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自:河南日報

河南日報客戶端記者 韓春光 通訊員 李中華 張英劍

“老劉,明天麪粉廠道口集合,咱一起去看看。”“中,不見不散,潘主任 。”雖說已經立秋,天氣依然炎熱。脫下草帽和防護衫,汗水早已浸透老劉的襯衫,他搓了搓自己半白的胡茬說:“今天保守估計,沿鐵路巡查,至少走了兩萬步,明個繼續!”

老劉50歲,名叫劉文彬,是中國鐵路鄭州局集團有限公司鄭州橋工段橋樑技術科副科長。今年是他主管防洪、防汛工作的第20個年頭,同事們都稱他“老防洪”。

7月22日一大早,鄭州橋工段管內,突降暴雨,其中京廣線許昌地區、鄭州地區降大暴雨。截至23日,鄭州地區平均降雨量達80毫米,該段管內最大連續降雨量達97.5毫米。

“京廣線薛店站至新鄭站間上行線路711公里至713公里西側路肩積水嚴重,有40釐米深。”7月22日上午11時50分,新鄭線路車間現場巡查人員報告。鄭州橋工段防洪指揮部立即部署,“新鄭線路車間搶險突擊隊立即搶險,防止累積的雨水沖刷路基道牀。寧可十防九空,不可失防於萬一。”系列指令通過段安全生產調度指揮中心向車間、現場巡視人員和駐站聯絡員傳達。

隨即,該段防洪指揮部按照段級水害應急處置流程,安排主管段長和相關科室成員前往現場組建臨時搶險指揮部,就近的路外搶險協議單位也已做好待命工作。“下這樣的雨,按常理說,不該有這麼大的積水面積和深度,現場肯定有蹊蹺。”老劉緊攥着拳頭,來回踱步,並時不時翻閱設備臺賬資料,思考着可能的原因。

第二天一早,沒來得及喫早飯,老劉便跟着車隊的第一班車前往水害現場調查。“積水原因、匯水面積、水路走向、地方管理部門”等一個個關鍵項點,在他的手賬本上逐條記錄。經過聯合地方政府半天的調查,老劉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弄清楚原因了,鎮政府安裝排水管道,改變了既有的地形地貌,同時也改變了鐵路原有的排水路徑,所以造成集中面匯水。對症下藥,有的放矢就是了。走,回去吃麪條!”老劉如釋重負地坐在車上,成就感和幸福感在心裏冉冉升起。

一路上,老劉反反覆覆地對同事們說:“汛期防洪管理就是要把水害處所跑遍、把原因摸清、把險情探明,我們作難了、喫苦了、受罪了,鐵路運行就安全了!”

相關文章