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多事之秋!除了通脹,還有這些事將在本月底前威脅美聯儲減碼和美股走勢

9月末華盛頓引爆“多事之秋”。

華盛頓的“多事之秋”來得格外猛烈。

美國聯邦政府債務上限再次生效後,財政部可騰挪的資金將於10月耗竭,主權債務違約風險逼近;美國政府新財年將於10月1日開啓,若兩黨無法就新預算達成一致,或引發政府關門;衆議院民主黨計劃在9月底前,繞過共和黨通過3.5萬億美元的預算藍圖和增稅提案,一旦失敗恐威脅到美國總統拜登的經濟議程推進……

這些相互交織的議題將於未來數週內彙集至美國國會議員的案頭,亟待解決。

隔夜,衆議院民主黨宣佈計劃於本週就暫緩債務上限生效和臨時預算開支方案舉行打包投票。美國國會衆議院議長佩洛西和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民主黨議員舒默發表共同聲明稱,臨時開支方案將支持政府運轉至2021年12月,並暫緩債務上限生效至2022年底。

對此,參議院少數黨領袖、共和黨議員麥康奈爾迴應稱,共和黨願意支持臨時政府開支方案,前提是上述提案不包含調高債務上限。

國會兩黨對壘

19日,美國財長耶倫在美國媒體上刊登署名文章《珍妮特·耶倫:國會,請調高債務上限》(Janet Yellen: Congress, Raise the Debt Limit)。開宗明義的標題顯示出財政部長內心的焦急。

耶倫解釋稱:“一旦美國發生債務違約,將在現有公共衛生危機未退的情況下,疊加引發金融危機的風險。債務違約將觸發利率飆升、美股大跌和其他金融市場動盪。當前的經濟復甦恐轉入衰退,數萬億美元的經濟增長和數百萬就業崗位將付之一炬。”

耶倫表示:“我們剛剛從一場危機中慢慢走出,絕不能再墮入另一場完全可以避免的危機。”

高盛分析師預估,美國財政部有望繼續履行支付義務直至今年10月底或11月初。此後,若美國國會無法調高債務上限,財政部將停止超40%的支付承諾。

然而,國會兩黨在此議題上至今未有任何鬆動跡象。

雖然,目前民主黨同時掌控參衆兩院多數席位,但調高債務上限問題需在參議院獲得60票以上方能通過,意味着民主黨要爭取至少10名共和黨參議員的支持。

麥康奈爾此前公開表示,在此議題上共和黨“團結一致”,不提供任何幫助。

此前,國會民主黨利用所謂的預算調節程序(budget reconciliation),繞過參議院共和黨,推進拜登3.5萬億美元的預算藍圖。

如今,國會共和黨敦促民主黨再次利用這一機制,將債務上限議題一併打包通過。

麥康奈爾表示:“如果民主黨試圖以一黨之力(on a partisan basis)解決所有問題,那麼他們有能力和責任確保聯邦政部不發生違約。”

摩根大通首席全球策略師戴維·凱利(David Kelly)諷刺道,如果將美國比喻作一棟房子,國會議員就像是在房間裏玩炸藥的孩子——不計後果、不負責任。

摩根大通警告稱,即便技術性債務違約最終得以避免,但圍繞調高債務上限引發的風險或將導致美國主權信用評級再遭調降,美國國債需求下降,收益率上升,從而增加政府借貸成本。

追溯2011年美國債務上限危機,時年7月31日,國會共和黨以未來10年內減少赤字2.4萬億美元爲交換條件,與民主黨達成調高債務上限的協議。

此時,距離美國財政部預計的違約發生時間僅餘2日。

上述債務上限危機導致的市場不確定性最終引發了2008年次貸危機以來美股最慘痛的一輪暴跌。

2011年8月5日,鑑於美國政府與國會達成的債務上限協議缺乏適當舉措來維持中期債務穩定,信用評級機構標準普爾歷史上首次宣佈,將美國長期主權信用評級由“AAA”降至“AA+”,評級展望負面。

同年8月8日,標普500指數納指單日分別重挫6.7%和6.9%。道指狂瀉634.76點,跌幅5.6%,全球股市市值蒸發2.5萬億美元。

時年7月26日至8月8日間,全球股市市值累計蒸發7.8萬億美元。

這次能臨期達成協議嗎?

自1960年至今,美國國會先後約80次調高或暫緩債務上限生效。從歷史上看,兩黨多次就債務上限問題對壘廝殺,但均於截止期限前達成協議,從而避免實質性的主權債務違約發生。

橋水基金投資研究部門主管麗貝卡·帕特森(Rebecca Patterson)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鑑於明年美國國會中期選舉將至,兩黨議員極有可能在9月底前達成新的預算方案、並調高美國債務上限,從而避免美國在新冠疫情未退的情況下,又墮入政府關門或債務違約的窘境。

在2022年11月8日的美國中期選舉中,民主和共和兩黨將就衆議院全部435個席位和參議院34個席位展開角逐。議員們顯然不願在選舉前因此事失掉民心。

另一方面,帕特森也警告稱,美聯儲將密切關注華盛頓的政策不確定性,上述風險一旦兌現,並對美國資本市場和消費者信心造成衝擊,恐將打亂美聯儲正常化貨幣政策的步伐。

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所長亞當·波森(Adam Posen)則警告稱,與供給錯配和財政刺激支持相比,債務上限議題若無法獲得妥善解決,將導致更嚴重的通脹。

他解釋稱:“一旦民衆和投資者對於美國政府按時還本付息的能力產生質疑,將引發資本外流、美元走低,並導致通脹上升。”

美聯儲將於9月21日~22日召開貨幣政策會議。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