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外匯局:美聯儲貨幣緊縮外溢影響或低於上一輪 

1月21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在國新辦發佈會上介紹了2021年我國外匯收支情況。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擾動全球經濟復甦,主要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開始轉向,不確定性、不穩定性因素很多。涉外交易保持活躍,跨境資金流動有序,銀行結匯和售匯交易合計4.9萬億美元,比2020年增長24%;外匯市場運行總體平穩,去年全年人民幣兌美元的即期匯率總體小幅升值2.6%,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呈現雙向波動,匯率預期比較平穩。

有分析認爲,今年美聯儲或將採取更加激進的加息縮表組合以提振經濟,可能對我國國際收支和外匯市場形勢產生影響。對此,王春英迴應,和上一輪美聯儲貨幣政策調整相比,近年來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產業鏈、供應鏈優勢更加突出,而且金融市場對外開放穩步推進,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跨境資金流動穩定性顯著增強,可以比較好地應對外部環境變化。

第一,近一段時間,企業的外匯資金比較充裕,主要源自於出口創匯。近年來,中國穩步推動製造業轉型升級,在全球疫情情況下得到了充分體現,出口保持強勁,這是近期外匯流入的主導因素。2020年到2021年境內外匯存款累計增加1600億美元,這不是加槓桿的資金流入,有利於提升外匯市場的自主調節能力。

第二,金融市場對外開放,人民幣資產吸引力增強。外資增加對人民幣資產的配置,逐漸成爲資金跨境流入的重要渠道。一是增長速度快。2017年擴大資本市場開放以來,2018年到2021年,外資累計淨增持境內債券和股票超過7000億美元,年均增速34%。二是提升潛力大。外資在我國股市和債市中的佔比保持在3%~5%的水平,和日本、韓國、巴西等發達經濟體、新興經濟體相比都比較低,所以未來提升潛力比較大。三是投資價值高。人民幣資產與發達經濟體、新興經濟體資產價格、收益的相關度比較低,是國際投資組合分散風險非常好的選擇。

“我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人民幣資產吸引力增強,這是在上一輪美聯儲貨幣緊縮之後所發生的新變化。”王春英表示。

第三,本輪發達經濟體在量寬期間,跨境貸款和貿易融資等資金流入有限,未來去槓桿的壓力是弱的。上一輪美聯儲量寬期間,人民幣還有升值預期,境內更多主體借了很多低成本的錢,所以在結束量寬的時候,這些外債要歸還,壓力比較大。這一輪量化寬鬆期間,人民幣匯率總體預期平穩,2020年二季度到2021年二季度,跨境貸款和貿易融資合計增長8%,低於2009年到2013年上一輪量寬期間年均21%的增速。因此,2021年下半年,美聯儲政策調整預期增強以後,跨境貸款和貿易融資的相關跨境資金變動比較平穩,未來調整壓力較低。

第四,人民幣匯率彈性顯著增強,外匯市場成熟度不斷提升,能夠比較及時、充分、準確地反映國際環境的變化和國內外匯供求狀況,有助於市場預期穩定和外匯交易有序發展。

“美聯儲這次貨幣政策緊縮,外溢影響可能低於上一輪。我們主要的判斷是,美國和非美主要經濟體的經濟增長和貨幣政策的同步性比上一輪好一些。美聯儲很注意和市場的溝通,關注就業和通脹情況,國際市場的定價會作出相應調整,因此,其外溢影響已經得到部分釋放。”王春英表示。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