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娜

7月6日早間,vivo發言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vivo正在配合印度相關部門,爲他們提供所需的所有信息。

在前一天,據印度當地媒體報道,印度執法局(Enforcement Directorate)以洗錢嫌疑爲由,突擊搜查了中國手機品牌vivo及相關企業在印度的辦公地點,搜查地點分佈在德里、北方邦、梅加拉亞邦、馬哈拉施特拉邦等。

“作爲一家負責任的企業,vivo在印度嚴格遵守當地的所有法律法規。”vivo方面稱。

據記者統計,從今年年初開始,包括華爲、小米在內的多家廠商都遭到了來自於印度政府相關部門的調查,vivo已是今年以來遭到突擊調查的第三家中國手機廠商。

在過去幾年,中國手機廠商一直是印度電子市場的重要參與者。

根據印度蜂窩通信協會公佈的數據顯示,在2014年,印度製造的手機僅佔全球的3%,但在印度總理莫迪力推“印度製造”的第二年,也就是2015年,印度製造的手機在全球佔到的比例已經達到11%,並且超過了越南,成爲僅次於中國的第二大手機制造國。目前,大多數中國品牌已經從SKD(半散件組裝)快速轉變爲CKD(全散件組裝)完成本地化。

vivo在2014年正式進入印度市場,截至2021年,vivo在印度開設了650個以上的服務中心,在500多個地點開設vivo獨家門店。據公開資料顯示,vivo在印度工廠的產能已達6000萬部每年。

“vivo在2015年就開始了本地化生產,2018年vivo開始爲當地購置土地設廠,同年SMT貼片也開始在印度本地生產。”vivo的一名高管對記者表示,中國品牌全球化的過程中,印度是避不開的一環。

據市場研究機構Counterpoint Research發佈的2021年印度智能手機市場研究報告顯示,中國廠商2021年在印度拿下超過63%份額,小米、vivo、realme以及OPPO市佔率居前五。

對於上述突擊調查所涉及的細節,vivo方面對記者表示暫無更多信息透露,但是從此前印度相關部門的動作來看,中國手機企業正在遭遇有史以來最嚴厲的調查。

印度政府部門早在今年4月就對vivo啓動了關於“所有權架構和財務報告方面是否存在重大違規行爲”的調查,不過一直未披露有關調查的具體內容和結果。

而在今年2月份,中國手機廠商華爲和小米也遭到印度執法局的調查。

印度稅務部門2月15日對華爲在該國的多個場所進行了搜查,突襲行動涉及華爲公司位於新德里、首都衛星城古爾格拉姆和印度科技中心班加羅爾的營業場所。華爲迴應記者稱,相信公司在印度的運作嚴格遵從所有法律法規。

而小米同樣也遭受了印度有關“稅務”方面的調查。

印度財政部今年年初發出聲明,稱在調查中發現小米印度公司在進口價值申報中,沒有將其向美國高通公司和北京小米移動軟件公司支付的專利許可費和特權使用費計算入內,壓低貨值,違反了印度的《海關法》。該部門已向小米印度公司發出三份通知,要求補繳2017年4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之間遺漏的稅金。

但小米表示,此次的稅務問題根源是各方對進口商品的價格認定存在分歧,對包括專利許可費在內的特許權使用費是否應該計入進口商品的價格,這在各國都是一個複雜的技術性難題。

今年4月30日,印度財政部下屬的執法機構發佈公告顯示,將扣押小米印度公司銀行賬戶中555.1億盧比(約合47.9億元人民幣)的資產。小米隨後將印度執法局告上法庭,目前案件尚未宣判。

稅收問題一直是困擾中國廠商的難題問題。“經常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加稅了,然後突擊查稅。”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從2017年12月開始,印度政府將智能手機的基本關稅從10%提升到了15%,2018年2月又上升至20%,4月份又對包括電路板、攝像頭模塊在內的電子元件徵收了10%的關稅。這樣的政策,也在影響着中國企業在印度的投資節奏。

“對競爭激烈且利潤率較低的行業來說,承受關稅意味着利潤被蠶食或喪失價格競爭力,所以當時(在印度)建廠成爲很多廠商的選擇。”印度中資手機企業協會祕書長楊述成對記者說。

此前,印度相關部門調查中國企業的消息已引起中方關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5月31日在例行記者會上就此迴應稱,中國政府一貫要求中國企業在海外合法合規經營,同時堅定支持中國企業維護自身合法權益。趙立堅強調,印方應該依法合規行事,爲中國企業在印度投資經營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視的營商環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