲拉動會員增長的高效引擎。甚至,在推動付費點播等新商業模式上也有奇效。

對於《青簪行》,平臺或許也有類似的期待。也因此,在粉絲和平臺的宣傳口徑中,該劇擁有《滿城盡帶黃金甲》、《繡春刀》在內的幕後班底,同時近年來,大女主劇集具有題材紅利,加上原著和藝人自帶的流量盤,幾乎是爆款的必然公式。

不過,《青簪行》的遭遇也說明了,過於仰賴流量或IP的風險。從過去來看,因爲藝人受限,而導致影視劇綜無法如期上線,情況屢見不鮮。范冰冰、吳秀波、翟天臨等都曾導致劇集被雪藏或重拍。網傳製作成本達到6.4元的劇集《巴清傳》,就因主演范冰冰與高雲翔先後翻車而遲遲未能上線。另外,隨着視頻平臺受困於虧損進一步壓縮成本,流量劇也在因成本過高而被逐步降低比例。而在今年,幾大平臺還不約而同提到要做與迷霧劇場類似的精品劇,即故事好、篇幅短。

另一方面,即使是IP,也存在過去幾年,男頻IP逢影視化必撲的僵局,直到《慶餘年》時纔有所好轉。編劇汪海林就在微博上表示,《青簪行》不僅僅是選錯演員的問題,“整個的發展思路就是流量流量流量,閉環閉環閉環。這個思路對嗎?”

值得警醒的是,就在吳亦凡出事後。8月1日,騰訊官方發佈了一則名爲《關於落實“清朗·‘飯圈’亂象整治”的公告》,並表示“騰訊一直倡導理性追星,致力於營造文明健康的網上精神家園”。此外,騰訊還通過用戶舉報和安全巡查發現,在吳亦凡因涉嫌強姦罪被依法刑事拘留一事中,存在部分網絡水軍在平臺造謠攻擊、誘導集資、製造話題等有害行爲。對此,平臺對於發佈傳播相關不良信息的賬號進行了嚴肅處理。

截至8月1日晚,微博關閉錯誤導向超話108個,解散違規羣組789個,禁言和永久關閉賬號共990個。

8月2日,中國影協、中國音協、中國視協就吳亦凡事件共同發聲,稱德不配位的明星如同空中泡沫,飛得再高,膨脹再大,也終會破滅。所謂頂級流量、粉絲後援、外籍身份都不具備爲所欲爲的特權,絕不是違法失德的護身符。

8月2日晚,央視新聞聯播也對此作出了相關報道,報道稱,“不良粉絲文化整治工作已取得階段性成效,下一步會強化賬號管理,完善黑產打擊機制。進一步壓實網絡綜藝節目製作和播出機構主體責任等方式,爲長效整治和規範粉絲文化打下堅實基礎。”

如今,《青簪行》的官方微博只剩下一條內容,與男女主角均無關,但評論裏依然有不少粉絲就此前的“撕番”和宣傳物料進行聲討,要求劇方向楊紫道歉。

而在這部作品的豆瓣介紹頁,相關演職員表中,吳亦凡的信息被全部刪光,似乎這部劇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