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中國旗袍的娃娃怎麼成了日本藝伎?名創優品道歉:旗袍源自中國,我們絕不再犯……

旗袍源自中國,是享譽世界的中國國粹。7月25日,名創優品西班牙Instagram賬號發佈了一則“公主系列公仔盲盒”帖文,在該貼文中,中國旗袍公仔被錯誤地翻譯爲“日本藝伎”。

8月9日晚間,名創優品發佈致歉聲明稱,總部收到網友反饋後,第一時間要求西班牙代理商團隊刪除了該貼文,並對當地社媒代理運營機構採取了處罰措施,立即終止了合作關係。

8月10日,名創優品港股低開低走,截至發稿,每股報12.10港元,跌幅超7%,總市值157億港元。

名創優品道歉:

立即終止了合作關係

8月9日,“名創優品”的話題登上熱搜。

有網友稱,名創優品在國外網站把穿旗袍的娃娃稱爲日本藝伎(Geisha),很多外國人評論指正說這是中國旗袍,名創優品則回覆了一個笑臉。

此事引發輿論廣泛關注。

對此,8月9日晚間,@名創優品 發文致歉稱,7月25日,名創優品西班牙Instagram賬號發佈了一則“公主系列公仔盲盒”帖文,在該貼文中,中國旗袍公仔被錯誤地翻譯爲“日本藝伎”。名創優品總部收到網友反饋後,第一時間要求西班牙代理商團隊刪除了該貼文,並對當地社媒代理運營機構採取了處罰措施,立即終止了合作關係。

我們對於在海外社交媒體發佈產品內容時出現的信息錯誤,以及這一工作失誤給廣大網友造成的情感傷害深表歉意。對此,我們深刻自省,絕不再犯。

旗袍源自中國,是享譽世界的中國國粹,中國悠久的歷史和燦爛的文化舉世矚目。名創優品作爲一家全球化發展的中國零售企業,有責任將中國文化傳遞給全球消費者。我們承諾:將進一步加強全球代理商體系的管理,特別是加強中國傳統文化的輸出,嚴格規避此類問題再次發生。

感謝大家對名創優品的關注與關愛,我們會時刻提醒自己做得更好,爲廣大消費者帶來更好的體驗。在此,我們再次鄭重道歉!

海外店鋪數量近2000家

名創優品成立於2013年,主營居家生活產品的零售。2020年10月,名創優品於美國紐交所掛牌上市。2022年7月13日,在港交所主板正式掛牌交易,成爲雙重主要上市企業。

公開資料顯示,名創優品創始人爲葉國富。早期的名創優品主打“十元店”市場,產品以生活小百貨爲主。對於“十元店”的生意經,業內人士分析稱,名創優品主要是通過尋找優質代工廠進行模式化生產,去掉中間環節和營銷成本,並通過大批量的出貨,來掌握議價權優勢,從而實現更低廉的成本。

名創優品向港交所遞交的招股書顯示,2019財年至2021財年(截至2021年6月30日),名創優品收入分別爲人民幣93.95億元、89.79億元及90.72億元,同期淨虧損分別爲2.94億元、2.6億元和14.29億元。2021年下半年,名創優品扭虧爲盈,但累計虧損仍超過16億元。三年間,名創優品合計虧損超35.54億元。

名創優品公佈的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2022財年第三財季業績報告顯示,報告期內,集團總營收達23.4億元。其中,境內營收爲18.2億元,海外營業收入爲5.2億元,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Non-IFRS)調整後淨利潤1.1億元,淨利潤率爲4.7%。報告期內,公司毛利率提升至30.2%。截至報告期末,公司全球門店數量達到5113家。其中,海外店鋪數量1916家。

名創優品集團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葉國富表示,作爲全球化零售品牌,名創優品根據不同地域的消費者喜好打造出多元化市場樣本。公司持續看好海外市場發展。

名創優品是正在衰落的品牌?

公司迴應沽空報告

值得注意的是,7月26日,名創優品遭遇藍鯨資本Blue Orca做空。

針對沽空報告中所指名創優品620多家門店由名創優品行政人員或與董事會主席有關聯的人士註冊,名創優品迴應稱,公司採取名創合夥人模式作爲在中國開展經營的主要業務模式,名創合夥人自行承擔相關的資本開支和運營費用,公司僅以門店管理和諮詢服務的形式向其提供運營指導。所有名創合夥人均獨立於公司,在法律上、經營上或其他方面均不由公司擁有或受公司控制。

Blue Orca Capital指控名創合夥人門店與公司員工存在關聯關係。

圖片來源:沽空報告截圖

名創優品表示,過去,若干名創合夥人曾要求公司在一些行政工作上向其提供協助,例如向當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辦理公司註冊。有時,公司部分員工可能發現有必要或適宜從而自發向當地主管部門提供他們的姓名和聯繫信息,這些信息進而成爲名創合夥人擁有及經營的一些門店註冊備案的一部分。據公司所知,公司員工按上述方式提供其姓名所涉門店的數量僅佔公司總門店數的極小一部分,截至公告日,僅有三家名創合夥人擁有的門店的註冊備案中涉及公司基層員工的姓名。公司管理層或其親屬的姓名並未出現在名創合夥人門店的註冊備案中。

名創優品還表示,在任何情況下,以上所述都不表示這些獨立經營的門店僅僅因爲獲公司或其僱員提供臨時性行政協助,而成爲公司擁有或控制的門店。此外,在名創合夥人模式下,公司不是在產品交付給名創合夥人即確認收入,而只有在名創合夥人將產品銷售給終端客戶後才確認。這樣的收入確認時點讓公司誇大所報告的名創合夥人數量的動機大大降低。

針對沽空報告中對董事會主席葉國富通過土地交易挪用公司資金的指控,名創優品迴應稱,2020年12月,名創優品及葉國富在中國購買一地塊建設辦公樓,併成立合資企業,葉國富持有合資企業80%權益,名創優品持有20%。2021年10月,名創優品以6.95億元購買葉國富所持有的80%權益。前述交易已完整、準確,也妥善提呈董事會及審計委員會批准。該報告指控葉國富從未向合資企業注入任何現金並不正確,葉國富向合資企業注資共約人民幣7.43億元。

針對沽空報告中通過授權費和收入下降、關店潮,試圖說明名創優品是正在衰落的品牌,公司迴應稱,公司降低授權費並非公司陷入困境的跡象,而是公司爲激勵名創合夥人在中國三線及以下城市開設門店而深思熟慮的戰略的一部分;關於門店關閉,該報告引用了數家媒體幾年前報道的不準確的閉店數據。

編輯|何小桃 杜波

責任編輯:梁斌 SF055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